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10月1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对外摆脱了民族压迫,对内在法权上废除了民族压迫制度,中国的民族关系在历史上产生了质的根本性变化。即由民族压迫时代进入了民族平等时代。不久,中央人民政府宣布了进军和平解放西藏的决定。

 

1950年在重庆,刘伯承、邓小平、贺龙、王维舟等领导会见平措汪杰后,与西南军政委员会、民族委员会领导同志。前排左起:王维舟、平措汪杰、张国华

1951年西藏和谈时周总理举行的宴会上。右起:龙云、李维汉、周总理、平措汪杰、陈叔通、李济深、凯墨·索郎旺堆、阿沛·阿旺晋美

 


1950年初
平汪以"巴塘地下党"和"东藏民主青年同盟"负责人的名义,向中央致电汇报情况。毛泽东访苏。朱德回电:要他到重庆,向刘伯承、邓小平、贺龙汇报工作。
平汪从尚待解放的藏区秘密辗转抵达康定,受到刚成立的中共康定地委书记苗逢澍和军分区司令员樊执中热情友好的接待,平汪在康定还会见了进军西藏的十八军先遣部队五十二师师长吴忠等同志。苗、樊派了一个班的解放军护送平汪到雅安,在雅安,受到西康区党委书记廖志高和军区司令刘忠等党政领导同志的热情接待,并举行了有数千干群参加的欢迎大会,后经西康省委书记廖志高安排,与刘忠同志一起经成都乘飞机前往重庆。在重庆,平汪受到刘伯承、邓小平、贺龙、王维舟等领导同志的热情接待。并根据邓小平的指示,他提出了有关进军西藏、和平解放西藏的一些具体建议,强调了尽力争取和平解放西藏的见解。
刘、邓首长任命平汪为西南军政委员会委员、西南民族事务委员会委员、中共西藏工委委员。
刘、邓首长电召担任进军西藏、解放西藏重任的十八军军长张国华,并安排平汪与张国华会面,让他参加进军西藏的工作。
平汪与张国华军长同机返回十八军驻地新津。十八军总部为他召开了数千人参加的欢迎大会。军党委任命平汪为进藏南路部队党委副书记,后又任命他为民运部部长。
随后,平汪带领数百名藏族青年参加解放西藏的工作和康区的建政工作。在康定,巴塘地下党及"东藏民青"首批参军和参加建政的近百名同志与进藏的解放军官兵举行藏汉同志会师大联欢,参加的军政领导有王其梅、李觉、徐淡庐、苗逢澍、樊执中等。藏族同志用藏语唱了《国际歌》和《东藏民主青年同盟盟歌》,首次听到藏语《国际歌》的汉族同志激动得落泪。
十八军部队从四川到达西康康定。决定分南北两路进军西藏。平汪率部先期到达巴塘,准备昌都战役。平汪动员了康南、康北几十万头牦牛,确保了部队的物资供应。
1950年10月
昌都解放。
"中共昌都分工委"成立,十八军副政委、西藏工委委员王其梅任书记、西藏工委委员平汪任副书记。"中华人民共和国昌都地区人民解放委员会"(政权性质)成立,王其梅任主任委员,平汪任副主任委员(阿沛与帕巴拉等同任副主任)。是年,平汪28岁。
期间,平汪根据党的方针,广泛联系各界人士,宣传《共同纲领》和民族宗教政策,说服上层,争取实现和平谈判,做了大量的工作。
1951年3月
昌都解放不久,西藏摄政王达扎辞职。十四世达赖喇嘛亲政,立即致电毛主席和中央人民政府,表示接受和平谈判方针,并指派阿沛为首的代表团赴京谈判。中国驻印度大使复信达赖喇嘛:毛主席祝贺你的执政,中央政府欢迎你派代表赴京谈判。
1951年3月29日
根据中共中央西南局指示,平汪陪同阿沛一行从昌都动身,4月22日到达北京。受到周总理等中央领导及首都数百名少数民族群众前来北京站迎接。平汪向总理介绍了西藏代表,阿沛等向总理献了哈达。
1951年5月2日
和谈开始举行(一说:4月29日正式开始)。按周总理的指示,平汪和乐于泓为和谈列席人员。参与中央人民政府与西藏噶厦政府"关于西藏和平解放十七条协议"谈判的全过程。
为了掌握好党的方针政策,并能准确及时与对方作出相应的解释,周总理再次亲自点将,让平汪列席会议始终,并特别担任和谈期间的政治翻译。从而,党中央、毛主席和周总理的指示,常常是李维汉(中央首席代表)通过平汪传达给西藏代表,西藏方面的情况,也通过平汪反馈给中央。期间,平汪会上会下超负荷地工作,起到了"特殊作用"。
