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1年
此时的平汪,身负全国人大常委和人大民委副主任的重任,虽忙于繁重的政务,但是,他把哲学著述依然看作终生的历史使命。他不时向一些卓有成就的学者们讨教切磋,还把已写好的篇章,读给曾结下深厚情谊的班禅大师听。大师说: "…看来你研究得很深。这本书写好了,可以给藏族人民争光!"
1986年
平措汪杰与茨丹央珍结婚。他又有了志同道合的亲密伴侣,并得一学术研讨和著述的得力助手,令我们大家庆幸。集数十年哲学研究之大成的《辩证法新探》一书终于脱稿。为了排除那些无所谓的麻烦干扰,为此书的最后的技术处理和润色工作,造一方清静所在,时刻关心着这位"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和"我们藏族的理论家"写作的班禅大师,把平汪请进高级佛学院,让他潜心改稿。

 

1988年班禅大师(右三)与平措汪杰(右二)访问拉丁美洲13国时,在墨西哥受到议会的热烈欢迎。

在"平措汪杰《辩证法新探》座谈会"上。左起:胡绳(中国社科院院长)、平措汪杰、庄福龄(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1989年
班禅·额尔德尼·却吉坚赞大师回到日喀则举行班禅扎什南捷东陵历代遗体合葬的盛大开光典礼,西藏和其他所有各大藏区的代表人士云集扎什伦布寺,盛况空前,平汪也应邀前往。班禅大师在有胡锦涛等西藏和中央有关领导参加的盛大宴会上说:"西藏解放40多年来,各方面都取得了辉煌成就,但也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这是至尊至圣的大师,既是对西藏40年工作的最后一次中肯评价,也是对雪域藏人的最后一次诚挚告诫!这畅朗若江河、响亮若雷电的语音,还在十万雪山间回荡时,直言不讳、雷厉风行的大师,却离我们雷厉风行般远去了。天下的红面藏人悲痛欲绝--作为大师"真正思想上的朋友"的平汪悲痛欲绝--。
1990年
平汪的第一部哲学巨著《辩证法新探》在宋任穷、胡启立、阎明复以及原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杜导正等同志的关怀、支持下,在西藏区党委领导同志的关照下,由西藏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全书共23章,约80万字。这是他始于秦城狱中的呕心沥血之作,书中充满辩证法思辨的新意。《辩证法新探》一书,首次创造性地总结了辩证法结构规律的逻辑公式和运动规律的周期定律及其示意图解,对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包括天文学)各学科作了辨证的分析,探索了它们的本质联系和运动规律。
1990年11月
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学会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彭冲等领导同志的关怀和全国人大民委的协助下,于人民大会堂西藏厅主办了"平措汪杰《辩证法新探》座谈会"。与会的有党和国家领导人、60多位专家、学者,以及同仁友好200多人。他们对此书给以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说此书提出了许多新概念、新范畴,充满独到首创精神,并高度赞扬了平汪同志的崇高人格。会议还收到了学者、领导、友人,特别是全国各地藏族人士发来的贺电、贺信、贺文、贺诗等等,热情洋溢地表达了对平汪和此书出版的庆贺与大家同庆同喜的心情。



