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汉地弘法,广摄尼众

  1987年,法王率领一万多藏族僧俗弟子朝礼五台山,在五台山的50多所寺院中塑造了莲花生大士像,还修建了文殊宝殿、宗喀巴大师殿等佛堂。在那100多天里,法王为许多汉、藏、蒙等族的四众弟子传法讲法,自此开始,就正式广收汉族弟子。

  从五台山返回时,一支汉族僧团队伍随同法王一同来到了喇荣五明佛学院,开创了汉族僧团入藏的历史先河。自此,汉族僧俗弟子不断涌入,1995年,在喇荣五明佛学院内建造起了藏地第一个专为说汉语的佛弟子设立的“汉僧显密经堂”。

  1988年,法王说:“从现在开始,我将广摄尼众,建立尼众僧团。”自那开始,藏地尼众由几十个人增长到以千计数,如此大规模的尼众队伍在藏地是前所未有的,从中也涌现出了很多品学兼优的女性佛学人才。

  六、讲经弘法,普利众生

  法王除在色达喇荣佛学院弘法之外,还前往藏区各地修建及整顿了多所大寺院和佛法讲修学校,对于噶举、格鲁、萨迦、宁玛派之众多寺院的诚挚邀请,也都一一接受。他不顾年迈多病、不辞劳苦,先后奔赴四川、甘肃、青海境内的100多所大小寺院,赐予灌顶传法。

  法王光临每一僧团道场,都针对该处存在的弊端提出良好的建议,并且在多处创立了佛学院。

  1988年,应十世班禅大师的邀请,法王赴京为佛牙舍利塔开光,随后又至藏语系高级佛学院为宁玛、格鲁、萨迦、噶举及苯教的众多高僧讲经说法,赢得了各教派师生的同声称赞和高度评价,班禅大师更是再三表达了他的钦佩之意与感激之情,频频赞叹法王深邃的智慧,为法王颁发了“藏语系高级佛学院教授”和“藏学研究者”的证书。

  1990年,应印度宁玛派教主、大成就者贝诺法王的再三邀请,法王赴印度传法。在印度南方宁玛派高级佛教大学,法王为贝诺法王及其弟子数千人众授予了“四心滴”等甚深的大圆满法灌顶,两个月间传讲了《定解宝灯论》为主的殊胜法要。在此,法王荣获了该院授予的“自在深广经论、伏藏显密”的最高证书,这是全球佛教界公认的佛教最高荣誉——精通显密教藏的博士证书。

  此间,格鲁派大寺色拉寺和萨迦、噶举等派寺院也邀请法王前去灌顶传法。

  同年,法王应不丹国王的邀请到达不丹,为国师顶果钦哲仁波切赐与了“忿怒莲师”、“金刚橛”等甚深灌顶,对国王晋美桑给旺修等人赐予了教言,法王还主持了大型讲经法会,开取了伏藏《莲花生大师猛修仪规》。 

  1993年,法王应一些国家和地区寺院及佛教团体的邀请,携数位弟子于6月15日起程,经行了为时三个月环绕地球一周的传法活动,将弘法的足迹留在了日本、美国、加拿大、英国、法国、德国、荷兰、台湾、香港等地。

  法王所到之处,受到了佛教信众、藏学研究者、科学家以及其他宗教徒的盛情欢迎和尊敬,美国副总统格尔和联合国副秘书长莫日斯章写信致敬并为他安排参观活动,当地新闻机构对法王一行的活动作了大量报导。

  1995年,法王应邀至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弘法,受到极为隆重的接待和欢迎。冬季又应邀至台湾经二月余,广传佛法。

  1997年,法王不顾高龄年迈法体染病,跨省越市,朝拜名山圣地,以种种方便饶益众生,足迹几乎遍布了中国的南方。于所到之处,摄受了许许多多的皈依弟子,为虔诚的信徒赐授灌顶、传法、加持。

 

  除了平时不断的讲经说法,为了给无法长期专心闻思修的人提供良机,广结法缘,法王如意宝经常举行定期、不定期的法会。色达喇荣佛学院每年都举行规模盛大的定期法会,而自1993年起,法王每年都在喇荣五明佛学院或应邀至新龙、炉霍、道孚等县主持一次或数次极乐大法会。在规模最宏大的三次极乐大法会上,参会者人数达四五十万之多。

  在海外时,法王也举办了数次盛况空前的大法会。每一场法会都令人瞩目,与会者成千上万。通过这些法会,法王使无数人与佛法结上了殊胜的法缘。

  七、示寂

  2003年藏历10月,法王在传讲《宝性论》之际,因示现法体欠安,前往马尔康以及成都接受治疗。

  2004年1月7日(藏历11月15日),正值阿弥陀佛节日,法王在成都市示现涅槃。

  法王留给我们的最终教言是:

   “即使有一天我已不在人世,我期望我的弟子们能够坚定不移地修持并弘扬佛法,力争将佛法的智慧之炬一代代地传下去,这就是对我最好的纪念与报恩。”  

  “希望你们能记住两个要点:既不要扰乱其他众生的心,也不要动摇自己的决心。” 

  “清净戒律是佛法的基础。闻思修行是佛法的精髓。弘法利生是佛法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