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世佐钦法王白玛仁增


  把殊胜的大圆满法门首次弘传到西藏康巴地区的是盛名享誉三界的大成就者第一世佐钦法王白玛仁增,尊者是宝髻佛的化身。
  本师释迦牟尼佛在此贤劫前发菩提心之大愿,在三大阿僧祇劫中修习伟大的菩萨行,当时,佛祖在初阿僧祇劫中恭敬供养了七万五千尊佛,其中最后一佛,名号为“宝髻佛”,临终的众生仅仅听闻宝髻佛名号就能永不堕入恶趣之道,其愿力较其他佛更深更广,从而圆满成就了正等正觉佛。
  《父子合集经》中赞:
  圆满善巧大菩萨,已显觉悟千万次,
  至尊导师您还将,示显无数佛陀众。
  《华严经》云:
  犹如众生之无量根器,佛陀化身无数而显现。
  如经中所云,为了度化无量无边的众生,宝髻佛以无量的慈悲之心,显现出不可思议、无数的化身,特别是在此贤劫第四导师——释迦牟尼佛的教法时期,化身为佛教的故乡印度和雪域藏地的善知识和大成就者。在白玛仁增法王的亲口所述和正确无误的伏藏法的记载中,记述情形如下:
  在圣地印度有:八十位大成就者的祖师萨日哈巴、密续教主大成就者古古热巴、证得金刚不灭身的大班智达比玛木扎、疯行瑜伽成就者拉瓦巴和帕仓巴等众多大自在成就者;
  在雪域藏地,佛法前弘期之时有:莲花生大师的心子具威力王朗卓贡却迥内、以威猛降伏之力收服鬼神之朗钦贝吉桑格、金刚手菩萨的化身法王赤德松赞等;
  后弘期之时有:米拉日巴尊者的心子热琼巴、耳传教法之教主安宗·布德日扎、嘎举派教主第一世大宝法王杜松钦巴、证悟究竟法界的达隆唐巴尊者、证悟自在成就者朗杰热巴、疯行成就者乌金巴、文殊真身全知宗喀巴大师等等,出现了为种种所化机而转世的无数化身贤哲。如此显现的无数不可思议之化身,恒常普遍任运、自然而生,这是从诸佛不可思议的自性中所生,不是凡夫的智慧所能揣测和意想的。
  《华严经》云:
  如同明月照,无量众影象,
  均在水中现,非是有二月,
  众佛非二现,此处无一身,
  亦无二三身,如为众有情,
  显现无量身。
  《宝性论》云:
  如同众多盛水器,同时照现众日影,
  于诸清净徒众前,佛陀化身无边数。
  宝髻佛以不可思议的愿力和大慈悲化现出了如上所述的众多印度和藏地的高僧大德,此后,于此末法时期,为了传承和弘扬大圆满教法而化身为大自在成就者第一世佐钦法王白玛仁增,其化身之情形,在伏藏大师敦都多杰的伏藏法中有如下预言:
  朗巴化身于日沃,名为白玛胸饰痣。
  伏藏大师仁增尼玛扎巴的伏藏法《持明日誉伏藏录》中云:
  功德持明比玛拉,化身东方多康地,
  名为白玛成就者,右腿黑痣似眼记。
  如此在诸多伏藏法中多次地进行了预言。
  第一世佐钦法王白玛仁增于公元1625年,诞生于多康地区的类乌齐,尊者秉性慈悲善良,从小具足出离心,渴望出家为僧,轻松无碍通晓文字、工 巧明及各种学问,聪慧过人,具自然奇异之种种特征。
  尊者在自己的道歌集中写道:
  类乌齐处出生地,昌都成长显神奇,
  十岁之时学文字,自小出家僧装束,
  依止具格上师尊,慈爱抚育如心子,
  灌顶窍诀受无数。
