噶·当巴德协

  在噶陀圣地首建寺庙者,为文殊菩萨真身法王噶当巴德协·希绕森格(德协·希绕森格,因系噶陀寺之开创人,并修习佛法获得正果,故有不同的尊称),号称“无上智勇上师”。授记为:圣地印度上座师巴拉达扎、上师香丹德瓦、藏地众生之母益希措嘉、娘·益希循努译师等之化身。
  在宁玛教典中赞颂尊者为“极乐世界中阿弥陀佛身边第一佛——菩萨智慧心要的化身”,故称名“当巴德协”或 “噶当巴德协”。“噶”是噶陀寺的简称,“当巴”是“圣哲和崇高者”。“德协”是“回极乐世界去”或“向极乐逝去”之意。
  尊者德协·希绕森格生于东藏四水六岗之一的直砸岗,哲雪刚之园的“白莫”之地,现称为“色康”。右边系色丹河,左边有滔滔的得龙波河。父亲系密咒瑜伽行者藏巴班照,母亲藏莫仁钦坚,父母有四子一女,长子系帕莫竹巴·多杰嘉布法王,其下即此法王,以前的史书虽谈及他与帕莫竹巴法王系表兄弟,然而此处依据噶当巴德协亲传弟子比丘定波瓦所著传记《得道者追忆》而作忠实记录。
  于第二绕迥阳水虎年(1122年)随各种神奇征象诞生。此时母见一稀有珍奇之八十瓣莲花入怀,奇香无比,异彩满屋,便生当巴德协。当天有白色奇鸟绕屋啼鸣,冬天有各类鲜花并放,父觉这男孩一定不平凡,故父赐其名为“格瓦佩”(“格瓦批”意为“发扬善业”)。
  当巴仁波切少年时即体态美好,善于言词,对世间生厌离之心,禁酒肉,行为洁静,天性温驯,具大悲心,对闻、思、修之事极崇敬,尽具圣者优秀品行。
  六岁至九岁,当巴仁波切始习读写藏文,学习佛画测量、神像绘塑、新旧医学、天文历算、三十颂、正字法、世间行为规则及国王行为规则论著等,《般若八千颂》烂熟于心并不停念诵,在上师巴真处受居士戒。
  九岁时,当巴仁波切生厌离心,遵父母之命到岭地之八杰倾科寺法王帕莫竹巴处听习律藏、经藏、般若波罗蜜多、续部及各种其他佛学经典,受菩提发心之戒。听习《三昧耶王经》、《解深密经疏》、《楞伽经》、《般若八千颂》等,经应对考试成绩杰出,深得上师喜爱。请求修习金刚拙火、胜乐之灌顶与教诫,获得不寻常之证悟。听习吉祥天母命根经,虽未专修吉祥天母但亲见吉祥天母与上师帕莫竹巴以威猛魔法咒灭杀佛法之敌木雅国王。
  十六岁时到噶波圣地,当巴仁波切拜谒格西向巴郎达,听习许多佛经典籍注释、续部解说、灌顶、教诫等,深得上师喜爱。
  十九岁时到卫藏等地,在格西朵拖·特巴坚参和格西甲玛瓦等处听习许多佛语、经典、论著、时轮法等密续解说及灌顶。
  二十一岁时到热振寺,于噶当派智者森格绒波处,听习《菩提道炬论》、《般若波罗密多经》、《中观》、《因明》等的解说与许多续部和灌顶导引等。从萨迦派索南则摩和贡嘎勒巴等处听习喜金刚、道果、金刚宝帐、萨迦金刚橛等,以及郭派、俄派、努派(诸阎罗王修法之三派,即郭译师、俄·勒比希绕、努·桑杰益希)的诸阎罗修法之灌顶、口传、教诫、导引等。尤其是亲到噶丹(兜率内院)听法于弥勒怙主,尽现断除犹豫之清净现分。在热·洛扎巴译师之弟子嘎译师处学习胜乐金刚法;从焦若译师处学习金刚亥母法;在巴热译师处学习神变文字和许多灌顶、教诫。
  二十二岁时,当巴仁波切在上师仁青森格处学习胜乐金刚法、四座法之灌顶及解说,依靠避谷术而苦修。
  二十四岁时,当巴仁波切在彭域地拜于强曲森格足下出家为僧,受沙弥戒,得赐法名希绕森格。并在其座前听习许多有关旧译密法,精通生起次第和修行气脉自在成就,身如神体清明无瑕。此时,智者之名成,辩法之誓立,成就之象生,亲见所修本尊,证悟之功德圆满。众圣贤心生喜悦,赞不绝口,其智修贤哲之美名在卫、藏各地传扬。
  二十五岁时,当巴仁波切在刚拉希圣地拜谒尊者热琼巴,听习蓝色胜乐、虹化空行之法等,从热巴·习瓦俄处听习拙火修习之法。在吉祥那塘经院,于出自鲁墨·措成希饶之传承的得巴那大堪布处授比丘戒,如守持戒律之首尊者优婆离一样行为洁净,并在此堪布处听习很多旧译佛语及伏藏法。尤其是从宿氏祖孙三人之宿·释迦森格之亲传弟子藏顿·卓委贡布(此师为德协·希绕森格之上师,而藏顿·多杰坚参则系其弟子)处完满听习幻化、根本四经的续解、灌顶及心性法界窍诀之精要。
