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世戚约·土登隆多嘉措仁波切

  第四世戚约·土登隆多嘉措仁波切是宁玛巴龙钦心髓和敦珠新宝藏的法主,青海省藏密协会堪布,青海省同德县香池五明佛学院堪布,青海省贵德县尕让红教寺寺主。
  第四世戚约·土登隆多嘉措仁波切俗名仓才旦,藏族,1966年8月出生于青海省乐都县引胜乡仓家峡村,父亲仓主保,母亲僧杰吉。出生时朝阳刚好越过山头,照射到帐篷顶上,帐篷周围霞光万道,呈现种种稀有瑞相。
  第四世戚约·土登隆多嘉措仁波切从小即表现出与生俱来的出离心,常常哭闹着要出家,见到出家人或寺院会非常高兴,经常呆在寺院里不愿回家。
  1974年在仓家峡村上小学,1979年在引胜乡上初中。
  第四世戚约·土登隆多嘉措仁波切初中毕业之后,拜青海省贵德县尕让寺罗色佛爷为上师进一步学习佛法,两年之后,拜青海省同德县香池寺功却仁青老佛爷为根本上师,学习显宗十三部大论及密宗《七宝藏》、《功德藏》为主的一切显密经论。
  香池寺贡却仁青老佛爷的这个传承,因他的根本上师——大堪布才旺仁增是几百年来唯一不舍肉身飞往莲师净土的光身成就者,而在世界闻名,是一个名符其实的虹身传承。
  1987年在功却仁青老佛爷座下受沙弥戒,功却仁青老佛爷赐与法名土登隆多嘉措(佛法教证大海),1989年在功却仁青老佛爷座下受比丘戒。
  第四世戚约·土登隆多嘉措仁波切在大堪布关却仁青处得到了龙钦心髓所有灌顶传法、引导及授记,经勤奋修学,成为大堪布关却仁青座下上首弟子,1992年第四世戚约·土登隆多嘉措仁波切在香池寺获得了精通显密的堪布学位,是大堪布关却仁青文革后新培养出的第一位堪布。同年6月19日在香池寺功却仁青老佛爷亲自主持下,举行了第四世戚约·土登隆多嘉措仁波切讲经传法的开座仪式。从此,第四世戚约·土登隆多嘉措仁波切在香池寺担任大堪布,为众多的活佛、僧众广泛讲授显密经论。
  1995年11月任青海省藏密协会堪布。
  1995年由宁玛巴龙钦心髓派法王——第四世多智钦·特巴仁波切(锡金国师)和第四世多智钦·仁增丹比尼玛仁波切共同确认为第三世戚约·孟景多杰的转世,并赐与法名戚约·唐确华尔吉多杰(寿自在·大乘吉祥金刚),多智钦·特巴仁波切同时预言:“如果尕让寺请第四世戚约仁波切回去主持,尕让寺的成就者将超过以往任何时候。”按照转世活佛认定手续,当地省、州、县政府为第四世戚约仁波切举行了隆重的坐床仪式。
  为了广利众生, 第四世戚约·土登隆多嘉措仁波切又接上了前世的法源——依止了拉萨林芝县喇嘛林寺第二世敦珠法王的女儿、女婿——大乐自在母和秋尼仁波切,完整的接受了敦珠新宝藏(或称敦珠林巴新伏藏)的所有传承,成为敦珠新宝藏的法主。
  敦珠法王的伏藏法有几大殊胜之处,最特殊之处是传承的殊胜,他没有人间上师给他讲授法义,直接来源于莲花生大士和一切诸佛菩萨的密意境界,是从诸佛菩萨直接传到敦珠法王;第二个是法的殊胜,他没有文字的造作,直接将佛的语言记录下来;第三个是加持殊胜,这个法是近传,具有传承暖,也就是还带有空行母口气的温暖,加持力非常大,这是近传的加持殊胜。
