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弘法利生

  1.辅佐法王整顿僧团  

  1985年(藏历木牛年)春,为扭转雪域佛教的颓势,法王如意宝与藏地各大寺的大德们共同商议后所发起了一场整顿寺院、肃清僧团、重振戒律的运动。

  这次运动参与的寺庙众多,涉及人员不计其数。由于牵扯到各方利益,整顿一开始就遭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强烈反对,改革者受到空前的阻挠的打击,很多人不堪压力中途退出,各种纷争困扰持续了多年。

  堪布的母寺札熙寺也参与了这场整顿,然而困难重重,整顿措施无法推进下去,一时间人心涣散,面临着解散的危险。改革者只得向远在色达的希阿荣博堪布求助,希望他能回来帮助料理残局,挽救寺庙的命运。

  堪布遵从师命,回到家乡,努力以诚恳和耐心化解矛盾,在各方之间艰难斡旋,几经波折、威胁、陷害、暗算,在各种打击磨难面前,始终坚强不屈,一直坚定地公开支持法王如意宝。

  寺庙整顿引发的风波于1985年始,到1994年才完全平息。经过希阿荣博堪布的不懈努力,改革进展情况逐年好转,整顿工作在札熙寺取得了良好效果。如今那里只招收戒律清净,身语意三门修学合格的沙弥与比丘,一大批品德优良的僧众在此常住。其它寺庙也纷纷效仿,佛教的衰败之势得以扭转。

  在德格地区,高僧大德们在不同场合都表示:如果没有希阿荣博尊者,德格的佛法不会像现在这样兴盛。    

  2.传播佛法

  完成佛学院的学业,获得堪布学位之后,希阿荣博堪布请求法王开许他在寂静处终生闭关,但法王如意宝没有同意他的请求:他心爱的法子应当吹响传法的海螺,把佛陀珍贵的教法传扬四方。堪布从此再未提过隐修之事,他遵循上师的教言,开始了广大而甚深的弘法事业行持。

  他为喇荣五明佛学院僧众传讲五部大论,并在以内外密续之讲、修、窍诀三部及外明等九大法部划分的九大班级中,轮流担任各班的主要授课堪布,传授龙钦师徒等前译自宗为主的教规及印藏诸大智者、成就者造的颂词、注疏、辨析及难释,在传授《全知沃巴活佛全集》等宁玛自宗诸论上开创了佛学院讲闻教规之先河。

  1988年,应札熙寺请求,回寺主持了为期一个半月的结夏安居活动,讲夏季安居共修作为一项传统在札熙寺保留下来,沿袭至今。

  同时,堪布拒绝了札熙寺迎请他回寺举行活佛坐床仪式、主持寺院的请求。有众多其他寺院也根据种种授记认证希阿荣博堪布是诸多大成就者的真实转世,极力邀请他去坐床,但都遭到了希阿荣博堪布的婉言拒绝。

  堪布认为,西藏认证活佛的传统是为了保证已经证悟的修行者的智慧心能够生生世世地传递下去,在前世声名事业的基础上,可以更加顺利地开展这一世的弘法利生事业,但是弘法利生不一定非得要有活佛的头衔。

  在浮躁和盲信日趋严重的今天,堪布选择做一个通过勤奋、努力获得学识,通过精进修持获得证悟的普通修行人,并以此身份尽心竭力去做饶益众生的事业。

 

  自获得堪布学位以来,希阿荣博堪布亦应藏地各派邀请,前往众多寺庙展开弘法利生事业。每到一处,他都相应所化根基,赐予灌顶、传承、窍诀,以及三学所依由前行到五部大论的佛法教言,给了很多寺院在财物、传法方面的巨大帮助。

  近年来,堪布应信众的邀请,前往藏地各处主持了各类法会。无论路途多远, 条件多艰苦, 只要能利益当地信众, 他都欣然前往。常年如此奔波, 不辞劳苦。

  3.管理学院事务

  从1991年开始,希阿荣博堪布在讲法的同时,还负责起佛学院的财务管理。

  大至修建经堂、举办法会等各项资金的调配,小至收缴水电费、常住日常用度等琐碎的杂务,堪布都须操心。

  1992年,希阿荣博堪布仁波切与其他几位堪布、活佛一起,开始全面协助法王如意宝管理五明佛学院。他们事无巨细、尽心竭力地操持着学院内外各项事务,为法王及僧众排忧解难,对佛学院的发展做了不可思议的护持。

  2002年,尊胜诸方喜筵日,万余僧众的集会上,法王如意宝为包括希阿荣博堪布仁波切在内的七位上首心子撑起如意宝伞盖,并赐予他们长寿佛金像。这是法王如意宝对七位心子协助管理学院所取得成绩的肯定,也预示他们日后将为宁玛巴教法的弘扬做出不可思议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