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世大司徒塔西·南嘉(Tashi Namgyal, 1450-1497),是第六世噶玛巴认证并主持冠冕的,噶玛巴后来还将噶玛贡寺交到他手中。噶玛贡寺(建于公元1185年)以它的图书馆闻名,里面收藏了许多梵文的经典,和装饰这些经典的精致艺术品,直到它被破坏之前,它提供了独具的最好的西藏雕刻品、塑像、绘画,及学术。它是噶玛巴最早的驻锡地,是由第一世噶玛巴杜松·钦巴(1110-1198)所建。

第三世大司徒塔西·巴就(Tashi Paljor, 1498-1541), 和第四世大司徒仁波切却吉·枸恰(Chokyi Gocha, 1542-1585), 继续做利于噶玛贡寺的事业,以及利益东藏地区他影响所及的其他寺庙。大司徒塔西·巴就认证了第八世的噶玛巴米却多杰(Mikyo Dorje, 1507-1554), 且成为他的主要老师之一,而第八世大宝法王后来又成为第四世大司徒仁波切的老师。

却吉·嘉辰·帕桑(Chokyi Gyaltsen Palsang, 1586-1657) 是第五世的大司徒仁波切,是被第九世大宝法王妄去·多杰(Wangchuk Dorje)所认证出来,他为大司徒仁波切行红宝冠(Red Crown)的冠冕典礼,以表彰大司徒仁波切在精神方面的高度成就。第五世的大司徒仁波切,在噶玛巴离开西藏到中国去的时候,建立了一座规模庞大的叶摩吉寺庙(Yermoche Monastery),又替其他现存的寺庙加盖了一些建筑。

大司徒·米放·却嘉·热添(Mipham Chogyal Rabten, 1658-1682)是第六世的大司徒祖古,典籍里记载道,他是一位具有神通的瑜珈士,此点对于当今唯物论者的心灵,似乎太神奇,譬如:以阳光来穿念珠,在石头上留下足印等等。

第七世大司徒仁波切玛维·宁玛(Mawe Nyima, 1683-1698), 是林(Ling)国王的儿子,他在早年便舍报了。

在所有的转世里,第八世大司徒仁波切却吉·炯聂(Chokyi Jungne, 1700-1774), 到目前为止,是最特别的一位。他是位具高度内明的智者,一位梵文的学者,一位医生,和一位创新的唐卡(Thangka)画家。当他还是位小孩的时候,他就已经是位聪明的学者,而且,以具有正确预知未来的能力而闻名。公元1727年,他在德格(Dege)建立了八蚌寺(Palpung), 后来该寺成为大司徒仁波切的驻锡地,他与第十二世噶玛巴绛典·多杰(Changchup Dorje)一起被邀请到中国,但他留下来照顾寺庙。当噶玛巴与第八世夏玛(Shamarpa)仁波切,在中国相继逝世之后,却吉·炯聂除他自己的寺庙外又担负起噶玛巴寺庙的责任。他成为第十三世噶玛巴堆督·多杰(Dudul Dorje)、第九世夏玛仁波切,和德格国王天巴·策应(Tenpa Tsering)的老师。德格国王请求却吉·炯聂重新印行《甘珠尔》及《丹珠尔》,所以在国王的支持之下,第八世大司徒仁波切于伦住天(Lhundrup Teng,译注:即德格的首府)建造了德格印刷厂(Dege Printing Press),在那里印制的法本与经典质量非常高,甚至到现代都被重印,保存在世界各地的西藏文献。却吉·炯聂同时是一位语言学家,他教授梵文、尼泊尔文(Nepali),和中文,他的藏文文法著作,到今天仍被使用着。第八世大司徒仁波切曾到西藏、尼泊尔,和中国各地旅行,他有许多关于天文学、医学的著作,他建立了绘画与水彩画的风格,并由他的学生继续发展和传递下去。八蚌寺本身成为西藏最重要的寺庙中心之一,它自己发展出独特的学术与艺术传统,照耀到其他较次要的寺庙,地点远及新疆、云南、青海,和四川。在德格王的赞助之下,除八蚌寺之外,他建立了许多寺庙。

锡度·却吉·炯聂对当时在许多寺庙散播的伪善及贪婪有很直率的批评,他对这些自己破了戒的人感到痛心,这些人为了利用他人赚取利益和美名,而牺牲掉自己的慈悲心!他在一首诗里描述这些人犹如“佯装的上师”(charlatan gurus),他们“证得了十四根本堕落的悉地(siddhi, 意译为成就)”,还有“漫无目的的种下了地狱的种子”。却吉·炯聂是学生的精神导师,学生们后来有许多也成为大师。他在圆寂前,很详细的预言了他下一世再来的情况。

第九世大司徒仁波切贝玛·宁杰·汪波(Pema Nyinje Wangpo, 1774-1853), 在很小时候就通达了各种学术训练,八蚌寺的学术风气,在他的影响之下,促进了佛教思想的再兴。他认证了一位内在心灵伟大的小孩,后来成为著名的蒋贡·康楚·罗卓·泰耶(Jamgon Kongtrul Lodro Thaye), 也就是十九世纪复兴,现在称做“利美”(Rime)运动,或称 “不分宗派”运动的发起人。蒋贡·康楚·罗卓·泰耶(1813-1899) 是西藏历史中真正卓越的学者之一,他吸收各个不同教系的殊胜知识,从他出生的苯教家庭的苯教法教,到他所转世的其他教系的法教,他都去学习。大司徒贝玛·宁杰具有认证天才的能力,并且他还教养他们,他做这些事是从来不分派系的,而在当时派系是很分明的。结果,在他身边,有一些当时最高尚的心灵者围绕着他,他是第十四世噶玛巴主要老师之一,他与瑜珈士秋吉·林巴(Chog gyur Lingpa)及蒋扬·钦哲·汪波(Jamyang Khyentse Wangpo)的关系密切,他们后来成为宁玛与噶举传承中的重要人物。第九世大司徒仁波切,将他一生最后的三十年,花在长期闭关修行上,在当时,他常常令他的僧众感到惊讶,因为他可以在闭关之中掌理寺庙里的事务。有个故事是记载他怎样告诫一位出家众不要饮酒,令这位僧侣大吃一惊,因为他很自然的以为他已经掩饰得很好,最起码他应该不会被闭在关房内的顶头喇嘛察觉才对。

大司徒贝玛·昆桑(Pema Kunsang, 1854-1885) 是第十世的泰锡波仁波切,是由他前一世的学生,第十四世大宝法王及蒋贡·康楚·罗卓·泰耶所认证及冠冕的,他将这相形之下较短的一生,用在瑜珈士的修行上,由禅修当中他开展出许多特殊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