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世班禅诞生和成长的年代,正是中国人民抗击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和抗战胜利后中国面临两种命运决战的历史时期。在这种动荡不安的政治形势下,幼年的十世班禅便卷入了政治斗争的漩涡,对他的成长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1949年4月,国民党政府的首都南京解放在即,蒋家王朝即将覆灭。这时的国民政府极力拉拢、诱骗班禅堪布会议厅的主要成员,企图把班禅和堪厅迁往台湾。堪厅的主要成员詹东·计晋美决然作出了正确的决定:"不去台湾,留在西北,审时度势,视情而行。"当时班禅才11岁,虽然不可能决定政治上的重大问题,但他在父母和长辈的影响下,自己有一个明确的主张:我是藏族人,是喝黄河水长大的,我爱故乡,绝不离开生我养我的土地。这说明幼小的十世班禅有非凡的灵性。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这使避居在青海牧区班禅香火地--香日德寺的班禅欢欣鼓舞,当即分别给毛主席、朱总司令发出致敬电。随后,班禅大师收到了毛主席、朱总司令和彭德怀副总司令员的复电,希望班禅"和全西藏爱国人士一致努力,为西藏的解放和汉藏人民的团结而奋斗"。
新中国成立后,在党中央、西北局和青海省政府的关怀下,班禅和堪布会议厅由香日德返回塔尔寺。此后,班禅主要在塔尔寺学习藏文和经典。曾任九世班禅经师年高望重的拉科活佛继任十世班禅的经师,后又由嘉雅活佛任经师。每天上下午和晚上,按照规定的课程,学习藏文《三十颂》、练习书法、读书念经、背诵经文。
1951年春,十四世达赖喇嘛亲政,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噶厦)商定在北京举行和平解放西藏的谈判。中央特邀十世班禅进京,共商国事。当年4月中旬,班禅赴京途中在西安会见习促勋时说:"我们是专程去北京向毛主席致敬的,我们把藏族人民对中央人民政府和毛主席的良好祝愿亲自传达给毛主席。"班禅表示:"要坚决拥护中央人民政府的正确领导,决心与西藏各界爱国人士一道,为西藏的解放和藏族人民的团结而努力奋斗。"4月25日,班禅一行45人到达北京,当晚,周恩来总理设宴为班禅接风洗尘。宴会前,周总理同班禅进行了长时间的交谈。班禅被周总理渊博的知识、诚恳的态度、谦虚的作风、端庄的举止、慈祥的笑容深深吸引,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印象。



十世班禅大师的经师欧曲活佛法照


1951年"五·一"节,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接见了班禅。6月23日,举行了"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的签字仪式。次日下午,毛主席在中南海怀仁堂接见西藏地方政府和谈代表和班禅一行。班禅向毛主席献了哈达,赠送了锦旗、金盾、长寿铜像、银曼札、藏香及其它珍贵礼品。当晚毛主席举行盛大宴会,班禅大师发表祝酒词:"多少年来没有解决的中国的民族问题--西藏问题,在毛主席领导下胜利地解决了。和平解放西藏是中国各民族大家庭的一大喜事。中央人民政府、达赖和班禅三方面的团结,只有在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领导下才能实现。"6月2日,班禅赴天津、上海、杭州等地参观。6月26日返抵塔尔寺。



十世班禅大师法像唐卡


九世班禅自1923年离开后藏的札什伦布寺以来,至十世班禅时逢全国解放的时候,两代班禅已有20多年没有回到他的驻锡地札什伦布寺了。解放以后,在做好了一切工作之后,十世班禅和堪厅的主要成员,于1951年12月离开西宁,经过4个多月的艰苦跋涉,于1952年4月28日安抵拉萨,受到拉萨各族各界僧俗群众和驻藏人民解放军官兵的热烈欢迎。当日下午,班禅在布达拉宫日光殿拜会达赖,进行了长时间的亲切交谈。(此前班禅在青海时,达赖喇嘛已致信班禅,称自己经过卜卦后确认其为九世班禅转世无疑。)随后班禅在拉萨住了一个多月,即于6月6日离开拉萨,23日回到了日喀则的札什伦布寺。



1947年的十世班禅大师


年仅14岁的十世班禅回到札什伦布寺后,主要是认真学习经典。嘉雅经师继续指导班禅学习。后嘉雅返回青海,由札什伦布寺很有声望的活佛洛桑曲培·桑达丹巴坚赞(又称欧曲)继任经师。这一阶段班禅系统地研读了《常颂经典》、《仪轨大全》、《入行论》、《大威德金刚灌顶仪规》、《时轮金刚大全》、《诸护法神供赞文》、《祈愿文》、《菩提道次第广论》等。1956年以后,又学习了显宗五部大论、慈氏五论,继又学习了藏传佛教密宗的基本理论"四续部"等。
1954年9月,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班禅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他于7月16日从日喀则启程,9月1日与先期从拉萨启程的达赖在西安相会,一同前往北京。9月11日,毛主席在中南海勤政殿接见达赖和班禅。藏传佛教界认为,毛主席是文殊菩萨的化身,达赖是观音菩萨的化身,班禅是无量光佛的化身,三位长尊至圣的菩萨在人间的化身相会在一起,是一件非同寻常的事情。9月27日,班禅当选为全国人大常务委员。12月25日,班禅在全国政协二届一次会议上被选为全国政协副主席。
1955年3月9日,国务院第七次全体会议在周总理主持下通过了《国务院关于成立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的决定》,由达赖任主任委员,班禅任第一副主任委员。当日,毛主席亲自到畅观楼看望班禅,并说:"每个民族都应当有自己的民族领袖,西藏有达赖和班禅这样的领袖是很好的。"3月10日,周总理举行宴会,为达赖、班禅送行。3月12日,班禅离京返藏。
在中共西藏工委卓有"成效的"工作和达赖、班禅的积极配合下,西藏自治区筹委会的筹建工作得以顺利进行。筹委会成立前,中央决定派陈毅为首的中央代表团前往西藏祝贺,指导工作。中央代表团于1956年4月17日到达拉萨。4月22日,西藏自治区筹委会成立大会在拉萨隆重开幕,达赖和班禅发表了重要讲话,陈毅在大会上发表讲话,对西藏工作做了重要指示。毛泽东主席、刘少奇委员长、周恩来总理和中央有关部门分别发电报祝贺。西藏自治区筹委会正式成立,得以实行民族区域自治,标志着西藏的工作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但是,当时西藏的情况是很复杂的,筹委会成立过程中,遇到了许多困难和挫折,也存在着尖锐复杂的斗争。这时的十世班禅在对待西藏工作的所有方面,都表现了以国家大局为重,以民族利益为重的高尚风格。班禅大师与陈毅元帅还成了挚友,大师把陈毅当作良师,直至十年动乱前,一直保持着深厚的友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