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附:第十六世噶玛巴出生、认证和学习

让琼利佩多杰于藏历木鼠年(公元1924年)六月十五日诞生于藏东德格阿图宫殿附近的止朱河畔的登寇。父亲才旺巴究,母亲噶桑秋东。当噶玛巴尚未降世时,人们就可以听到从母胎传来的六字真言的持咒声。

在他诞生前,成訧者嘉惹和佐迁土腾却吉多杰便授记,一位伟大的菩萨即将诞生在阿图地方,他们同时建议在宫殿外,搭起一个帐篷以便迎接这个新生命的来临。在他即将出生前,由于不忍住胎带给母亲的沉重负担,噶玛巴遂以不可思议的精神力量,一时令母亲的艰辛负荷消失,他的母亲觉得自己的肚子仍相当地平坦,一点也不像个孕妇。于是她前往搭建在宫殿后方小山丘上的帐篷中。隔天清晨日出时,她突然感受到肚子中怀着重物,身体异常沉重,腹部急剧膨胀起来,同时肚子也开始翻搅。不久,嘉华噶玛巴让琼利佩多杰就降生了。

此时天空下着微雨,四周出现彩虹瑞兆:有些延伸到帐篷上方;有些则在宫殿上方。当让琼利佩多杰出生后,他走了七步,说道:"母亲,母亲!我就要入世了!",噶玛巴沐浴的净水弹指间变成牛奶,噶玛巴的母亲立刻拿起一件毛毯裹住这名婴孩。因为了解这名小孩诞生的不可思议,因此整个家族宣称诞生了一名女婴,以保护让琼利佩多杰不受到有心人士及邪恶外道的侵扰迫害。

在嘉华噶玛巴让琼利佩多杰降生的同时,已经有人宣布他的小孩是噶玛巴,并入于西藏楚布寺中。楚布寺的长老喇嘛,碍于孩童之父的强大权势,虽不敢反抗,然而暗中观察小孩,发现其言行举止、精神造诣,并无过人之处,与一般小孩无异。此时,相关人士想到楚布寺后山,有位前世法王的侍者正在闭关,于是他们派遣喇嘛前去请老侍者回来,判断这小孩是否确为大宝法王的转世。

喇嘛到后山向老侍者禀明来意,侍者才表示:"大宝法王的转世预言信函在我手里,你们怎么找到大宝法王的?"因此前世大宝法王所留的预言信函,才由老侍者带下山来,交给大司徒仁波切与蒋贡仁波切,由两位仁波切共同打开,函中指示:"在楚布寺东方近河之处,有一个长久隶属于'巴渥颠玛由姜托果'和'林喀沙尔'大臣的领地,在名为帕的山丘上,一幢泥土制成,且装饰有藏文字母"阿"及"图"的房子,一个具有宗教背景的皇室家族。我将诞生于藏历木鼠年六月十五日。"

大司徒仁波切和蒋贡康楚仁波切于禅观中,都得到"阿图"皇宫的清晰景像,于是派出迎请转世灵童的队伍前往寻找。他们根据转世信函找到了这个皇族,请出小孩,发现一切皆与预言信的指示相符,于是确认了第十六世大宝法王的转世,找寻任务终告完成。此时,他已住在宫殿中数年,并受到父母悉心照料。

让琼利佩多杰具有天赋异秉的非凡能力,如果村民马匹或家畜走失了,求助于噶玛巴,噶玛巴总是可以描述一个详细的地方,让他们得以寻回。噶玛巴在宫殿中的房间位在三楼。一天访客们送他一壶装满茶的陶壶。噶玛巴将它掷落至庭院,然后派遣一名仆人将它拾起。结果这个陶壶奇迹似地分毫无损;其中茶水更是一滴不少。噶玛巴朗声笑着,压着陶壶的颈,最后竟将它完全地封住。这个陶壶曾保存在阿图宫殿相当长的时间。-

