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钦白玛格桑法王是佐钦大圆满寺第12代法台,是佐钦大圆满龙钦心髓的法脉传承上师,现任佐钦传承的近三百座寺院的总住持、佐钦熙日森五明佛学院名誉院长、四川省佛教协会副会长及常务理事、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大藏经对勘局顾问。
  法王于1943年出生于西康雅砻江之源扎曲卡的一个圣贤辈出的高贵世家中。出生后不久,即被第六世佐钦法王吉扎•向秋多吉、佐钦贡珠仁波切、蒋扬钦哲仁波切等大德们一致认定为佐钦堪钦白玛班扎法王的第三世转世灵童。 

       法王从小就开始接受严格而特殊的教育,7岁时到著名的江玛寺学习,并深得江玛寺大堪布土登曲培大师(土嘎如意宝)的疼爱。10岁时被第六世佐钦法王吉扎•向秋多吉接回佐钦寺举行了盛大的坐床典礼,并从此在佐钦寺与拥丹贡布上师和第六世佐钦法王同住一室多年,得到了许多殊胜的传法和教授。第六世佐钦法王为了将其培养成佐钦寺最有学识的活佛和接班人,专门安排堪钦白玛才旺为其传讲《十三部大论》等大小五明;第六世佐钦法王和蒋扬钦哲仁波切将宁玛派的噶玛和代玛等所有灌顶和传承倾囊相授;毕生修持大圆满龙钦心髓并得到圆满证悟的虹化者阿布•拉贡和普贤王如来的化身、根本上师拥丹贡布等一代高僧为法王传了《龙钦七宝藏》、《吉美林巴文集》、《无上智慧》等大圆满密法的所有口传和窍诀。
  1959年,法王16岁的时候,佐钦寺遭到破坏,僧众都被遣散,许多活佛和大堪布相继圆寂。拥丹贡布上师和第六世佐钦法王将大圆满龙钦心髓的法脉全部传给了法王。在第六世佐钦法王圆寂之前,他带法王去见大堪布土丹尼扎,郑重地对大堪布说:“不久佛教将会遭到严重的破坏,而未来恢复佛教、延续宁玛巴的大圆满法脉传承、利益未来众生的重任将会落到这位小活佛的肩上,因此这位小活佛的生命不能有违缘,请您按他的岁数为他灌长寿顶”。与根本上师和第六世佐钦法王永别之后,法王遭遇了长期动荡不定的世事变化,但他从来没有忘记自己是一个出家修行者,严守清静戒律,并且秘密地、从未间断地精进修持大圆满法。当时因为寺庙受到严重破坏,很多极具加持力的、无价之宝的佛像和法器等流散到民间,甚至被砸毁破坏。为了利益未来的众生,法王冒着生命危险,收集了许多珍贵的佛像和法器,藏在山洞等安全净地。如今,这些珍贵的三宝所依都被供奉在佐钦圣地,被广大信众虔诚顶礼朝拜,成为众生积累资粮的殊胜福田。 

       1980年,国家落实了寺庙开放和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为了使佛法再度兴盛起来,法王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弘法利生的事业中,并带领佐钦其他高僧一起重修寺庙。在佐钦创建四川省藏文学校时,与土登尼玛活佛一起为挽救日渐衰落的藏文化作出了巨大贡献。四川省藏文学校迁址康定之后,在藏区最迫切需要的就是恢复佛学院,这也是藏传佛教历史上最重要的大事。为延续佐钦寺的法脉,为培养出再弘藏传佛教的大德高僧,法王发愿重建佐钦熙日森五明佛学院,并将佛学院改名为雪域智者之源佐钦熙日森五明佛学院。  
   由于当时没有资金来源,重建工作十分艰难。前来求学的学僧们只有在法王的帐篷附近搭起帐篷,艰苦求学。1983年,法王在外出弘法途中,遭遇了重大车祸。车祸后,法王得到了一笔伤残赔偿金,于是他将用鲜血换来的赔偿金作为重建佛学院的基石,修建了佛学院的经堂和僧舍。并将当时最负盛名、最有学问的几位年长高僧堪钦达色、阿日堪钦白玛才旺、曲扎老上师、大堪布土登囊杰、阿江多丹尊者等请到佛学院讲授许多显密经论、传法授戒。于是,各地高僧大德慕名前来,贤圣云集。佛学院成为圆满传授藏传佛教各类法门的重要基地,培养出了2000多名奉持佛法、有修有证的具格僧人,其中对弘法利生事业有巨大贡献的活佛、堪布和僧人有100余人,他们正在藏区各地和国内外大力弘扬佛法,把众多的有缘信众引领到清净佛道,使他们得到身心的安乐。实现了伏藏大师元如德钦的预言:“熙日森哈修行院,无畏雄狮宝座上,莲师意化莲花名,无数莲苗竞绽放,能使佛教总和别,善祥功德如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