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仁加布,男, 1961 生,西藏阿里地区噶尔县人。

  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中共党员,现任宗教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主要从事西藏西部阿里历史、文化、宗教和藏传佛教噶举派历史等方面研究。

  四川大学中国藏学研究所客座教授、西藏博物馆聘请研究员、西藏自治区人民警察学校客座教授、中国人权研究会第三届全国理事会理事。

   发表专著 7 部、论文 23 篇、调研报告 11 篇、出访奥地利维也纳大学、访问挪威奥斯陆大学、德国波恩大学、美国哈佛大学、弗基尼亚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等 20 余次。

  专著

  1.《阿里史话》

  2.《次仁加布文集》(藏文)

  3.《阿里文明史》(藏文)

  4.《藏传佛家噶举派》

  译著

  1.《雅拉香布山下的文明》(合译)(荣获中国藏学研究珠峰奖译著类三等奖)

  2.《昌珠寺志》(合译)

  3.《蔡公堂寺文史大全》(合译)

 

    
  相关专访:《古格·次仁加布:他是从古格穿越而来》(来自《西藏旅游》)


就是这个阿里地区第一个研究生,本可以留在中国社科院工作的人,
却执意回到拉萨。他说,做研究得离自己研究的对象近些,再近些才好。
于是次仁加布,每年都回到阿里,去看那些他心中的石窟里的壁画


看着这些色彩鲜艳,如此栩栩如生的壁画,采访的那个下午,我跟着次仁加布一起兴奋起来

  如果那曾经存在700年的古格王朝中有人穿越到现代,那一定是次仁加布。这个在古格王朝灭亡一千多年后,出生在阿里嘎尔县牧民家的孩子,现在正用学者的眼光,研究阿里的文明。哈佛大学的教授说嫉妒他,因为他出生在阿里,因为他又正好懂历史知佛学晓古格,历史与现实在他身上重合,他就像从古格穿越而来,那么默契地一拍即合,深陷其中。
  每年夏天,次仁加布都会带上他所有摄影器材,带上帐篷和简单的行李,回到阿里,回那里去度过一个独特的夏天。
  这个本可以留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做西藏研究的专家,在北京工作了四年后,仍然选择了回到西藏,回到拉萨,他说:“这里离阿里很近,随时都可以回到那个地方看那些古老的壁画。”而正是古格时期那灿烂的文明、无尽的辉煌指引着次仁加布这个从阿里走出来的孩子,执意一次次地要回去,寻找那些曾经熟悉的影子,就像从未离开一样。

  睡在石窟里的人
  次仁加布也许是第一个睡在宗祖拉康石窟里的人。当他浑身酸痛地从睡梦中醒来,透过洞外微弱的灯光,他意识到自己与这些十一世纪的文明整整一夜相守而眠,那些攀爬松软土林,将生命系于一梯之上的危险反而更加激励了他的斗志,让他觉得所有的辛苦都不值一提,所有的经历,都只能让他精神更加振奋。身旁不时跑过的老鼠和蟑螂,此时都像是在为他奏交响乐般来回穿梭,因为,这一刻,他在洞中,正准备与十一世纪的人们进行一场对话。
  在扎达喀泽河谷两旁的冬、夏季居住点,次仁加布发现了六个石窟。宗祖拉康石窟在离地面有200米的土林高处,次仁加布脱下旅游鞋,赤着脚搭着梯子慢慢向石窟爬去。他带上专业的摄影器材,包括类似反光  梯子只有3米高,每爬3米,就得把脚移到旁边的地方,然后再将梯子往上移,如此移动,大概会有近70次,每一步登梯爬行,都是一次挑战。松软的沙石,站立不稳的梯子,稍不注意,就会摔下山崖,与死亡遭遇。可是次仁加布像个真正的勇士,无所畏惧,他说:“一想着石窟里有那么美的壁画,要急着和我相见,我真的觉得死在这里都值得。”在土林下,有他的助手,有带路的牧民,但是没有人敢跟他上去,只有他,可以为了那些曾经的繁华,如此命悬一线。
  每次回阿里,次仁加布都有惊奇的发现。2011年,在扎达县他又发现了3个重要的石窟,那里面有公元十二世纪---公元十四世纪的壁画,记录着古格时期的文明与繁华。在一些石窟里可以看到典型的科什米尔风格的壁画,可以看到中亚人骑着大象,可以看到那时的动物,看到坛城,看到佛传,这些都一一再现了当时古格人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