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葛然朗巴·平措汪杰生平年表



1940年前后与苏共和中共联系时的平措汪杰

1922年藏历10月25日
正逢军阀在康巴藏区烧杀抢掠的年代出生于巴塘(前一年反抗汉官军阀的全民武装起义中,因起义领导人曾在他家集会)被焚家园的废墟上。父亲葛然阿西,母亲央金。平汪是长子,下有五个弟妹。平汪在故乡过完了不知忧虑的童年生活,并念完了不无忧虑的小学。
1935年
跟随舅父洛桑顿珠(与诺拉呼图克图、邦达多吉是一次争取民族自治而武装抗争后被迫逃离的领导人)辗转南京求学。为准备入学应考补习一年。
1936年
就读于中央政治学校附设蒙藏学校。该校是国民党中央所设的唯一培养蒙藏等少数民族干部的学府,蒋介石亲自任校长。
1937年
抗日战争爆发。学校迁往安徽九华山、再迁湖南芷江。目睹了侵华日军的狂轰滥炸的悲惨景象。全国掀起抗日热潮。
为抗日救国,报考武汉航校已准,终因同去的学友洛桑达娃家中不允而作罢。
将一路见闻写成《武汉之行》一文,投稿《芷江日报》发表,表达了一腔爱国热情。并领得平生第一笔稿费。
接触到《新华日报》、《大众生活》、《全民抗战》等进步书刊。接触了一些有进步思想的人。
知道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
崇拜邹韬奋。
1938年
学校再迁重庆。
平汪阅读了各种进步书刊,特别是阅读了马克思、列宁、毛泽东、斯大林等人的书。当他读了列宁的《论民族自决权》一书,第三国际纲领中有关民族自决权的规定、中共及其他国家兄弟党章程中相应的有关规定以及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民族自治自决政策的有关规定,还有看到和听闻的红军路过东藏康区时,朱总司令在甘孜帮助建立"博巴(藏人)政府"时制定的纲领等后,感悟到马列主义才是引导藏族人民获得自由幸福的唯一正确的理论。这对平汪的思想影响是关键性的,点燃了他心中的革命烈火。从而确定了平汪为民族解放、社会进步而奋斗的人生坐标。
1939年
平汪会同根曲扎西(学名吴振纲)、昂旺格桑、喜饶、马甲顿珠等在蒙藏学校,秘密组建"藏族共产主义革命运动小组",平汪任书记,根曲扎西任副书记(见贡唐仓·丹贝旺旭著《活佛的世界》一书第72页)传播共产主义思想。开始了革命活动。
通过小组成员根曲扎西与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秘密联系。
平汪他们以"藏族共产主义革命运动小组"的名义,分别给革命领袖斯大林和毛泽东同志写了致敬信。
平汪他们同苏联驻华使馆建立了联系。会见了大使潘友新和汉学家、外交家费德林。得到他们的积极支持与资助以进行革命活动。从此与他们保持着密切联系。
为团结更多革命青年,创建"各地藏民青年旅渝同学会"作为"藏族共产主义革命运动小组"的外围组织。当时参加者有20多人。
平汪将《国际歌》、《义勇军进行曲》、《游击队之歌》等革命歌曲译成藏语传唱。
1940年
年初,平措汪杰领导蒙藏学校学生闹学潮,抗议国民党当局实行民族压迫和民族歧视政策。遭到校长蒋介石以校长身份训斥后,平汪作为运动的组织者和领导者,被学校当局开除。
由于根曲扎西返回故乡,他们与八路军办事处失去联系。通过邹韬奋先生的帮助,平汪他们终于同八路军办事处重新建立了联系。叶剑英同志出面,并代表周恩来,多次接见平汪和喜饶。平汪他们直接聆听了周恩来同志在巴蜀小学广场上激动人心的形势报告。
平汪会见叶剑英同志,汇报了"藏族共运小组"的活动。叶剑英说:"我们是终身为共同事业而奋斗的同志……"表示了对"藏族共产主义革命小组"的赞同和支持。他们聆听了叶的指导。
平汪他们想去延安,皖南事变后,国民党封锁了边区,未能成行;他们欲去苏联学习,终因苏德战争爆发作罢。
平汪他们最后一次会见叶剑英时,叶剑英说:"你们近期恐怕很难进入延安。还是回藏区开展革命工作。"
每人资助一笔可观的活动经费。平汪他们根据时局发展和中共苏共同志的意见,就回了藏区。从此走上了职业革命家的道路。
平汪购买了马列及毛泽东著作等大量进步书刊,冒着极大风险陆续秘密运往康定、巴塘、德格、昌都、拉萨等藏区。从而把革命真理的种子撒向了雪域高原。