噶玛巴七岁的时候,大司徒仁波切和蒋贡康楚仁波切拜访阿图皇宫,并为噶玛巴举行薙发仪式。阴铁羊年一月二十七日,噶玛巴接受金刚亥母灌顶,并正式受沙弥戒。之后,钦哲仁波切、仁本列雪嘉察和东叶嘉察桑雍,共同呈献原属大宝法王的僧袍与黑宝冠。

同年二月初一,受大司徒祖古之邀,噶玛巴被迎请到八蚌寺。在前往八蚌寺的途中,噶玛巴遇见了当地的领主泽汪帕秋。领主带领噶玛巴一行人前往连助腾宫殿,在那儿举行了许多仪式欢迎这位新的转世祖古。数以千计的人们齐聚一堂接受噶玛巴的加持。

二月初八,噶玛巴一行人抵达八蚌寺。四日后在八蚌寺大殿举行升座大典,数千名信徒在这个殊胜吉祥庄严盛会上,向嘉华噶玛巴献出最上虔诚的礼敬。四月二十二日,大司徒仁波切陪同噶玛巴前往楚布寺,沿途参访了许多寺院和圣地。在康地和楚布两地中央的吉那贡寺里,数百名喇嘛及寺里的秘书欢迎新的转世噶玛巴。隔日六月十三日,噶玛巴举行了此生第一次的"黑宝冠仪式"。 当时天空布满了彩虹,许多花朵也从天而降,数千人亲眼目睹这令人惊奇的景象。

之后噶玛巴一行经过靠近西藏守护神念青唐拉宫殿的一处山谷。这座宫殿位于山顶下。噶玛巴以吉祥米和一匹白牦牛向这位护法神作供养。这匹白牦牛居然能在没有任何引导下直接跑向山顶。随后嘉察祖古、帕渥祖古、蒋贡康楚祖古和其它喇嘛一同护送噶玛巴前往其传统驻锡之地--楚布寺。

噶玛巴前往拉萨晋见十三世达赖喇嘛陛下。当他们二人初次见面时,噶玛巴头戴"耐舒",即小帽,但是达赖喇嘛却见到耐舒帽上另有一帽子,当嘉华噶玛巴依传统顶礼时,所有在场会众都看见他把帽子脱了下来,然而达赖喇嘛陛下却问他,"为何不把另一顶帽子也一并脱下?"同时将这顶额外的帽子指给他的大臣看,说他看见还有另一顶法帽在噶玛巴顶上。因为传统礼貌上,晋见达赖喇嘛按照惯例,是必须将所有的帽子脱掉的。随侍一再告诉达赖喇嘛陛下,噶玛巴的帽子已经脱下来了。后来人们才知达赖喇嘛必定是看见了真正的黑宝冠。黑宝冠只有精神证悟极高的人方可得见,而达赖喇嘛可能以为旁人也和他一样可看见这顶黑宝冠。

黑宝冠是第一世噶玛巴杜松钦巴开悟时,十万空行母以头发织成而供养,象征噶玛巴不可思议的精神力量与无上功德;惟有证得一定证量的成就者,方得目睹。第五世噶玛巴曾应明成祖永乐皇帝之邀,前往中国弘法。由于教主的加持,令永乐皇帝也见到教主顶上的黑宝冠。皇帝感动之余,以珍宝仿制一顶实体黑宝冠,让世人虽不具足功德亦可得见。此后,黑宝冠法会遂成为噶玛巴弘法的一项重要活动。

噶玛巴返回楚布寺后,在十一世大司徒祖古和竹千米方却吉旺波的主持下,举行了第二次的升座大典。他跟随贡噶仁波切学习达四年之久,噶玛巴精进于经论的研修,这段期间内噶玛巴常告诉他的老师许多有关他自己前世的事迹。