1991年以李铁映为团长的忠言代表团在拉萨参加西藏和平解放30周年纪念大会。左起:李铁映、江村罗布、平措汪杰


1991年
在全国人大会议主席台上,原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一副委员长习仲勋同志把平汪介绍给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时,谈话中,平汪谈到要把他的《辩证法新探》送给江泽民同志。江泽民问:"是藏文写的吗?"平汪告诉他"是汉文版",江泽民表示一定会拜读。此书及其作者,同时得到党和国家许多领导人的关注。
1991年9月
"平措汪杰《辩证法新探》座谈会"后,经国家民委领导同志同意,由民族出版社负责出版了这次座谈会的文集《思辨之花--平措汪杰及其<辩证法新探>》(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学会编)。此书如实在记录了座谈会上中央领导同志的讲话和专家、学者的发言,以及在座谈会前后有关同志发给平汪的部分贺信与贺电,还附录有《辩证法新探》一书的"作者的话"、"目录"、"总结''和"后记",以及唐源昌同志发表在《人民日报》上题为《呕心沥血的辩证法专著--<辩证法新探>评介》的文章,降边嘉措同志发表在《中华儿女》上题为《平措汪杰和他的<辩证法新探>》的文章。这些都有助于读者了解与评价平汪和他的专著。从而对促进我国哲学理论界以及各学科学术研究事业的发展,帮助各民族干部群众学习和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将起到积极作用。对此,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新闻媒体也作了热情报道。
1992年
在人大的一次会议上,平汪与人大常委、中科院院士、上海天文学会会长叶叔华坐在一起。平汪把《月球存有液态》的手稿给了叶叔华,希望得到天文学家的指教。叶叔华览后对平汪说:这绝对不可能,月球上绝对不可能有液态。当时他们各持己见。
平汪在18年囹圄中苦心孤诣,出狱后锲而不舍而就的《辩证法新探》引起国内外的足够关注。
1993年
平汪应俄罗斯科学院之邀,前往莫斯科、彼得格勒等地讲学。平汪把《辩证法新探》的汉文版赠送给俄罗斯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哲学所决定待俄罗斯经济恢复正常后,要译成俄文。
1994年8月
萌发于六七十年代身陷囹圄之际,成就于八十年代《辩证法新探》之中、完稿于1992年的20万字的《月球存有液态》,在四川省委书记谢世杰和四川省民委的关照、支持下,由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这是平汪的第二部哲学专著。任何星体,包括月球在内都有液态的结论,早在秦城时候,他已经从天文学的辩证理论上得出了结论,此点,《辩证法新探》一书在主体论述社会辩证法、次体论述自然辩证法时,在天文学章节中已经论述过,但自1969年人类首次登上月球后,为了论证月球上存有液态水,以便开发利用月球,为此,又写了专著《月球存有液态》一书。也是他在此书中举世第一次明确提出了月球等行星中存有液态水的重大科学论断。
此书在《编者按》中说:作者"通过辩证地分析,从哲学的角度论证并作出了任何星体包括月球在内,都存有液态的科学结论。""这是迄今几乎还未有过的并且饶有趣味的一本以抽象的哲学原理,分析具体天体的结构及其来龙去脉的运动规律的哲学论著。"又按:作者此书孕稿于20余年前,成稿于3年前,当我们编辑部已编辑加工完毕,正准备付印之时,从德国的图片报(1994.4.1)上看到了"月球有冰层"的报道,这无疑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喜讯,这对本书作者严密的推理无疑是一个极为有力的证据,这再一次使我们看到了哲学的诱人魅力。
1995年12月28日
叶叔华先生致平汪的信中说:"先生一直致力用辩证法研究天文学问题、著作甚多","您所提出的看法,都很有启发,但与我们习用的方法不同,我还要多多学习领悟,近年来天文探测的新发现,逐日有所增加,想必能为先生的理论,提供更多的验证。"
1996年1月
1996年
1996年12月3日
1996年12月6日
与科学研究会"及"东方易学国际研究院"主持召开的座谈会上,做了扼要报告,并展示了《周易》阴阳"八卦四象"与《辩证法新探》原理"四型八态"对比研究的一系列示意图,得到了该会会长、该院理事长、院长等诸多权威性专家、学者们的一致肯定。
平汪说:《周易》是中华文化"群经之首"、"大道之源",几千年来对文化、宗教、社会及自然诸学百科产生过深远影响。是人类认识史上的奇迹。
平汪认为:否定《周易》是错误的,《周易》阴阳八卦的基本论点是一分为二的辩证思想,它用圆周图形和阴阳符号阐述了两极的相互转化;但与现代辩证法成果等量奇观也是没有根据的,它揭示了对立的两极,但未能提出同一的两介(即:中介性),因而它没有也不可能科学地阐述"量质相对转折"和"质量相互转化"等规律。当然,我们不能苛求前人。
1997年
《易学与科学》1997年第一期发表了平措汪杰的论文《周易八卦与<辩证法新探>基本原理对比研究》(因篇幅所限,仅15000字及若干示意图解,日后将修改充实成书)。《周易》与《辩证法新探》的对比研究,是研究中国古典哲学的一个创举。
1997年元旦
平汪把《周易》与《辩证法新探》对比研究的这一成果,作为向党中央的新年献礼,寄给以江泽民为首的党中央领导。他的《辩证法新探》、《月球存有液态》和《自然辩证法新探》等著作,都曾先后送给江泽民、李鹏、乔石、胡锦涛等党和国家领导同志,他们之中有的或当面、或复函、或电话、或托人,向平汪和他的研究成果,表示了问候和关注。
平汪主编的《中国民族自治州投资指南》(约50万字)由中国藏学出版社出版发行。
他主编的《中国民族法制论文集》,也将出版面世。
随着平措汪杰的三大哲学论著相继问世,成为哲学史上的一个炬赫亮点,特点是他关于《月球存有液态》一书,所宣布的包括月球在内的所有星体都有水(分低温液态--水,高温液态--科学家所称的太阳黑子)的科学论断,随着宇航探测的不断验证,在海内外引起巨大反响。
1997年
著名天文学家、中科院院士、上海天文台台长叶叔华先生写给平汪的新年祝辞中说: "十分高兴您关于月球有液态的论述,最近又有新的观测论证,向您祝贺!"
著名天文学家、中科院院士、原北京天文台台长王绶绾先生写给平汪的信中,肯定他在自然辩证法方面锲而不舍的研究精神,并对其研究成果表示祝贺。
平汪的研究成就,引起一些国家和地区的重视,有的准备翻译出版他的著作,有的邀请他前去讲学,如著名的波兰科学院、俄罗斯科学院(93年就已成行)和台湾辅仁大学等。
平汪的哲学论著引起一些驻华使节的关注,诸如法国驻华大使毛磊、波兰大使兹·古拉尔赤克、瑞士大使舒尔文、公使周铎勉等先后致意问候、索要著作。
国内外许多新闻媒体和诸种期刊对平汪本人的身世和他的研究成果,表示了极大关注,一时成了热门话题。诸如《北京日报》、《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光明日报》、《人物》、《中华儿女》、《民族团结》、《民族画报》、《西藏日报》、《羊城晚报》、《青海日报》、《贡嘎山》、《人民西藏》、《甘孜州报》、《读者》、《诗刊》、美国的《远东经济导报》、《华盛顿西藏观察》等,均先后或报道,或发表述评、专访、论文和赞诗等,都对平汪和他的研究成果表示了极大的热情和高度关注。如美国《远东经济导报》在一篇记者专访中无不惊叹地写道:"平汪先生几十年前预言了五角大楼用10多年的太空探索和花费了7亿5千万美元才得以证实的事情:月球有水。"
1997年5月21日
美国宇航队宇航员史密斯·斯特夫从美国给平汪寄来一封热情友好的致敬信,强烈希望得到他的著作,特别是《月球存有液态》一书,并寄来了宇航员本人在太空的照片和肩章作为纪念。
1997年11月1日
叶叔华先生再次写信道:"得知您关于月球上有水的断述,已得到美国宇航局宇航员的重视,十分为您高兴。最近几年来,关于火星、木星、土星以及它们的卫星的探测、发展十分蓬勃,必将有更多新的观测结果发表,将会对您的研究提供更多的验证机会。"
1997年12月
在国务委员兼国家民委主任司马义·艾买提同志的关照、支持下,由藏族学者土登平措所译的《月球存有液态》藏文版,民族出版社出版发行。引起藏族学术界和国内外广大读者的极大关注。