由于平汪是因为反对国民党的民族压迫、民族歧视而被学校开除的,西藏噶厦政府和班禅驻重庆办事处的官员对他十分同情,从而平汪萌发了说服和团结上层贵族与知识界,建立统一战线的思想。当得知他要回藏时,噶厦官员便主动为他出具了一封给昌都总督的介绍信。这为他进入西藏政府管辖地区进行革命活动提供了方便。
1942年
平汪等在西康省首府康定团结一批藏族进步青年,组织起"星火社",点燃了藏区革命的星星之火。参加的有昂旺、刀登、扎堆、曾却扎等人。"星火社"在康北德格的活动,被当地国民党军方发现,平汪与刀登便不得不星夜逃离德格,渡过金沙江进入西藏政府管辖地区--昌都。
1943年
昌都基巧(总督)宇妥·扎西顿珠在接受了平汪拜访后,发现这个青年思辨清晰、言之有据,便每日公务完毕邀他坐谈,平汪便每每侃侃而谈。他从内地谈到西藏,从国共分野谈到民族政策的差异,从中国的反侵略谈到世界大势演化,特别介绍了社会主义苏联各族人民平等、友好联盟的伟大成就。文温尔雅的宇妥听完他的各种重大见解后,颇能接纳。便问:"你信不信佛?"平汪说:"我的理想与佛宣示的美好境界是一致的"。宇妥认定平汪是个善良而视野宽阔的人,对平汪说:"我本想任命你作代本(藏军团长),但你不是贵族,就作代理代本吧!"平汪谢绝了宇妥的盛情说:"我不久将前往拉萨。"行前宇妥说:"你去见见各位噶伦(大臣),把同我讲的说给他们听听。"并亲签了一张特许通行证,"你在昌都基巧的领地上将会永远受到欢迎。"自此,他们建立了密切关系,成为莫逆之交。
平汪和刀登有生第一次到达整个藏族的政治文化中心、雪域藏人心中的圣地拉萨。他们仰望着金碧辉煌的布达拉宫,心潮澎湃、感慨万端。这是公元七世纪以来,从赞普松赞干布起历代(吐蕃)王朝的古都,也是历代达赖喇嘛为首的僧俗贵族掌权达300多年的西藏噶厦政府的首府。
是年冬,他们在拉萨牟如寺曲巴冈,决定将原有组织改建为"雪域藏族共产主义革命小组"(后被称为"西藏共产党"),"争取民族解放、实行民主改革"为当前活动的主要任务。
与此同时,他们联系和团结一些具有民族民主思想的上层贵族青年知识界人士,在"真东公馆"组建起"博巴(藏族自称族名)民族统一解放同盟"。基本纲领是:对外反对帝国主义侵略,对内反对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在西藏内部实施民主改革。参加者有:平汪、真东·多觉旺秋、洛杰·洛桑朗吉、昂旺格桑、刀登、澎涛、益西曲批、阿多、车列尼玛、康南巴塘的曾却扎、康北德格的扎堆、青海西宁的喜饶、甘南拉卜楞的根曲扎西、滇西北的多吉等。他们向噶厦上书请愿,请愿书上写明上述主张。对他们的请愿,噶厦置若罔闻。
同盟推选平汪和昂旺为代表,会见了西藏噶厦政府的索康噶伦(大臣)。阐述了世界大战的局势及发展趋势;介绍了苏联的成就和中共的抗日统一战线、民族平等政策;分析了整个藏区的前途和整个藏族的命运。并提交了关于噶厦管辖地区立即进行政治、军事、经济、文教等全面改革:减免"乌拉"差役、减轻群众负担、改善人民生活等,以及在东部康巴、安多等藏区开展旨在反对国民党军阀统治的民主革命、建立武装根据地等意见书。
索康激动不已地倾听他们的慷慨陈词后表示:他本人理解和赞同,但须说服、开导其他保守的大臣。
他们通过"康藏贸易公司"和其他经商骡帮,在藏族历史上第一次将马列等革命进步书刊运到拉萨。其中有莫斯科出版的《列宁选集》(汉文版)等。有些因路远等原因未运到拉萨的,经父亲帮助埋在他巴塘家中的菜园子里。
平汪会同诗歌修养好的同仁,重译了《国际歌》,并陆续将《义勇军进行曲》、《游击队之歌》、《到敌人后方去》、《延安颂》、《黄河颂》、《黄水谣》、《在太行山上》、《青年颂》以及苏联歌曲《祖国进行曲》、《风之曲》、《假如明天带来了战争》等译成藏语。一批藏族青年唱着这些歌曲走上革命道路、迎来了新中国诞生,并参加了和平解放西藏的斗争。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上,也浸染着他们和牺牲了的同志们的鲜血。
1944年
当苏联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在即时,平汪对莫斯科的想往再次热起来。平汪和昂旺到印度,秘密与印共取得了联系。平汪会见了印共噶伦堡负责人、著名医生觉底士同志,在加尔各答市会见了印共中央代表、该市负责人乔底巴苏同志(新中国成立后,巴苏多次来过中国,与平汪见过面),从此以后,与邻近的印共建立了联系。平汪通过印共协助,赴苏计划未成,便返回西藏。