  二十九岁时,上师藏顿巴为当巴仁波切授记说:“你在贡波修习会成就虹身,去康地之噶陀,那是莲花生上师留驻二十五天、十三次加持、译师毗卢遮那修习处。佛法于此会留驻千年。”其后,尊者又到桑日卡玛,从麻吉拉卓之子特略、成就者略巴顿丹等处听习希协觉域派的许多教诫。之后去塔布地方拜谒塔布·拉杰上师,听习《大手印具生经》等噶举派之许多灌顶及导引。在扎日平山修行四个月,显现成就之象,生得证悟。后遵拉杰“回到老者身边”之命,又回到塔布的跟前,献示证悟,出现风息随心、六字真言声和虹光等殊胜征象。上师赐予法衣及圣药等。塔布上师亦赐予如前藏顿·卓委贡布所赐相同的授记。遵从藏顿巴和塔布两位上师的授记教言,尊者想到比起自身事业如日辉煌,佛陀教法长久传承更为重要。为寻找康卫噶陀之地,渐往康区。
  途中当巴仁波切与噶玛巴·地松青巴法王相遇,互试证悟,彼此心意契合。又接受了许多灌顶、导引,而成为该法王一千持伞弟了之首。如此跟从康卫藏地一百余名具德上师听习了所有教乘。
  三十三岁至三十五岁,尊者遍历木雅、大理、岭地等,与当地国王结成施主与福田关系,剃度九百余人。对不同派别之弟子均予护持,施予许多相应的灌顶、口传、解说、导引。
  三十六岁时,噶当巴德协回乡修行,东贡波地方神前来迎接并求法,噶当巴德协说:“我在噶陀的缘未了,请回去吧!”之后带着近身侍从措成仁青、多杰坚参两人去寻找噶陀。
  到达霍波雍宗塘达时,在苯教寺之房顶上,天成天女佛母现身形说:“到上面弘法修行,我愿意做护法!”
  他们先到噶梯地,与十三个牧童相遇,问牧童噶陀在哪儿,牧童指着说:“在上面!”如所指示走到那儿,在玉湖狮子岩之上找到天成“阿”和“噶”字母。他们在毗卢遮那译师修行洞中修行。显现出吉祥征象:雍彻(寂静地)附近涌出长寿泉。
  其时,霍波有四千余人的部落首领格鲁虽见确吉仁波切(“确吉仁波切”系后人对希绕森格的尊称,意为“法王”)吉祥征象及神变之现示,但最初因部落寨首们原均系苯教徒,对此未加崇信。后随机缘成熟,善缘自成,成为施主。霍波之百余青年出家,学法弟子日增。首领格鲁对上师品行心悦诚服,无限崇信,成为修建寺院同仁,并请噶当巴德协长期驻锡此寺。
  三十八岁第三绕迥土兔年(1159年)时,噶当巴德协初建噶陀寺之各善缘尽具,但苯教守誓地方守护神多严对建寺从中设置障碍。一次确吉仁波切在讲听上乐续部解说时,天下起小雪,于是他带着比丘定波和多杰坚参跟踪追迹而去,见多严鬼域之足迹于一块巨石处隐匿。他们于是将巨石穿鼻而让两弟子牵引,噶当巴德协(“确吉”为尊称,意为“法王”)以鞭抽打,送到寺庙旁一水边。最后多严发誓:“有令必行。”
  修筑寺庙期间,千余求法者白天修建寺庙,晚上学法,有时学法与清净垢障并行。木工、石匠、神像、塑匠等均各司其职,顺利落成外寺之大殿、后殿、走廊、门楼等。
  庙内主供由法王仁波切主持,塑成三世诸佛、八大菩萨、门神、护法神等像。主供内藏有从桑耶寺带来的莲花生和毗玛拉上师之经卷、全套原装幻化五部、卓普巴·释迦森格之法衣、大宿·释迦迥乃之牙、阿底峡之班智达法帽、桑杰益希之腰橛、佛舍利子等殊胜内依。此外尚有金字《甘珠尔》、金字《十万颂》、银字《十万颂》等一千三百多函佛经。
  当寺庙吉祥开光之时,晴空呈现宝帐一样的彩虹,降下花雨,妙音自鸣,显现了诸智慧尊者安住的祥兆,全部有情众生无不为之心动。
  其后,来自木雅、岭地、康南、藏地、大理、金丹巴等地近四千僧人于此受沙弥戒。同时,还创立了显宗、幻化、上乐、时轮、喜金刚等许多噶陀修供仪轨。岭地国王之子扎拉去世时,请噶当巴德协超度,得献甲操将军的铠甲和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