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复兴弘法事业,重建寺院经堂

  公元1980年活佛四十五岁的时候,是铁猴年。那一年国家对藏地的宗教政策逐渐开放,当地的信众、村民们获得了信仰的自由。当年第十世班禅尔德里曲吉坚参前往青海热工地区,活佛有幸代表文家地区的几千户本教村民,拜见班禅大师。活佛一看见班禅大师就知道他是一名名副其实的藏学家和佛学家,而且没有宗派偏袒。于是,活佛向班禅大师要求,在藏地必须倡导无分教派——不偏袒教派的精神,因为教派团结对民族团结、社会稳定起的作用很大。班禅大师因为活佛的诚恳、正直而感动,对活佛做了供养和顶礼,也做了倡导无分教派的承诺。

  良美大师在《密意智慧》中说道:“只有弘法利生,才能使佛满意。”当时文家活佛再三思考后,弘法利生是最好的供佛,也是最好的积福消业之方法,但弘法也需要好的环境和道场,因此决定要重建热工曼日讲修门竹林寺——文家寺。文家活佛以及施主们花了几年的时间,才最终重建文家寺,恢复大雄宝殿等各经堂。为了方便栽培优秀弟子,活佛先后建立讲学院、禅修院、辩经院,栽培了很多弟子。

  为了如法修行,更方便的弘法利生,活佛把寺院的寺规、念诵仪轨、仪轨的使用法、讲课内容、教学模式、佛教音乐、寺庙的金刚胜舞舞法等都按照曼日寺的寺规和要求进行修整,故此,文家寺成为第二个曼日寺。寺院里除了修行、讲法、学习佛法之外,学生们还能学习藏文语法、古藏语文、修辞学、文学、藏族历史、辞藻学、医学、天文学、因明学(逻辑学)等很多课程,如此培养出很多二十一世纪的优秀佛弟子。活佛把寺院外观的大雄宝殿、闭关室等经堂和里面的三福田都做得非常精美、如法、规范。

7、活佛前往各地,广结善缘,学习心得

  于木鼠年即甲子年时,活佛前往阿坝州阿坝县的郎依寺和夺登寺,拜夺登雍增索巴坚参仁波切、郎依寺的加沃活佛、夏普旦增坚参活佛等为师,在其座前接受夏匝巴大师的《光明大圆满普贤心髓》、《生起圆满次第宝镜》、《菩提道次第论正教明灯》、《雍仲法界经》、《虎衣明王白红黑心法》、《胜撅本尊》、《母续六部》等的灌顶、传承和教言,受益匪浅。在郎依寺所有僧众和众格西们的强烈要求下,活佛讲解了夏匝巴大师所著的《法藏宝库》、《菩提道次第六十颂》,利益了无数弟子。

  随后,活佛前往西藏那曲的巴青县、年容县、昌都丁青县、康区德格的夏匝佛学院、新龙的各大寺院、炉霍、道孚,以及青海、阿坝、松潘、若尔盖等各地,传授本教文化为主的象雄文化,广结善缘。除此之外,活佛还拜了第十世班禅尔德勒曲吉坚参、格鲁派著名活佛谢嘎登江措的第七世活佛、格鲁派著名格西拉莫雍增洛桑恺朱嘉措、拉索喃向曲栽莫、朱旺桑巴仁波切等各大教派的高僧大德为师,在其座前,接受大威德金刚、胜乐金刚、时轮金刚、菩提道次第光轮、入菩萨行论等的灌顶、传承和言教。他们互相交流,互为师徒,探讨自己的心得,这对弘法利生起到了极大地积极作用。我们不难发现,其实藏传佛教各教派的高僧大德们,在相互之间是很认同的,没有互相排斥、诋毁、诽谤之类的,只是我们自己在胡思乱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