一个春日的上午,记者通过同乡的引见,有幸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甘肃记者站如约采访到了牛占林。

初见牛占林,给记者的印象是朴素、平易,言语不多。再见牛占林,是几天后的一个下午,那天他很忙,经记者一再要求,终于很谦虚地打开了话匣子,讲起他在西藏阿里那个"生命禁区"的经历和他所从事的新闻宣传工作。

(一)

牛占林同志1942年出生于甘肃省天祝藏族自治县,藏名叫诺仁谦·尕藏。1964年从西北民院语文系毕业后,分配到海拔4500米以上的西藏阿里地区改则县、阿里地委搞宣传工作。后调西藏人民广播电台从事新闻工作。1980年调任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驻西藏记者站站长。1989年调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驻甘肃记者站工作。在漫长的岁月中,他是从最基层单位、由区(乡)到县、由地区到省,再到中央台,一步一个脚印地走过来的。

从事新闻工作几十年来,他爬雪山,卧冰川,走南闯北,历经磨难,几乎跑遍了西藏和甘肃的山山水水,仅在西藏高原:-干就是26年,平均每年给国内外供各类新闻播出稿70多篇,其中绝大多数新闻稿上了中央台的重点节目《新闻联播》和《新闻报摘》。由于他经常深入基层,调查研究,在广阔的领域里辛勤耕耘,所采写的新闻及时准确、客观真实,赢得了社会各界人士的好评,几乎每年都有被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评选的好稿。

他爱好广泛,兴趣多样,骑马、打猎、驾车、摄影、打字样样都会。少年时代就是草原上有名的骑手。后来从事新闻工作时,他经常驾车深入农村牧区采访。他的摄影技术不亚于专业摄影记者的水平,《神秘的岗底斯》、《圣湖恋》、《扬鞭戏牧》、《古格王国遗址》等摄影作品,由中国美术出版社于1980年收集出版,发行全世界。这些作品,是他早年在世界屋脊--阿里拍的珍贵照片,也是他辛勤耕耘几十年如一日的见证。

(二)

1980年5月,牛占林同志调到西藏记者站建站时,地无分寸,房无片瓦,在西藏广播电视厅破烂不堪的招待所租了一个床位,他就在那里办公写稿。每年有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工作在基层,从藏北高原到藏南谷地,到处都留下了他的足迹,有时一村一户地了解新闻素材,统计各类调查数字,自己计算百分比,在那风雪弥漫的牛毛帐蓬里,在那昏暗的煤油灯下,不知熬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在那艰难的岁月里,中央台、国际台播出的他的每一篇稿件都是他用心血和汗水换来的。

当时,西藏记者站只有两名记者。常常是白天出去采访,晚上趴在床头在煤油灯下写稿,一趴就是三四个小时,甚至熬到通宵,饿了啃点干馒头,困了趴在床头打个盹。第二天一早,步行三四公里到拉萨东郊的邮局去电话传稿。有时因线路不好,一篇稿得传半天,甚至一个通宵。即使这样,他也把重要稿子发在中央驻西藏所有新闻单位的前面,常常是早上发的稿子下午上《联播》,下午发的稿子第二天《报摘》播,基本上做到了重要消息无遗漏。

艰难的岁月终于迎来了黎明的曙光。1981年6月,原广电部部长吴冷西、中央台分党组、国际台的台长给他们发来了贺电和贺信,这贺电和贺信既祝贺他们在宣传工作上取得的成绩,又鼓励他们更上一层楼。随着记者队伍的扩大,他组织全站同志建立健全各项规章制度,不断加强组织建设和思想建设,组织了四大战役性的报道。这些战役性的报道是:"班禅大师重返故土"、"四十三项援藏工程"、"和平解放西藏二十周年大庆活动"和"平息拉萨骚乱"。在这四大战役性的宣传报道中,中央台《联播》、《报摘》节目和国际台采用他的各类单发稿达四十多篇,不但在宣传报道方面赢得了中央台、国际台和地方党政部门的好评,而且在思想作风、工作作风和艰苦奋斗等方面,为中央台和地方新闻单位树立了榜样,带了个好头。从建站开始到他调离西藏之日,西藏记者站连续九年被广电部、中央台和西藏自治区党委评为先进集体。他本人在1985年庆祝地方记者站成立20周年时,被中央台评为优秀站长。

这段时间他的获奖作品有:游记《阿里--世界屋脊的屋脊》1985年被国家民委、广电部评为"民族团结"征文三等奖,此稿除中央台、国际台专题节目播出外,还被《民族团结》、《人民日报》海外版转载;系列报道《世界屋脊上的丰碑--记43项援藏工程技术人员的动人事迹》(合写三篇)1985年获中央台、国际台好新闻-等奖,这一系列报道经《报摘》节目播出后,又被《天津日报》、《浙江日报》及上海、江苏等地报纸转载;通讯《班禅大师回故乡》1983年获国际台一等奖;录音报道《访全国人大代表、著名藏族歌唱家--才旦卓玛》1986年获中央台好新闻二等奖,此稿在中央台的《新闻报摘》节目播出后,全国许多听众来信说,他们是含着眼泪听完这篇报道的。论文《我们是怎样在西藏高原开展新闻工作的》曾获中央台业务论文特等奖,并在浙江、内蒙、西藏等省区的《新闻业务》刊物转载,有的还加了编者述评或编者按。《浅论广播宣传在少数民族地区的地位和作用》及《对外宣传与少数民族--浅析我国少数民族在对外宣传中的地位和作用》等业务文章在中央台、国际台业务刊物上发表后,被西藏自治区记协刊物《新闻业务》转载。内参每年都有一至两篇作品获奖。这一历史时期的内参稿,他主要及时地向中央反映了西藏的社会治安、群众情绪、宗教活动、干部状况、边境纠纷以及西藏在政治、经济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平均每年发稿7至10篇。不但使中央领导及时地了解西藏的最新情况,而且也给中央提供了决策的依据。

西藏记者站的基本建设都是他亲自负责搞起来的。在当时极其艰苦的条件下,他一边采访发稿,一边搞基本建设。1983年仅用一年多时间就给记者站盖起了办公、宿舍大楼,并配齐了设备、车辆交通工具。在西藏记者站任站长期间,他竭尽全力,排除万难,为站里打开了局面,开通了渠道,为以后的工作奠定了良好的基础。现在回想起来,他自豪地说:"我在西藏的记者工作没有辜负党和祖国人民的培养,我给我的总部--中央台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三)

1989年5月,他从西藏调到甘肃记者站任站长。甘肃虽然是他的家乡,但他在这块贫瘠的土地上既未受过苦,也未流过汗。"与其在陌生贫困的家乡工作,还不如去发达的地区去闯一闯"。这是他当时来甘肃前的思想。但既然是组织的安排,就得服从,因为他是共产党员,"既来之,则安之。横下一条心,开创新局面。"这是发自他内心的呼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