平汪和昂旺在印度噶伦堡期间,结识了《藏文镜报》主编、著名新闻工作者塔青先生,在藏族发展、进步、民主改革等现代化问题上,他们之间取得了共识,但在当时,平汪和昂旺是马克思主义者,这一方面,未便告知塔青。
平汪在加尔各答期间,印共同志怕平汪被英方发觉,故安排他隐居在中共在加城做地下工作的毕朔望同志家里。毕朔望同志后任新中国驻印大使馆参赞,后成为中国作家协会著名诗人。平汪和昂旺回到西藏后,在拉萨、昌都、巴塘等地活动。特别在巴塘知识青年中积
极开展活动。
1944-1948年期间,平汪他们与印共一直保持着联系,并委派图旺到印度作为与印共的联系人,期间,还会见过印共主席约希等同志。
1945年
抗战胜利后,平汪等来到云南藏区德钦,组建起"东藏人民自治同盟",准备创建金沙江以东地区的革命根据地。平汪与昂旺分别去重庆,试图与中共负责人周恩来等联系,以争取指导援助。但周等已经离渝迁至南京。
1946年
平汪等以"东藏人民自治同盟"为核心,准备在阿墩子建立基地,并把武器运往国统区前夕,领导人之一的恭布次仁(海正涛)被国民党暴徒杀害。平汪、昂旺、益西曲批等同志死里逃生、幸免于难。
平措汪杰和昂旺格桑作为起义的两个主要组织者,被国民党政府以"共党分子"正式下令四处张贴告示通缉。
1947年
平汪等经过丽江等地辗转来到昌都,见基巧宇妥·扎西顿珠时,他已知平汪被国民党通缉事。宇妥说:"我跟你交往这么久,你原来是一个共产党人!""但是,我一直认为你是一个好人,相信不会危害我们的民族,眼下你很危险,是不是更改名姓,我安排你去偏僻的邻近东印度的察隅当个代理县长,暂避一时?"平汪直言相告他,我还必须经常在整个藏区走动,只想借点盘缠。宇妥便慷慨地借他50秤(每秤50两)藏银,平汪去了拉萨。
1948-1949年
平汪又辗转到拉萨,在洛桑吉村舅父的庇护、帮助下,以拉萨小学音乐教师身份作掩护,继续从事各种地下革命活动。除了与原来在拉萨的"博巴民族统一解放同盟"的同志一起活动外,还结识了绕西·彭措扎西(达赖喇嘛的姐夫)以及格西曲扎、雪康·士登尼玛、崇本阿珠等上层进步人士,从事民族民主活动。
1949年7月
平汪和刀登因涉嫌"中共秘密工作人员",被噶厦政府驱逐出境。他被武装押送经亚东出藏。平汪对宣读噶厦政府驱逐令的两位僧俗官员正告说:"拉萨是我们全体藏人的拉萨,不只是你们僧俗贵族的拉萨,你们今天可以强令我们离开,明天我们还会回来的……"。
1949年9月
平汪等绕道印度加尔格答到达云南昆明,冒着战火,与欧根为首的中共滇西北地下党取得联系。滇西北地下党组织听取了平汪关于他和他领导的"藏族共产主义运动小组"近十年的活动情况陈述后,告诉平汪:过去听说过有关你和你们组织的活动,并请你再次办理入党手续。承认他的党籍的同时,他领导下的其他藏族共产党员一律转为中共正式党员,但党龄需待建国后请由中央决定。从此,平汪他们这些藏族共产党员,一律正式转入中共党员。
平汪遵照上级指示,从滇西北解放区秘密回到国统区巴塘,组织"中共康藏边地工作委员会"(即:"巴塘地下党"),任工委书记,又发展了一批党员。
与此同时,建立党的外围组织"东藏民主青年同盟"(简称:"东藏民青"),平汪兼任总书记。是时,他们计划在滇西北和康南藏区开展武装斗争,建立解放区。后来解放军进军西南,势如破竹,刘文辉宣布起义,西康和平解放。平汪从内地购进和挖出原先埋在他家菜园子里的马列著作和其他进步书刊,创办了旨在传播新思想、新文化的"新文化之家",团结、教育和影响了一大批藏族青年走上了革命道路。他们为藏区的民主革命和后来的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做出了重大贡献。据不完全统计,在几十万人口的西康和几万人口的巴塘后来担任了省级领导的有6人,地州级领导的近50人,县级领导的100多人,还有大量的一般干部。如杨岭多吉、扎西泽仁、江村罗布、洛桑茨村等,都是当时的党员或盟员。
西康和平解放后,平汪率巴塘地下党和"东藏民青"的一批热血藏族青年到康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