木猪年十二月三日,十二岁的噶玛巴启程前往康地。途中经过一处叫做洛垄的地方时,噶玛巴告诉德昌依喜帕氏打开轿子上所有的窗子。噶玛巴他可以看到许多身着华服,骑乘骏马的人和他同行。事后根据研判这些人可能是当地的护法神前来向噶玛巴致意,因为除了噶玛巴外,没有人能看见这些护法神。

随后整个队伍抵达塔吉楚称温泉,停留在当地略事休息,并在温泉中沐浴。那时已是严冬,不料突然有许多蛇类自岩缝中钻出。噶玛巴见状便跑入蛇群之中,很快的就被蛇群所围绕,噶玛巴开始跳舞并说着:"我就是蛇群之王!"所有人都吓坏了,并央求他停止,然而噶玛巴只是笑着挥舞,看来丝毫不以为意,也没有停止的意思。等噶玛巴命令群蛇:"统统回到你们的地方去吧!"剎那间,群蛇各自返回于岩隙之中。温泉区原本不应有蛇;何况冬天,蛇已经冬眠。然而由于噶玛巴到来,当地地神为迎接大宝法王,纷纷现身,这些蛇就是地祇的示现。

十二月十日,噶玛巴在奇德发现了一条小溪,命名为"五甘露"河。同月二十九日,噶玛巴再度经过护法神念青唐拉领地附近时,一匹白色的牦牛朝向噶玛巴前来,在噶玛巴面前向他敬礼后便消失不见。每个人见到这幅景象都觉得不可思议,但噶玛巴却说:"这是很自然的事!"

噶玛巴率众抵达夏喀疏卡时,竹千法王帕久仁波切亲自前来迎接。两人笑谈彼此所证的神通。突然,噶玛巴自随从的剑鞘拔出宝剑,不戴任何防护装备地,轻易地将刀刃打了一个金刚结。竹千法王感到十分不可思议,赞叹不已。一行人接着到达左普,共渡一条冰河。经过这条冰河时,噶玛巴在冰上留下了足印。后来冰河融化了,水中依然可见到清晰的足印;冬季河流再度结冰,噶玛巴的足印仍浮印在冰上。

竹千法王引领噶玛巴一行人前往利哇巴玛寺,并为噶玛巴举行了盛大了的莲师荟供。法会即将圆满之际,荟供食子被掷向四方,以驱除邪祟魔扰。丢到东方的食子突然冒出火焰,正当此时,中国东方边境的战争,突然不可思议地暂时停火。噶玛巴给予和平的特别洒净,并告知众人东方战乱平息在即。

噶玛巴启程前往桐纳拉千贡寺,受托举行开光典礼。在洒完吉祥米后在场群众发现所有的米粒都变成了开花的白色舍利,当地一名相当有名的猎户前往晋见噶玛巴。这名猎户趋前向他顶礼,忏悔自己先前曾滥杀许多无辜的动物。接着他将自己的猎狗供养噶玛巴。而另外一名猎户则带了三匹幼鹿供养噶玛巴。很快地,这只猎狗和三头幼鹿成了好朋友,彼此常常相处在一起。其它人则携带了猫、猪、老鼠和野鼠前来。这些动物很快就并排睡着了。当噶玛巴在塔那寺时,其中一只鹿还曾在岩石上留下了清楚的蹄印。

噶玛巴与徒众到达迪亚喀寺之后,弟子们搭设帐蓬休息。某天,有人目睹噶玛巴骑着一只鹿腾空而起,沿着绳索,飞越一个又一个的帐蓬。这般神迹震惊了当地!而噶玛巴落地时,所骑的鹿也神奇地消失了。其实这鹿正是空行母的化身,带领噶玛巴巡视保护随行弟子。

之后噶玛巴抵达了山区的拉札宗地区,那时拉札宗旱象严重。喇嘛桑天嘉措向噶玛巴陈情,告诉噶玛巴最近的山泉在三英哩外,僧众居民用水,得跋涉三英哩之遥方可取得山泉,并祈请噶玛巴加持以解决饮水不足的难题。噶玛巴指示他们找来一个木桶,安置在寺院附近。然后,噶玛巴说:"我要沐浴。"众人提水将木桶注满。沐浴后,噶玛巴令随从将这些水倒在地上,这时天空骤然普降甘霖(冬天西藏是不下雨的)放置木桶之处,霎时源源不绝涌出泉水。从此之后,该寺再也没有缺水之苦。此山泉至今仍在。

