穹拉惹对仁波切法相

穹拉惹对仁波切,因过去世修习菩提心所种下之善习气,从小即于惹对寺出家,立志遵循寺规,致力修学如同文殊法王宗喀巴所说:”最初广大求多闻,中显经论皆教授,最后日夜勤修持,一切回向教昌弘!”
由此仁波切依止于具量善知识足下,初学惹对摄类学习因明,之后修习法称论师的《释量论》,和弥勒菩萨为诠释殊胜《般若经》中之隐义而所著的《现观庄严论》,及在印度被公认为最殊胜的现观庄严论注释——狮子贤阿阇黎所著的《现观庄严论明义释》。同时学习宗喀巴大师的《金鬘疏》,贾操杰大师的《庄严疏要》等。
复次修学中观,研读龙树菩萨为诠释《般若经》之显义空性次第而著作的《中观理聚六论》,其中又以《中论》为此六论之要。修习月称菩萨所注解的《入中论》及宗喀巴大师的《入中论善显密义疏》和《根本中论广释》。
在律论方面,精学功德光律师所著的《律经根本律》及其广解,遍知者措那瓦的《毗奈耶根本论日光疏》和一切智者根顿珠的《毗奈耶宝鬘论》等毗奈耶论著。
之后学习第二智世亲菩萨所造之《阿毗达磨俱舍论》及其自释,钦文殊的《钦俱舍论》和法王一切智根顿珠的《俱舍论释照解脱道》等阿毗达磨论著。
仁波切在经过二十年精勤闻思修诸印度和西藏的经藏论疏后,在拉萨祈愿大法会时的五部大论考试上,在来自三大寺之数万名僧众学者之前,成功地答辩,荣获拉朗巴格西之学位。此祈愿法会乃是宗喀巴大师在十五世纪初期所创的四大事业之一。
之后又继续学习密法,进入上密院(此为宗喀巴大师密乘传承的二密教学院——上、下密院之一),多年修学《密集金刚根本续》、月称菩萨的《明炬论》、宗喀巴大师的《宝苗论》和《考判精要》等四合注,及宗喀巴大师的《胜密集金刚五次第明炬论》、克主杰大师的《生起次第成就大海论》,《世尊胜乐轮胜乐金刚根本续》、宗喀巴大师的《胜乐密义明显论》、及密宗大师贡噶顿珠的《密续释》。并圆满修学密集、胜乐、大威德三尊的生起及圆满次第,及彼支分的仪轨、梵呗(唱颂)、檀城绘制三艺等。又在数百位学者之中,以最优异成绩圆满通过上密院之考试。随后即担任上密院纠察师,树为僧众之楷模。
此后又依止圆满具量的众善知识,请授予显密道次第,四部灌顶,生圆次第的教授;及各种密法教授和口传,被称许为二位亲教师主要弟子之一,得其心要如宝瓶甘露一滴不漏地注入另一宝瓶中般。经过如此圆满闻思修次第,为报师恩,仁波切又将许多的灌顶、口传、教法传授给不同根器的善缘弟子。同时,仁波切又旅居许多佛法未宏化之地,最后选择长住美国,广传佛法于有缘弟子,教导他们修行佛法就是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增长其信心,有次第的引领弟子们走上共与不共之圆满道;更在此末法时期成立佛法中心,如同重新开展即将枯萎之花朵。
总之在此五浊恶世中,尊胜的仁波切延续着西藏的一切教法,包括灌顶、口传和显密教授等,是一位最具戒德的圣人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