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隐修

  1926年,在东藏云游时,从父亲的来信中得知上师嘉察仁波切已经圆寂。他感到心被撕裂开来。此事加深了顶果钦哲仁波切对万法无常的理解,他决定抛下一切,独自到山上闭关。于是他回到丹柯,在山上的山洞中开始了为期13年的禅修。

  这13年来,他唯一的访客是偶尔为他带来生活所需的兄长。大约凌晨3点,洞穴旁的布谷鸟就会鸣叫起来,他就起身开始禅修。有5、6年间他吃素,有3年间他不说一语。午饭后通常休息一下并读书,从不浪费任何时间。

 

   四、瑜伽士

   28岁时,顶果钦哲仁波切结束了隐修的日子,跟随自宗萨谷地不分教派的大师——蒋扬钦哲确吉罗卓仁波切研修佛法。

  虽然顶果钦哲仁波切一直希望能维持出家,但在蒋扬钦哲确吉罗卓的建议下,他于1934年迎娶当地村民之女康卓拉嫫为妻。几年之后,康卓拉嫫生下两女:奇美和德千。

  他所有的上师都劝他,在经过适当的闻思修之后,应树立法幢,保存并传授佛法。他遵从了上师们的建议,行遍东藏和中藏各地,在传法的同时也领受各派的教法。

  在蒋扬钦哲确吉罗卓仁波切的指示下,顶果钦哲仁波切到藏地东北的热贡,对近两千名瑜伽士传授《大宝伏藏》。从此钦哲仁波切开始无私的对信众传扬佛法,并致力弘法直至生命的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