  而第四世戚约·土登隆多嘉措仁波切得到的这个新伏藏法的传承尤其殊胜,分别来自两个殊胜的近传承。最初开启此法的导师是敦珠法王,他是莲花生大士愤怒金刚的化生。一个传承是第一世敦珠法王传给他的殊胜法子爱敦旺波(了意自在),他在班玛郭(莲花庄严圣地)传给第二世敦珠法王和秋尼仁波切,秋尼仁波切传给第四世戚约·土登隆多嘉措仁波切,秋尼仁波切是金刚橛的大成就者,敦珠林巴意密的化身,他的空行母是第二世敦珠法王的大女儿大乐自在母黛青玉准,秋尼仁波切现在主持第二世敦珠法王在国内的寺院——工布下区莲花光明宫铜色吉祥山。
  另一个传承是第一世敦珠法王传给他的儿子扎让旺加仁波切,扎让旺加仁波切传给儿子持明根桑尼玛,持明根桑尼玛是第一世敦珠法王语密的化身,持明根桑尼玛再传给儿子唐罗仁波切,由唐罗仁波切传给第四世戚约·土登隆多嘉措仁波切,这是第一世敦珠法王家族传承。
  这些传承祖师都是著名的大成就者,所以无论是从传承的角度,还是从传承上师们个人的修行角度,都具有非常大的加持力,这是两脉传承。
  敦珠新宝藏伏藏法的传承与其他伏藏大师的伏藏法有所不同,在伏藏传承修法的完整性上,虽然有许多伏藏大师,发掘了很多伏藏法,但这些法需要配合别的法一起修。而敦珠新宝藏伏藏法的另一个殊胜处在于第一世敦珠法王的伏藏法完全具备了从前行到正行的所有修法,包括护法、会供、护摩、事业,乃至解脱道中的升起次第、圆满次第,还有大圆满中的本净立断、任运顿超,完备了一个从凡夫到成佛的所有道体,不需要添加别人的词句。这也是敦珠新宝藏伏藏法的特别殊胜之处。
  这个传承又以实修及易成就著称,近代就有许多虹身成就者,1998年获得无余虹身成就的阿曲尊者就是一例。
  第四世戚约·土登隆多嘉措仁波切特别注重实修实证,一直致力于闭关实修,经常闭关的地方有藏地的桑耶寺青普神山、尕让寺对面山上莲师修行的山洞、以及汉地的菩陀山等。经常给弟子们开示实修的重要性,说:“只有通过实修才有能力同时在六道中度众生,我的前几世年青时主要是参学,中晚年都是在闭关中度过的,这一世我也想像前几世一样在闭关中度过,我希望弟子们也能严格闭关、实修实证。”诸如修持护法时使护法供品燃起火焰、吹一口气加持使病者痊愈、眼疾消失、疯病者恢复正常等修持证量及很多稀有事迹。
  近几年,第四世戚约·土登隆多嘉措仁波切在讲经传法闭关实修的同时,还率领藏汉四众弟子,完成了一系列弘法利生的事业。
  第四世戚约·土登隆多嘉措仁波切慈悲心广大,近几年在讲经传法的过程中,收养了四十多个孤儿,这些孤儿大多数来自西藏及四川、青海的藏区,父母亡故或离异、无人抚养。第四世戚约·土登隆多嘉措仁波切为他们提供吃、穿、住等一切生活所需,并且成立学校教他们学习藏、汉、英三种文字,计划将他们培养成精通佛法、对社会有用的人才。
  第四世戚约·土登隆多嘉措仁波切在尕让寺于每月的十斋日组织僧人和密咒师举办金刚愤怒母会供大法会,在每年正月举行财神大法会,阴历四月举行《度亡经》大法会,阴历五月举行十天十夜观世音菩萨玛尼大法会,阴历十月份全月举行普巴金刚、马头明王等八大本尊法会和狮面佛母法会。五月和十月大法会后,还要举行供护法的金刚舞法会。
  同时,第四世戚约·土登隆多嘉措仁波切还经常传讲《普贤上师言教》、《入菩萨行论》、《澄清宝珠论》等为主的一切显密经论,经常带领修学净土法门的信众修颇瓦法,并经常受信众邀请到全国各地灌顶传法。对具足信心的弟子,传授大圆满九乘次第即身成就的无上密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