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央电视台,有一个备受全国观众瞩目的“甘肃兵团”:朱军、水均益、李修平、张莉……曾几何时,在这个大家庭中又增添了一个靓丽的“小妹妹”。她就是从文县白马河畔走出去的著名播音员耿萨——一个地地道道的白马藏族姑娘。她的名字伴随着她甜美的声音早已蜚声陇原,走向全国。
 
    耿萨的老家在文县铁楼藏族乡强曲行政村。这是一个典型的达嘎山寨,错落有致的木板房,高高耸立的燕麦架,山雀垒窝的大槐树,叮咚欢唱的山泉水,豪迈奔放的面具舞,悠扬动听的酒曲子,把山寨的原始古朴和清新秀丽勾画得淋漓尽致。山寨捻羊毛线的老阿妈,还有酣饮青稞酒的老阿爸,他们做梦也不曾想到被人们遗忘的藏家山寨里,会走出一位在北京城里中央电视台工作的藏家姑娘,但这一切都变成了现实。
 
 
    耿萨,原名余恩慧,生于上世纪60年代末,父亲是一位优秀的白马藏族干部,母亲是一个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医务工作者。余恩慧家中共有四姊妹,她排行老二,从小就是一只快乐的百灵鸟,学校里每次演节目,哪一次也少不了她表演唱歌、朗诵诗歌。放学回到家里,她帮母亲做饭,嘴里也哼着歌或朗诵几首诗歌。小恩慧在爸爸严厉的目光下,在妈妈疼爱的眼神里,在姊妹间天真无邪的笑声里逐渐长大。1979年,春风吹绿山冈的时候,身患绝症的爸爸却在和病魔经过一番搏斗后撒手西去。那一年,恩慧才13岁。
 
    爸爸的离去带走了全家的欢乐,全家生活的重担落在了母亲一个人的肩上,繁重的劳作累坏了母亲的身体,也让小恩慧逐渐成熟起来,虽然这成熟包含着几多辛酸、几多苦涩。那段日子,爸爸留下的小收音机成了她的好伙伴,收音机里的歌曲带给了她一丝欢乐,收音机里电台播音员的播音成了她学习普通话最好的老师,想不到正是这个小宝贝成为她后来事业成功的摇篮。
 
    艰辛的日子也养成了小恩慧倔犟好胜的性格。1982年,余恩慧考入甘南民族学校。这所学校的学生大多来自牧区、藏区,普通话显得极为重要,也给了耿萨一个很大的发展空间。她以流利的普通话成为学校广播站的广播员。学校每次举办节庆活动或是文艺晚会,余恩慧成为理所当然的主持人。
 
    1985年,余恩慧凭着自己的才华被甘南广播电台录取。从此,余恩慧用她的藏语名字“耿萨”作为播音名走上了播音岗位,开始了她的播音生涯。经过几年的摸爬滚打,她渐渐地成长起来,并在全省播音评比中获得一等奖。
 
    耿萨与电视播音结缘是在1989年10月。那是一个平平常常的秋天,她偶然看到《甘肃电视报》上一则消息:甘肃电视台招考播音员。她连夜离开了甘南草原,前往省城应考。她秀丽端庄的形象和圆润甜美的音色征服了考官,被招考人员慧眼识中。经过初试、复试,她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被甘肃电视台正式录取。正是这一偶然的举动,又成了她从甘南到省城兰州的人生转折。
 
 
    耿萨在甘肃电视台时主持《甘肃新闻》、《新闻大观园》这两个“重头戏”。她热爱播音工作,孜孜不倦地钻研播音业务,对工作精益求精,逐渐成为台柱子。寒往暑来,每当轮到她值班时,每天晚上八九点才下班。她非常热爱自己的事业,为它付出了全部心血和汗水,所以才让甘肃千千万万个电视观众记住了这位时时刻刻浅露微笑、话语轻柔的,来自陇南山区文县白马河畔的藏族姑娘。
 
    耿萨虽然出了名,但她却毫不满足,业余时间嗜好读书,后来她拿到了兰州大学新闻系的大专文凭和甘肃省委党校的本科文凭。当初暂时没有大学文凭这块敲门砖的耿萨,曾痛失良机。1993年10月,她悄悄地上北京应考中央电视台的招聘,但由于文凭限制未被录取,但是她的资料却被放在了中央台的人才库里。正是由于中央台的推荐,浙江电视台向耿萨伸出了热情的双手,希望她去西子湖畔。一段时间,她真的亮相于浙江电视台的荧屏,受到广大电视观众的喜爱。但她毕竟是陇原的女儿,那里还很需要她,她又回到了甘肃电视台。
 
    机遇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1995年中央电视台在全国招考播音员。耿萨再次应考,并得到认可,被中央电视台录取。但由于甘肃电视台的工作需要,最终未能同意她离开。直到2000年,耿萨结束了北京广播学院研修班学习,有机会进入中央电视台实习。耿萨终于如愿以偿,来到了她心中的殿堂——中央电视台,成为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新闻中心的播音员。全国亿万电视观众从荧屏上看到这位来自甘肃文县的白马藏族姑娘。在中央电视台这个大家庭里,耿萨虽是一个“新兵”,但她良好的播音素质受到大家的认可和好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