  不久尊者先后依止大成就者噶玛乔美;大圆满上师、自在成就者仁增曲吉嘉措;伏藏大师敦都多杰等三十多位博学大成就者,圆满地闻思了广大如海的显密教法之要诀。
  在桑耶寺、洛扎卡曲、耶巴拉日、香萨布隆、圣湖纳木措、杂日扎等前、后藏的修行圣地闭关四十余年,修持所受的生起次第和圆满次第,并特别地专修了大圆满空行心髓,获得了大自在、大成就。
  尊者在十三岁时,开始依止嘎举派的著名大成就者乔美仁波切,听授了所有新旧密宗的窍诀,特别是在专修大手印和大圆满法时,二十一天就无碍证得乐明无别的证悟成就,能够入定于不分日夜的明空境界中。后依次于上师座前领受了热林的《上师猛静》和《金刚普巴》、娘的《黑马头明王》、噶玛林巴的《大幻化网》等许多伏藏大师的殊胜法门的灌顶和口传。
  乔美仁波切在给白玛仁增心子传法时期,他自己的证悟境界因白玛仁增尊者的无量证悟功德而得到了提升,乔美仁波切在其《自传》中云:
  具证白玛仁增尊,授其殊胜法门时,
  吾心修持亦获益。
  在观察观世音菩萨与莲花生大师哪一圣尊作为本尊较适宜时,尊者在梦中见到了莲花生大师,经乔美仁波切观察后说应该选择莲花生大师作本尊为好。因此修持伏藏大师热那林巴的《莲师寂静仪轨》,而亲见了莲花生大师,并受到众佛菩萨、勇士、空行的加持。另外,尊者在修持扎龙时,于一天一夜中只需两次风息的运程,如此显现了诸多成就的征兆。
  乔美仁波切请尊者坐上他的金刚上师宝座,为了法脉的传承延续,授予尊者弘传灌顶和甚深教法的教权。
  尊者于二十四岁时,辞别恩师乔美仁波切,前往波沃,拜见伏藏大师敦都多杰。大师毫无保留地将其伏藏法的灌顶、教言、口传窍诀全部传授给了尊者,并认定尊者为其伏藏法的法主。
  另外,尊者在仁增嘉村宁博的心子、善知识根钦巴座前接受了《马头明王》和《金刚亥母》的灌顶及法脉传承,尔时亲见了嘉村宁博的智慧身。特别是拜见了大成就者佐钦巴索南旺波的亲传弟子、当时最伟大的大圆满心髓法主仁增曲吉嘉措。尊者以三门三喜的恭敬之心,领受了大圆满空行心髓的灌顶和耳传窍诀等所有大圆满法脉的传承。尊者显见了证悟的征兆,于法性现前相之门、明点空灯的源泉里,显现了金刚萨埵和大日如来之圣像,证悟到彻确托嘎的明空之“见”,获得了究竟圆满的大成就,从此尊者盛名远扬,家喻户晓,人们恭称尊者为“佐钦巴白玛仁增”,意为“大圆满法师白玛仁增”。
  三十九岁时,尊者前往佛法圣地拉萨,沿途在多处修行圣地停驻修行,并降伏所到之处的魔障,破除其地凶险之相。当时尊者的三大心子之一、伏藏大师仁增尼玛扎巴前去依止尊者并随侍左右,尊者沿途度化了囊谦土司等众多信徒,广行弘法利事。抵达圣地拉萨后,尊者用金汁、冠带镶饰两尊释迦牟尼佛像等,做了广大供养、功德并为利益众生发菩提大愿。
  同时,尊者朝拜了堆龙的楚布寺、乌香石砌宝殿、扎地的莲师修行洞、多杰扎寺、敏珠林寺等圣地寺庙,并作了广大供养,特别是对桑耶寺遭火灾后的修复工作给予了很大的资助。此时与法主曲吉旺波、伏藏大师吉美多杰、白玛噶旺活佛、甘波活佛、语化身慈诚多杰等许多拉萨和山南地区的大成就者互相传授灌顶等殊胜法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