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前往各地,弘法利生

  法王三十二岁(公元1960年)时,整个藏区发生四清运动、民主改革,法王离开拉萨,去往美邬家族、知家族等四大家族的修行宝地朝拜,积善积德,一路的修行朝拜让他受益匪浅。同年,曼日法王前往印度,当时他经过尼泊尔,在尼泊尔朝拜了曲目嘉匝、鲁扎寺、宗萨寺、多波擦呷寺、达绕苏、桑林寺、措帮莫、瓦林等各大寺院,并且在那里的各大高僧座前接受很多灌顶、传承、言教,并在当地实修了一段时间,成绩非凡。法王在尼泊尔朝拜圣山,拜师学佛,实践佛法后为那里的善缘弟子讲了很多修行常识和佛法常识。

  法王三十三岁(公元1961年)时,英国著名教授大卫·斯内尔格罗夫(David L. Snellgrove)邀请法王到英国伦敦当文化学校的老师。法王在那里当了三年的老师,一边当老师给学生们讲述藏族文化与本教文化——喜马拉雅文化,一边自己学英语,学习西方文化。法王在英国伦敦时,参加各种研讨会、交流会,学习西方文化,交流自己的心得,很快掌握了跟西方人交流的巧妙方法,以便在西方传法。尤其是法王与天主教教皇保罗六世在英国的会晤,令双方有机会深入探讨宗教与宗教之间的各种难点、相同之处,扩大宗教界的交流平台,对本教文化走向世界、走向国际历史舞台起到极大的促进作用。

  法王三十五岁(公元1963年)时,法王返回印度,拜见印度的各位仁波切。受仁波切们的邀请,法王在印度马苏里(Massori)担任了印度藏人学校的校长一职。后来随着学校的发展,学生不断增多,按照当时的条件,法王本来定好了把学校转移到印度南方,但因为别人的嫉妒、离间等各种恶缘,不但转移学校没能成功,就连生命都受到威胁。当时由于种种原因,在挪威信徒们的帮助和支持下,法王离开印度,前往欧洲北部挪威地区,在挪威的奥斯陆大学担任两年的大学教授,培养学子。法王乐于从事老师一职,培养学生,为世界佛学走向世界做出贡献;法王也从事学术工作,研究佛法,研究藏族或喜马拉雅的人文历史,为此付出很多心血。

4、担任曼日法王,弘扬本教文化

  法王四十岁(公元1968年)时,住在印度的本教大德雍仲林堪布西饶旦比坚参大师、拉萨曼日寺的两位宗师,以及数百位高僧集中在一起,按照委托护法神、百日护法实修的金瓶掣签,选定新的曼日法王。法王当场被选为本教最高级佛学院曼日寺的第三十三代法王。 

  护法金瓶掣签是几十位乃至几百名格西的名单都放入在护法宝瓶中,然后大家一起共修百日护法。百日之后,从所有候选人名单当中会跳出来一个名字,他就是曼日法王。但候选人很重要,不但要是一位格西,还要考核他的人品、素质修养、实修境界、传法能力等,考核非常全面、深入。这次是选取第三十三代法王,曼日寺从第一代法王至三十三代法王在掣签时,只会跳出一名,有史以来除了尼玛丹增和达瓦坚参大师掣签时同时出了两位之外,都是一位,从没有出过差错。

  曼日寺第二十三代法王尼玛丹增和雍仲林寺始建者达瓦坚参在金瓶掣签时,同时跳出两个名单。很多人觉得这不符合曼日寺的金瓶掣签规则,说道:“太阳只有一轮,法王只有一个,重新掣签。”但重新掣签后还是两位大师的名单同时出现。后来他们没办法,搜集各种预言授记,才发现曼日寺在第二十三代法王时,会同时出现名为“达瓦——月亮”、“尼玛——太阳”的两个名单,在那时可以建本教第二高级佛学院雍仲林寺,弘扬本教文化。

5、建修学院,弘法利生

  法王四十二岁(公元1970年)时,在印度北方喜马偕尔邦(Himachal Pradesh)的多兰吉(Dolanji)建立印度曼日寺大雄宝殿、护法殿、念经堂、藏经阁,以及几百间僧房,使得曼日寺的寺规、学习方法、实修心法得到更规范的发展。当时曼日法王既要当老师,教那些刚入门的小僧人读书识字,增加知识,又要当他们的父母,为他们安排吃穿饮食,还要监督寺院的建设工作。不仅如此,还要储备资金,做寺院建设设计。法王再忙碌也没有怠慢那些小喇嘛,细心照顾每一位小僧人,因为他们的年龄太小了。后来这些小喇嘛中人才辈出,涌现出了一批有能力、会办事的僧人,为师父分担不少事情,比如做饭、照顾小喇嘛、教他们读书识字等。

  法王四十七岁(公元1975年)时,曼日寺得到印度政府批准并建立阳光学校,收录了来自印度、尼泊尔、喜马拉雅、不丹、三大藏区的藏族孤儿、弃儿等各种上不起学、交不起学费的上千余名小孩,三十八名老师。他们在阳光学校既能学藏文又能学英语,还可以学佛法和现代教育,这些都是法王亲自安排的。

  法王五十岁(公元1978年)时,那里的本教协会举办本教曼日寺高级佛学院,包含讲学院、修行院、禅修院等。讲学院主要学习菩提道次第论、五部大论、五明学科,为期十二年,这部分学习不注重实修,多偏重理论,因为都是刚入门的青年僧人;修行院则传授大圆满九加行,修九加行、生起圆满次第心法,为期三年到五年;禅修院不讲法,都去尝试大圆满禅修,领悟正知正见。讲学院里学习理论,注重理论,以闻思打好修行的基础;修行院里实践这些理论,不能让理论停留在文字、经函或嘴巴讨论上面。或者讲学院里修显宗五部大论、三乘佛法,打下修密宗和大圆满的基础;修行院里修密法,实践显宗所得的理论;禅修院实践大圆满。

  在曼日寺高级佛学院学习十五年之后,学生们可以获取格西(即佛学博士学位)。当时学生有上百名,老师三到四名。他们从早到晚,除了吃饭、做饭,都是学习。法王五十九岁(公元1987年)时,与印度瓦热纳斯高级学院协商,阳光学校的学堂、宿舍、办公室等硬件设备得到更新,正式成为合法、正规的阳光学校。要培养出一名格西即佛学博士需要十五年的时间,法王培养了三百多位格西,如今都遍布在西藏、青藏、康藏、尼泊尔、印度、汉地、美国、日本、英国等各地弘法利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