谈判进入尾声。当李维汉提议讨论在西藏成立军政委员会条款时,噶厦代表(除阿沛外)高声质问:"我们已经有噶厦政府,再搞军政委员会,不是在我们的脖子上又骑上个人吗?"谈判又陷入僵局。在反复争论中,平措汪杰对西藏噶厦代表团说:"你们想一想,军政委员会的首脑将会是谁呢?还不是达赖喇嘛吗?"凯墨·索安旺堆说:"你说得有道理,我感到您确实是在为藏民族的利益尽力。"抵触情绪一经消除,事情就好商量了。
平汪认为:实现西藏和平解放,既对中央有利,更对西藏有利。因此,他在谈判中做了艰苦、细致的疏通、说服、解释工作,得到了毛主席、周总理、李维汉等中央领导同志的高度评价。
1951年5月23日
签定了《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 (即《17条协议》),朱德、李济深、陈云主持了签字仪式。和谈圆满结束。平汪自始至终以列席和政治翻译的身份参与谈判,他是西藏回到新中国"各民族一律平等"的大家庭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的见证人。
当晚,李维汉主持隆重的庆祝酒会。酒会上李维汉满怀深情地走到平汪面前,说:"这第一杯酒,应该敬给平措汪杰同志,他为和谈立了大功!"这时,在和谈中起举足轻重作用的噶厦代表凯墨·索安旺堆也举杯来到平汪身边说:"我也认为这杯酒应该敬给你,你是这次谈判的功臣。""一年前,我们噶厦政府把你赶出了西藏,但你在这次和谈中,为藏汉和好尽了最大的努力,因此,完全消除了我们当初对您的疑虑,我们深表感谢。"以阿沛为首的西藏代表团一致高度赞赏平汪为和谈成功所做出的努力。酒会刚刚结束,平汪回到住地,因极度疲惫而虚脱晕倒了。
1951年5月24日晚
毛泽东在怀仁堂举行盛大宴会,庆祝《协议》签署。
开宴前,在院子里,乐于泓(西藏工委办公厅主任)向毛泽东介绍了平措汪杰。毛泽东与平汪握手时说:"你的名字我早就听说了,可一直没见过面。年轻人,长得多健壮啊"(据说毛泽东访苏时,斯大林曾向他提过西藏有两位较早从事共运的同志——平汪和昂旺格桑。因为他们在重庆与苏联驻华使馆多次联系,而斯大林听到过汇报。从那时毛泽东记住了平汪。因此,毛泽东十分器重平汪。)
宴会开始了,中央把班禅和阿沛都安排在毛主席同一桌。平汪事后说:"这是噶厦官员与十世班禅第一次晤面。" "毛泽东以他伟人的魅力,围绕西藏谈古论今,消弥了近代历史给达赖和班禅间遗留的芥蒂。""我第一次领略了时代巨人磅礴恢宏的胸襟和经天纬地的学识。"
当与宴者们为《协议》的签订频频干杯后,平汪举杯转向毛泽东说:"我代表解放前在藏族地区进行革命活动的藏族同志,向您敬一杯酒,祝您健康长寿!"毛泽东致答说:"谢谢,你们长期为解放藏族人民而奔波,辛苦了"。
平措汪杰在和谈期间出色的工作,受到毛泽东的高度赞扬。还专门委托童小鹏同志给他送来了一本《实践论》,封面上毛泽东亲笔题写了"平措汪杰同志 毛泽东"。平汪至今珍藏着这本书。
此后,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同西藏地方最高层人士会面晤谈,平汪都以翻译或顾问的身份出席。
和谈结束后,平汪陪同阿沛·阿旺晋美返回昌都。
8月
入藏部队开始向拉萨进军。王其梅任先遣部队司令员兼党委书记,平汪等任党委委员。
9月9日
先遣部队进入拉萨,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王其梅和平措汪杰。难怪平汪冠有并传闻海内外的"引红汉人进藏"的"红藏人"的称号。
10月26日
军长张国华、政委谭冠三率主力部队到拉萨。
根据中央指示、成立了统一的中共西藏工委、中央人民政府派驻西藏的代表张经武任书记,张国华、谭冠三、范明任副书记。在工委8位委员中,平汪是唯一的藏族委员,直到1958年。
稳定西藏大局,粮食问题是首要问题。为购买粮食、供应部队和稳定粮价,西藏工委经与噶厦政府商议,成立拉萨粮行。索康噶伦任董事长、阿沛、平汪、朗顿(卸任的代理摄政王)任副董事长。
在筹建西藏贸易公司,从国外采购所需物资,开展经济工作方面,平汪通过他的社会关系,协助有关机构与康藏各大商行建立了密切关系。

