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喇钦·贡巴饶赛有幸与从尼泊尔和印度留学归来,当时也避难至康区的拜噶沃·却札巴大师相遇,依止大师12年之久,学习《十万般若波罗密多大疏》、《大乘对法藏》及菩萨地等法要。

  总之,他长期精进,闻思修习,终于成为三学贯通的大德。

  因他的心智广大,人们常不直称其法名,而叫他“贡巴饶赛”(意明);又因他后来教化徒众,培养出一大批弘法人才,所以人们都尊称他作“喇钦”(大上师)。

  3.传法利生

  根据《青史》记载,喇钦巴饶赛的佛学知识和道德行为,在南宗和丹斗一带的群众中不仅得到承认,而且逐步产生积极影响。因此,喇钦贡巴饶赛把丹斗地方作为自己的宗教活动中心,开展供养佛教三宝等各种宗教活动,并向当地诸神祈求,护佑自己的弘法事业。

  随着信徒的不断增多和本地有势力人家的资助,喇钦贡巴饶赛49岁时,在丹斗地方开始创建寺院、佛塔等佛教建筑物。著名的丹斗寺就是在这一时期开始建成的。

  随着喇钦贡巴饶赛在丹斗寺的声望日益提高,有不少慕名前来丹斗寺出家为僧者。

  根据史书记载,在喇钦贡巴饶赛座前首先出家受比丘戒的是巴果益西雍仲,其次是帕奈丹札巴前来剃度受戒,史称巴、帕二僧;此后依次有四对八人剃度出家,前后产生十位比丘僧。其中巴果益西雍仲继承了喇钦贡巴饶赛戒律传承,向他的弟子郑益西坚赞授予比丘戒。

  多麦三圣和喇钦等人在东方安多藏区授戒传法的消息传到藏传佛教的发源地——前藏以后,前藏桑耶地区的领主查纳益西坚赞心情振奋,立即派出佛教徒前去受戒并引进佛教律藏传承。

  当时陆续抵达安多丹斗寺的佛教徒主要有:前藏的五人即鲁梅·茨诚喜饶、章益西永丹、热希茨诚迥奈、巴茨诚罗追、松巴益西罗追,后藏的五人即罗顿多杰旺秀、聪增喜饶僧格、阿里巴奥杰兄弟两人和普东巴欧帕第噶。

  前后藏共十人先后到达安多丹斗寺后,都在喇钦贡巴饶赛的再传弟子,持有律藏直系传承的郑益西坚赞座前受比丘戒,并请到律藏传承,跟从喇钦及其弟子学习律法与经论。

  这十人相继返回西藏后,各自在前后藏收徒弟、建造寺院,传授沙弥戒和比丘戒,弘扬教法,发展出家僧侣队伍,佛法的余烬从多康进入卫藏,再度复燃,开藏传佛教再弘之端。

  因藏人习惯上称西北为上、东南为下,多康属于下路,所以卫藏十人从多康进入卫藏弘法,史称藏传佛教的“下路复兴”,其所传戒律传承,亦称“下路律统”。喇钦·贡巴饶赛可谓是藏传佛教下路复兴的关键性人物。

  4.示寂

  喇钦·贡巴饶赛是49岁时来到丹斗,驻锡该地35年,建寺立塔,住在崖上的一个洞里。于藏历阴木猪年(1035年,宋景祐三年)在玛藏岩圆寂,世寿84岁。

  为了不使喇钦的遗体朽坏,便将其安葬在一尊泥塑像中,供在崖洞里。之后,信徒们建立了一座寺院,把喇钦的塑像供在寺中。

  后来,有人向阿底峡尊者说起喇钦复燃佛教余烬的情况时,尊者说:“一般凡夫俗子不会有如此成就,唯有喇钦才能获得。”在看了喇钦所著《经藏供养》后,又说∶“一般人怎么可能知道这其中的要义!这是班智达所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