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长得并不高大、魁梧,然而,他却如一座巍巍大山,努力用自己的躯体撑起藏文化的一片灿烂星空。由他领衔编辑出版的《甘孜藏文报》、《康巴印画》、《康巴 传媒网》、《康巴月末》等藏文报刊在康巴地区影响是非常大的。对那些渴望走上富裕道路的农牧民而言,这种影响已经深入到了他们心里。
        他就是著名藏文传媒人、甘孜日报社副总编辑根秋多吉。


        帐篷学校里的求学之路
        根秋多吉出生在德格县一个叫柯洛洞的地方,虽然德格县曾因德格印经院被誉为藏区文化三大发祥中心,但对于那些远离县城的边远村寨而言,受教育的机会仍然是 有限的。特别是像柯洛洞这样的小村寨,在那个年代上学校是极其奢望的一件事情。也正是这个原因,根秋多吉到了10岁那年才进入到了具有现代意义的学校 ----柯洛洞小学接受正规的教育。由于早前曾受到过外公的藏文基础教育,进校后的根秋多吉对学习的渴望是强烈的。
        到了他上四年级时,即1982年,根秋多吉获悉四川省的第一所藏文学校将在德格县的竹庆地区创办,兴奋之余的他立即把这一消息告诉了家人。家人听后同意他 去报考省藏校。经过考试,他被省藏校录取了。于是,在舅舅的护送下,他们骑了两天的马终于来到了省藏校所在地竹庆乡。因为学校才刚刚开始筹建,校址上出了 一些残墙和几顶帐篷外,其他一无所有。刚开始时,根秋多吉只能暂时寄住在一个自己带了帐篷的同学那里,待到学校的帐篷搭建起来以后,根秋多吉才有了自己的 栖身之地。就这样在严冬仍然包裹着的海拔4200米的冻土之上,根秋多吉开始了他的帐篷求学之路。
        那个时候的省藏文学校还算不上严格意义上的学校,学校没有校舍,没有课桌,学生们只能在帐篷里盘腿而坐听老师讲课。当时,学校只有一顶能容纳40人的帐篷 做教室,多余的30多个学生只能坐在帐篷外的雪地上听课。在生活方面,学生都是自己带口粮自己做饭吃,吃水要自己担,尤其是到了冬季,学生们只能用石头凿 开河面上的冰才能取到水,燃料则要靠自己到野外去捡拾牛粪来解决。然而,就是在这样的环境和条件下,根秋多吉仍然一如既往的坚持着自己求学的信念。为了尽 早掌握更多的藏文化知识,根秋多吉每天早上4、5点钟就起床背书。最初,他几乎是用死记硬背的办法把藏文中的《因明学》、《声明学》和《诗学》背诵了下 来,后来随着逐渐掌握了学习方法,他的学习成绩开始突飞猛进,并成为了班上的优等生。到了4年后,所有的学业完成时,根秋多吉已经是全班汉藏文两种文字都 非常优秀的学生了。然而,当毕业分配时,学校推荐他到北京和成都工作时,根秋多吉谢绝了,他告诉老师自己想留在家乡的土地上为民族文化的发展做贡献。于 是,他选择到《甘孜报社》工作,从而开始了他的新闻职业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