 

 

1998年8月12日江泽民总书记接见平措汪杰


1998年伊始
平汪收到了美国航天局"第29届月球和行星科学会议"主席道格拉斯·布朗卡布发来的邀请信。此会议将于3月16日--20日在得克萨斯州休斯顿的空间中心举行。邀请信说:"亲爱的平措汪杰教授:作为第29届月球和行星科学会议的共同主席,我很荣幸地邀请您参加这次会议",邀请信继续说"作为一位从中国来的客人,我们将欢迎您的到来,并想了解您有关月球上有水的有趣的理论"。"我们希望您将能够参加今年这个令人兴奋的充满信息的会议。"
1998年8月12日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江泽民于北戴河亲切接见了平措汪杰夫妇。平汪向总书记敬献了哈达,并合影留念。陪同总书记接见的有中央统战部部长王兆国同志。总书记百忙中抽出宝贵时间与平汪交谈了近两个小时。总书记非常高兴地接受了平汪面呈的他的三部哲学专著和《<周易>八卦与<辩证法新探>对比研究》一文及其示意图,以及最近写的《我是怎样论证月球等行星上有液态水的》一文。总书记对平汪的研究成果给予高度赞赏。
平汪对总书记和党中央给他的信任、关怀和支持表示了由衷的感谢,认为这是对他今后在国内外进行研究和学术交流的极大鞭策和鼓舞。他表示将在有生之年继续努力,鞠躬尽瘁,更好地为党,为人民的事业努力工作。
平汪还向总书记面呈了他在1991年,就建议"加强民族工作领导"而写给中央的一封信的复印件。
1998年10月
平汪得到中央的关怀和允准,出国医治眼疾,并打算顺路访问波兰科学院。

 



美国宇航员史密斯·斯特夫寄给平措汪杰的12张彩色照片之一,上有留言:"十分感谢您对太空的探索。我非常希望读到您的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