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世却西仁波切·阿旺丹巴


  第一世至尊大金刚持却西仁波切·阿旺丹巴出生在宗喀地区一个叫却西的村庄里(现青海省湟中县境内),母亲是具有空行母法相伟大预言能力和智慧的非凡圣母。父亲是一位清静的大乘佛法虔信者。这位伟大的尊者贤人降生于第十二绕迥火鸡年的十二月十七的良辰吉日,家人为他取名为南迥。并对于他疼爱有加,爱护犹如眼目。在家人的悉心呵护下,尊者逐渐长大并出现很多与众不同的举动,例如不爱凡童的游戏,喜欢独处,做出类似禅坐的动作等等。
  由于往昔的悲心和愿力的作用,尊者对于佛法有着不共的虔诚和向往,于是在尊者九岁那年他来到了名为桑格宗的静修地,在堪布西纳曲吉阿旺旦巴座前出家,堪布对尊者的到来非常的欢喜,如同获得了珍宝一般。因为他早已看出尊者是位大德的化身,于是把自己的名字阿旺旦巴赠给了他。从此尊者依止这位大善知识开始学习佛法。他努力效法上师的贤正、善良,并以此作为自己的道德准则。尊者十分尊师爱道,谦虚好学,自幼就十分尊重老师,如同当年阿底峡尊者侍奉金洲大师一样,完全按照《事师五十颂》所要求的那样全身心地恭敬承事上师,即使是只传授过他只言片语的老师也是恭敬侍奉。尊者还具有常啼菩萨和诺藏童子的向学品质,不但向前贤同侪求教,他还不耻下问对于比自己学识低的人也谦逊的学习他们的长处。他的这些殊胜行为,受到了人们的交口称赞。他认真学习拼读识字,勤于修心,圣者贤哲的风范逐渐显露。
  十九岁时前往佛法圣地塔尔寺,依止大格西却西画师为师,学习《因明入正理论》等佛法基础理论,按照第二佛陀至尊宗喀巴大师的教导传规以闻、思、修的方法开启了智慧之门。广泛深入的实践佛陀教法。
在尊者二十岁的时候在色拉寺却吉次成仁钦座前受沙弥戒后,尊者从此严守戒规。在二十一岁的时候不畏旅途的劳苦,前往拉萨色拉寺雄巴康参,依止大善知识达杰龙珠为经师,进入色拉下闻思法苑,开始接受更加系统和深奥的佛教理论学习。同年又前往热堆,发奋攻读因明学并且熟练的掌握了辩论方法和技巧。又从《现观庄严论》开始,逐步完成了对《中观论》《律经》《俱舍论》等佛法理论的学习达到通辩无碍的圆融境界。他学习认真刻苦,每当格鲁派大师至尊弥勒菩萨的化身三界除暗明灯普布觉强巴仁波切讲经说法的时候,他都亲临现场听授显密法统。强巴仁波切因此非常欢喜,将尊者视为爱子一般在教法上和生活上给予了无微不至的关怀,并且经常和尊者谈心激励尊者努力学修。这一切都像米拉日巴教导和关爱热琼巴一样无二。
  尊者二十七岁那年在雪域高原的独尊法王第七世达赖尕藏嘉措座前,与德木仁波切阿旺江白德勒嘉措一同受了比丘戒,成为近佛二子。
  尊者三十四岁时,在色拉寺大乘洲这个高僧云集的地方进行辩经考核并获得了优异的成绩博得了众贤哲的一致称赞。其次尊者考虑到与其回到家乡去虚度年华,还不如继续留在西藏发奋学修佛法,并将这个想法禀告了上师强巴仁波切。上师听了他的想法以后非常高兴,但是对此并没有特殊的表态。过了几天,在上师的座前交谈的时候,上师问他是否拜见过拉莫护法神。尊者回答说:“至今还不曾见过。”上师说:“我也没有见过。”然后上师就督促他明天马上就去参加降神仪式,拜见拉莫护法的降神者,借此机会观察和学习他的跳神的姿势,并让他顺便为去留问题进行预示。当尊者再次表示愿意长期留在拉萨而不愿意返回家乡时上师说:“没有关系,你要先看看护法神会说些什么,再讨论你的去留也不迟”。因此尊者按照上师的旨意前往拉莫觉。按照上师的指示举行了降神仪式,同时非常仔细地观察和学习了拉莫护法神的降神者跳神的姿势,并请他在拉莫护法降临时候预示去留的利弊。护法神对此预言说:“回到家乡修习密法为好!”听到了护法神的预言以后,尊者满腹疑虑地回到了普布觉寺向上师详细描述了他所观察到的跳神过程。当上师要求他站起来模仿一下跳神的姿势的时候,他便跳了起来而且模仿得惟妙惟肖,上师高兴得放声大笑起来。接着问他是否请教了去留的问题他回答说:“请教了,但是他的答复与我的意愿是不同的。”他详细地将护法神的预言如实转告给了上师,强巴仁波切听了以后说:“噢,我想最好是回到塔尔寺为好。在那里你可以惠及至尊上师宗喀巴大师所树立的教法及利益当地的众生。但是你自己的意愿是留在拉萨,我怕不能够说服你,所以就让你去请护法神开示。现在你要相信上师的开示及护法神的预言,返回多麦继续学修,进入下密院,勤修密法,这样将会给佛法与众生带来很大的益处。你虽然不在我的身旁,但是只要你的心中有我,那么就将永远与我心心相印。”上师如此这般的给予了授记和诸多的教诲。于是尊者按照上师的意愿,开始做返回安多的准备。在离开西藏前他朝拜了西藏所有的圣地。三十五岁那年也就是即将离开拉萨之前,他再次前往普布觉寺拜见上师。不巧的是上师正在进行严密的闭关修持。经护关门徒传话请求接见后,上师喻示道:“此次不能相见,只希望不要忘记过去传法时和与你单独相处时的诸多教诲。除此之外再没有什么要说的了。今后,无论做什么事情,遇到什么苦与乐,只要向上师三宝祈祷,就一定会遂心如意的。我把青铜药师佛像及金刚结赠给你!”这样的教诲就像当年米拉日巴对于冈波巴大师的临行嘱托一样。于是尊者向上师所在的地方顶礼祈祷后,非常伤心地离开了拉萨,启程前往宗喀巴大师的诞生地——塔尔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