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格西考博,精选老师

  法王六十岁(公元1988年)时,邀请各大教派的法王到印度曼日寺,学院将考核及学习成绩献给诸大德,大师们非常赞赏和认可,为毕业的格西赠送礼物、奖金。当时的曼日佛学院约有五百名僧人,一千多名学生,学习精进,成绩非凡。当年在法王的主持带领下,举办过威猛智光本尊法会,与会者来自各国各地超过万人。自那时起,曼日寺每一年都会举办一次此法会,变成曼日寺的定期法会。印度曼日寺与其他教派的关系非常紧密,比如大宝法王、萨迦法王等都来过曼日寺,他们在出国或返回时,都会跟曼日法王和罗朋丹增南达仁波切(Lopon Tenzin Namdak Rinpoche)打招呼;法王出国或返回时也会跟他们打招呼或报平安。

  曼日寺是由两位德高望重的高僧来管理,一个叫做“本罗”,另一位叫做堪布。“本罗”就是学院的总指导老师,亦称“大经师”,在一般学校里就相当于教务主任;“堪布”就是曼日法王,相当于是校长。当曼日法王任堪布一职时,罗朋丹增南达仁波切为本罗,辅佐堪布维持学院。丹增南达仁波切去了尼泊尔建赤尊诺布寺(Triten Norbutse Monastery)之后,就由格西陈列尼玛为曼日寺的总指导老师,担任“本罗”一职。法王六十四岁(1992年)时,雍敦格西陈列尼玛仁波切担任曼日寺首座一职,就是本罗一职,曼日法王为他隆重举办坐床仪式。

7、返回藏地,传播佛法

  法王六十六岁(公元1994年)时,终于回到了藏地。当时法王第一个去的不是自己的家乡,而是拉萨曼日寺。当时拉萨曼日寺隆重迎接法王,登上曼日寺的宝座,让法王对当地信众和僧众传授了很多灌顶、传承言教等佛法甘露。其次法王前往藏区各地,包括卫藏、安多、康巴等三大藏区的本教各大寺院,向各地群众传授佛法,广度众生。曼日法王藏地一行,对于藏地的本教各寺院、信众来讲,意义重大,因为那是法王出国后第一次回国。法王六十九岁(公元1997年)时,在印度曼日寺举办也如辩经大会,在一个冬季的时间里,学习西藏也如地区的“也如十八位宗师”的论典,效果绝佳。

  法王七十三岁(公元2001年)时,杰日格西丹巴雍仲(Tenpa Yungdrung)在尼泊尔的赤尊诺布寺登位法座。就是在那一年,曼日寺的南边建立了尼姑院(即女众修行院),培养女性出家人(觉姆)。曼日法王在印度曼日寺筹建规模很大的图书馆,为此付出了很多心血、时间,在其七十九岁时,图书馆圆满完成,这一年在印度的很多大德高僧来到曼日寺,为图书馆开光仪式祝贺、祈祷和祈福。该图书馆有藏传各大教派经典和论典,还有很多医学、天文历算学、占卜术、历史、哲学、逻辑学、社会学等书籍。

  培养一位合格的佛学博士——“格西”需要十五年的时间,十五年里他们要学习五部大论、菩提道次第论、历史、文学、藏语文、医学、英语、密宗四部、大圆满三部等经典。然后还要根据上述经典实修三年到五年,才能成为格西。印度曼日寺在曼日法王、丹增南达、陈列尼玛等高僧们的精心栽培下,已培养出三百多名格西,他们遍布在藏地、尼泊尔、国外等各学院或寺院,担任弘法利生之业。

  法王每年前往美国、英国、德国、西班牙、俄罗斯等国家,为他们传授本教显宗、密宗和大圆满心法,让很多善缘弟子走向修行正道。法王还栽培了很多弟子,著撰了很多经典作品,比如《本教教历算集》、《道情歌集》、《赞颂文集》、《文学集》、《修行常识集》等等。尤其去年大宝法王专门来到印度曼日寺,看望曼日法王,以师徒或互为师父的方式交流和探讨,对藏传佛教走向无教派融合起到很大的作用。

  由于藏区的诸多本教格西、活佛强烈要求写一个汉文版的法王传记,本人便根据法王的大小传记、弟子们的描述以及我自己的所见所闻记录于此。若有理解错误、表述不全的地方,弟子诚心忏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