经过康地却贡时,噶玛巴将一匹红色的骏马供养给当地的护法神,而护法神就住在一座高山的山顶,这匹红马自动地跑上山顶。随后噶玛巴抵达噶玛贡寺时,当他一进入大殿,所有保存舍利的舍利塔顶端均变长了,有如向噶玛巴致意一般。七日后,他造访贡浦石窟,龙王自石窟中爬出欢迎噶玛巴。

大司徒仁波切前来噶玛贡寺迎请噶玛巴前往八蚌寺,噶玛巴在八蚌寺接受了完整的噶举"珍宝"(藏音"昂祖")教法及口传教授。而造访宗萨寺时,住持钦智确吉罗佐仁波切请求噶玛巴再度举行黑宝冠法会。钦智仁波切眼见噶玛巴示现为第一世杜松钦巴,无有分别。

接着噶玛巴前往拉投,在返回八蚌寺之前给予当地领主相当多的教导,并且在大司徒祖古的陪伴下前往里塘。他们造访了宗萨寺,住持钦智却吉罗卓祈请噶玛巴举行"黑宝冠仪式"。在这个殊胜吉祥法会进行中,钦智仁波切见到噶玛巴以第一世杜松钦巴的形像示现,同时也目睹噶玛巴顶上一手肘高处的黑宝冠。

在庞普贡寺内,有一尊在特殊因缘下能开口说话著称的杜松钦巴塑像。在大殿的梁柱基石上,大司徒祖古在左侧留下了一个永久的足印,噶玛巴则在右侧亦留下一个足印。噶玛巴的狗也在寺院前方的旗石留下了足印,而他的马则在马厩内的石头上留下蹄印。寺院附近的山丘上有个小湖,噶玛巴在湖畔的一大石上留下了大约二十个足印。

噶玛巴接着造访邻近的突西寺,并且参与了玛哈嘎拉舞的演出。此时,两个毗邻的省份正爆发战事,许多人因此丧生。噶玛巴造访了这个地区,并且为两方谋求和平。此时中国领导人蒋介石邀请噶玛巴前往访问,但噶玛巴并未接受这项邀请。他返回八蚌寺,领受了"竹投昆都"的灌顶及教授,在大司徒祖古和钦智仁波切的指导下研读律藏、般若经、阿毘达磨论、上乐金刚本续、时轮金刚本续和其它教法。

铁龙年九月十五日,噶玛巴前往楚布寺,并道参访潘千寺。当地有一尊护法神荆琼骑着马的塑像。当噶玛巴一触摸到这尊塑像,护法神的座骑竟开始嘶呜,在场人们均啧啧称奇。噶玛巴继续前往丹仲,在那儿天人们供养他一大块未钻孔的九眼天珠。藏历铁蛇年(公元1941年)八月十一日噶玛巴一行人终于抵达楚布寺。之后数年间,噶玛巴将心力完全投注在修习和禅定上,即使寺院正在进行重建的工作。

后来又携随从一行人往北走,经由库努和杜让,抵达冈底斯山(Mount Kallash)。此山乃胜乐金刚不坏坛城之所在,为佛教圣地,亦是印度教的圣山。噶玛巴做了三次绕山仪式,为全世界祈求和平,每一次绕山都花了三天的时间。噶玛巴也前往玛纳萨洛瓦尔圣湖,并在圣湖边祈祷。参访了该区所有圣地之后,噶玛巴取道勉东噶居巴寺院横越西藏,最后在阳土鼠年(公元1948年)十一月十七日返抵楚布寺,噶玛巴这趟弘法之旅历时五年之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