 

1951年西藏和平协议签定后,平措汪杰陪同西藏代表团回到重庆时,受到西南领导同志的热烈欢迎。邓小平与阿沛·阿旺晋美握手,二排正中为平措汪杰

1954年毛主席等中央领导在北京怀仁堂首次正式接见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时的合影。


1952年初
为做好翻译出版工作,西藏工委决定成立了编审委员会,平汪任主任(成员有著名学者察珠活佛、江乐金。旺秋吉布、格西曲扎、列称普拉等)。
为消除隔阂、增进团结、扩大爱国统一战线,宣传《17条协议》和各项政策,在编审委员会主持下,先在拉萨街头办墙报,后来油印藏文传单,再后来出版石印《新闻简介》和《藏文报》,这就是《西藏日报》的前身。
为团结更多的人参与爱国统一战线,工委决定组织《西藏青年爱国联谊会》和《西藏妇女爱国联谊会》,在谭冠三将军领导下,平汪积极参与了两会的筹建工作。
在中央的关怀下,在西藏工委和达赖喇嘛亲自领导下,建立了拉萨小学,并相应成立了董事会。张国华任董事长、平汪和察绒扎萨(卸任噶伦)任副董事长。达赖喇嘛副经师赤江任名誉校长。平汪主持董事会日常工作。
平汪还参与了"西藏军区干部学校"(后来改为地方干部学校,即今天"西藏大学"的前身)的筹建工作。
1953年
平汪陪同以功德林为首的西藏佛教代表团赴北京参加中国佛教协会成立大会,并在内地参观访问后,(并非自身原因)留在了北京,任中央民委政法司副司长、兼任民族出版社副总编辑;中国人民对外友协理事等。
是年,平汪出席共青团全国第一次代表大会,当选为中央委员,也是团中央的第一位藏族委员。团中央第一书记是胡耀邦同志,他们在西南工作时就认识。

 



1954年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毛泽东主席(右一)会见全国人大代表平措汪杰(左二)和阿沛·阿旺晋美(左一)


1954年春季
第一届全国人大在北京召开。毛泽东在中南海勤政殿接见十四世达赖和十世班禅。按照藏族佛教界的说法,毛主席是文殊菩萨的化身,达赖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班禅是无量佛的化身。三位至尊无圣的菩萨在人间的化身聚首一处,实在是异乎寻常的盛事。平措汪杰又一次在历史的重要时刻作为翻译置身在侧。凡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中共领导人与达赖和班禅的重要谈话,几乎都由平汪参与或担任翻译。
1954年9月
全国人大一届一次会议开幕。平汪当选为人民代表,光荣地出席了人民当家作主的首届盛会。
会议讨论通过了第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央对《宪法》民族语文和外语翻译工作十分重视,并分别成立了(民语组和外语组)两个翻译组。汪锋出任民族语文组组长,赛福鼎、萨空了、平措汪杰任副组长。平汪兼任藏文组组长,主持《宪法》藏文版的翻译出版工作。调动了全国各地所有著名的藏族专家学者到北京,参加宪法翻译工作。
在达赖、班禅两位大师到北京参加第一届全国人大会议期间,平汪任西藏工委在京的临时工作委员会委员,张经武将军为书记(临时工委负责两位大师在内地期间政治上的有关事宜)。
全国人大一届一次会议后,达赖喇嘛、班禅大师到全国各地视察访问。根据中央指示,刘格平和平汪、徐淡庐等有关方面负责人陪同达赖喇嘛,一直到他们返藏。
1955年
为庆祝藏历木羊新年,达赖喇嘛和班禅大师两位大师宴请中央领导的宴会上,毛泽东当面征求达赖喇嘛和班禅大师的意见,要平汪回西藏工作,达赖喇嘛和班禅大师都欣然表示欢迎。
达赖喇嘛、班禅大师进藏时,经平汪要求,中央允准他先进中央党校学习,学制两年。在党校,他有机会较系统地研读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对哲学和有关民族问题的经典论述产生了浓厚兴趣,他孜孜以求,研读不息。
1955年春季
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成立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由达赖喇嘛任主任、班禅大师任第一副主任,张国华任副主任,阿沛任秘书长。
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对此重视非常,组成以陈毅为首的中央代表团前往祝贺并指导工作。周恩来反复叮嘱陈毅:到西藏要尊重达赖喇嘛和班禅大师、尊重在藏工作的同志、尊重藏民族的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要勤于请教。"陈毅问副团长汪锋:"北京有没有熟悉西藏情况又懂民族政策的藏族同志?"汪锋说:"有一位,平措汪杰同志。""你赶紧找统战部李维汉部长说说,请平措汪杰同志来给我们当顾问。"



1956年以陈毅元帅(中)为首的中央代表团参加西藏自治区筹委会成立大会,抵达拉萨时受到达赖喇嘛(左一)、班禅喇嘛(右一)的热烈欢迎,左二为平措汪杰


1956年
平汪随代表团进藏。陈毅专门安排了一个大型报告会,请他给代表团讲西藏的历史、宗教以及礼节风俗。他还不时讨教于平汪。平汪深为他的谦虚精神所感动,便尽其所能,全力辅助陈毅的工作。
是年,以陈毅副总理为首的中央代表团进藏。平汪任陈毅元帅的特别顾问,并参与陈毅和达赖喇嘛、班禅喇嘛及其经师的重要谈话,同时担任翻译。
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成立了。平措汪杰被任命为筹委会委员、副秘书长,与阿沛·阿旺晋美秘书长等一同主持筹委会日常工作。他还担任中共西藏工委委员、筹委会办公厅党组书记、西藏工委统战部副部长,并和阿沛一同担任拉萨粮行副董事长、西藏军区编审委员会主任等职。此后的平汪是在拉萨最忙的人。
平汪在藏期间,与阿沛随时交谈,关系密切,加之阿沛夫人是宇妥(平汪的莫逆之交)的侄女,平汪成了阿沛家的亲密朋友,直到1958年调出西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