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唐卡,藏族特有的绘画艺术,是绘制或刺绣在画布上的卷轴画。她兼具宗教和艺术功能,既是藏族信众供奉膜拜的宗教物品,又是藏族画师千年传承的艺术诉求。作为藏文化艺术中的瑰宝,唐卡在西藏经历了松赞干布时期兴起,到“朗达磨”灭佛后的融合,到如今的兴盛和代代相承,唐卡艺术已被评为中华民族民间艺术中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勉萨派唐卡第五代传承人的艺术使命
  在西藏拉萨市北京中路的药王山上,有一个查拉鲁普寺庙。来来往往的游客可能不曾发现,这个寺庙旁边的两层楼房里,一群十五六岁的藏族孩子正安静的盘腿而坐,他们手握画笔和瓷盘,细心的给支架画布上的佛像上色。寺庙院门外的一个牌子写着黑体的中藏双语文字:“勉萨派唐卡艺术发展中心”。一个年轻人细心的指导着他们,他叫勉冲·贡觉杰,这个唐卡勉萨派传习基地的画师,也是藏族唐卡勉萨派第五代传承人。 
       勉萨派唐卡艺术发展中心的画师正在给唐卡上色
  由于勉萨派唐卡坚持使用最传统、最古老的绘制技艺,一幅唐卡包括临摹、勾线、上色和白描等12道工序,从唐卡新手成长到画师往往需要花费一二十年的时间。
     勉冲·贡觉杰,西藏一级画师,藏族唐卡勉萨派第五代传承人
  贡觉杰从11岁开始学习唐卡绘画至今已经有14年的时间。如今,他已成为西藏一级唐卡画师,他的唐卡作品也被北京博物馆、拉萨曲艺馆等著名文化机构收藏展览。作为第五代唐卡勉萨派的传承人,贡觉杰更愿意在画院带徒弟学画唐卡,走他以前走过的路,“现在还有很多人不熟悉唐卡,我的目标是教他们画出最正宗的唐卡,让勉萨派唐卡像藏戏和藏药一样走出国门。”
  勉萨派唐卡的推广和普及肯定会遇到困难,贡觉杰的经历和经验告诉他必须将唐卡的传承作为使命来完成。如果后来人不懂勉萨派唐卡,走出国门就成了一句空话。“我们必须自己认真学习(唐卡技艺),只有自己学习好了,才能宣传和告诉别人什么是正宗的唐卡。”贡觉杰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充满自信的微笑。
  像贡觉杰一样致力于唐卡传承的80后画师在拉萨有一百多人,他们都在为唐卡的传承贡献着他们的力量。
       唐卡艺术传承是中国西藏文化的必要组成部分
  也许是受师父罗布斯达的熏陶和影响,贡觉杰从未放弃过自己的教学理想,就像他师父罗布斯达,从未放弃过将唐卡传承作为毕生的事业而奋斗的理想。 
         罗布斯达,西藏唐卡画院院长,国家非遗勉萨派代表性传承人,唐卡勉萨派第四代传承人
  勉冲·罗布斯达,国家非遗勉萨派代表性传承人,也是该唐卡画院院长。他笑着说,画院2001年刚建立时只有8个学生,现在从画院走出去的学生已经达到100多人。学院也成长为了西藏自治区规模最大的唐卡研究基地。“我们聘请了有名的画师来教学,严格的按照勉萨派唐卡传统技艺教学,唐卡画院已经吸引了越来越多人的目光。”。实际上,包括国内和欧美的一些信教和收藏人士都在竞相抢购该唐卡画院的唐卡。 
        西藏唐卡画院展览厅的勉萨派唐卡
  “我们的学生大部分都来自农村、乡下,画院学画是免费的。他们很多学了十几年唐卡后会留下来继续绘制唐卡,”这些学生为勉萨派的唐卡传承贡献自己的力量,当院长的罗布斯达怎能示弱,“今年我们从中央申请到了20万的资金,会在北京东路租个1000平米的工作室,为画师和学生提供更好的绘画环境。”罗布斯达欣慰的说道。
  “(西藏自治区)文化厅也很支持我们的唐卡传承工作”他深有感触。西藏自治区文化厅定期组织的专家唐卡研讨会,学院从中学习和分享到了唐卡老前辈、老专家的珍贵的唐卡技艺。“我们的勉萨派唐卡毛笔也即将成为区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唐卡艺术传承是中国西藏文化的必要组成部分。” 看着罗布斯达老师自豪的表情,我渐渐能体会到他作为一个文化传承人内心的愿景与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