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世达赖云丹嘉措

  四世达赖云丹嘉措意为“功德海”,生于藏历第十绕迥之土牛年(1589年,明万历十七年),父名青格尔杰布彻辰曲吉,又名苏密尔台吉,系俺达汗之孙,母名拜罕努拉,是苏密尔台吉之次妻,出生在蒙古土默特部。
  三世达赖索南嘉措在远离西藏故土的内蒙古圆寂后,蒙古贵族们首先认定俺答汗的曾孙云丹嘉措为三世达赖的“转世灵童”,许多蒙古王公、后妃和洪台吉等亲自前来拜见,蒙古的权贵们沉浸在欢乐之中。这时拉萨三大寺的喇嘛们,在得到索南嘉措的“灵童”在内蒙古转世的消息以后,采取了非常慎重的态度,他们召集了一次秘密会议,甘丹寺赤巴班觉嘉措建议派遣三世达赖的大管家巴丹嘉措去内蒙古亲自识别“灵童”,并组织了一个由格鲁派的主要寺院代表和支持格鲁派的贵族为成员的代表团,于水龙年(1592年)到内蒙古查访云丹嘉措的情况。代表团返藏后,拉萨三大寺经过讨论,才正式决定承认云丹嘉措确系三世达赖索南嘉措的“转世灵童”。然后于水虎年(1602年),拉萨三大寺派出正式代表前往内蒙古,将云丹嘉措迎请入藏。水兔年(1603年)路经塔尔寺,到藏北热振寺时,举行了坐床典礼,并在拉萨登上了哲蚌寺的诸方全胜林宝座,在该寺居住学经。接着拜当时的甘丹寺赤巴格敦坚赞为师,由退位的甘丹赤巴协俄.桑结仁钦给他剃度,受了沙弥戒,取法名云丹嘉措。火羊年(1607年)云丹嘉措赴札什布伦寺,当时四世班禅罗桑却吉坚赞任札什伦布寺赤巴,云丹嘉措在那里住了一个时期,向四世班禅求法,感情甚洽。于木虎年(1614年),云丹嘉措邀请四世班禅前往哲蚌寺,拜其为师,受了比丘戒。接着继任了哲蚌寺第十三任赤巴,又兼任了色拉寺第十五任赤巴。
  云丹嘉措于1602年被迎请到西藏的前后,帕竹政权的生命已岌岌可危了。在众多的教派和古老的家族上层人物希图重新点燃先哲们显赫一时的战火中,在后藏崛起了一支辛厦巴家族的强大势力,他们看到护送四世达赖来到西藏的蒙古军队,随后大批虔诚的蒙古人以朝觐者身份,不断地从漠北涌到拉萨,这些人中间不少又是忠诚地皈依了三世达赖的王公显贵和活佛大喇嘛的代表。在这种情况下,辛厦巴家族的领袖藏巴汗,对格鲁派采取了坚决敌视的态度,同时用武力加紧着他们的霸权计划。1605年他们占据了拉萨北部的彭域;1610年击败了帕竹的军队,切断了前藏格鲁派的势力同山南帕竹政权的联系;1611年藏巴汗来到拉萨;使前后藏的大部分地区都处于他的绝对控制之下了。这时年幼的四世达赖无力处理这些问题,只能祈愿大威德金刚和护法神的佑护。在咄咄逼人的藏巴汗的凶猛来势面前,稳固和保护格鲁派势力的,主要依靠的是贡乔群培,他用巧妙的政策,同一些在西藏宗教传统上有悠久历史的教派(如达隆噶举)达成了谅解,使他们站到了格鲁派一边。
火龙年(1616年,万历四十四年),明廷派来以索南罗哲为首的使团,给了云丹嘉措“普持金刚佛”的封号和册印。就在这年(藏历第十绕迥火龙年)的十二月十五日,云丹嘉措在哲蚌寺圆寂,时年二十八岁。他在西藏仅生活了短短的十四年。四世达赖是历世达赖中唯一蒙古族出身的达赖喇嘛。云丹嘉措圆寂后,按照格鲁派规矩,须寻找转世灵童。“当时藏巴汗疑达赖诅咒,致感多病,即命令不许达赖转世,经班禅罗桑却吉坚赞一再要求,始准寻觅五世达赖灵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