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T跟格勒巴桑是多年的好友,作为藏族80后的优秀代表,他是很多藏族年轻人的榜样,当年他从清华毕业,放弃了众多在常人眼中金子般的工作机会,一直苦心修学,如今他从美国常春藤名校康奈尔大学毕业,同时还因为他是该专业唯一一位来自中国的全奖获得者而成为毕业典礼的演讲者,我们为拥有他这样的朋友和同胞而骄傲和自豪。美国总统奥巴马也致贺信给他,表示祝贺。在这里TBT非常荣幸的跟大家分享他在康奈尔大学这段非常有意义和令人感动的毕业演讲视频,同时衷心的祝福格勒巴桑能够在未来的人生路上更加闪耀夺目。
       他在康奈尔大学毕业演讲的视频被传上腾讯后,引起诸多藏族自媒体关注,在藏人朋友圈热传,引起关注和好评。
       格勒巴桑:北京清华大学机械工程系本科(2003-2007),美国国务院“国际访问者领导力计划”史上最年轻藏人受邀者(2011),美国弗吉尼亚大学访问学者(2012-2014),美国康奈尔大学公共事务管理硕士(MPA,金融及经济政策方向,2014-2016)。他是迄今唯一一位该专业来自中国的全奖获得者。以下是他被选为在CIPA毕业典礼上所做的毕业演讲。
       回首两年前,在我申请MPA时,CIPA是唯一有面试环节的学院。我欣赏这样的要求,因为面试为如工厂流水线一般的录取流程增添了些许人味儿。毕竟真正的教育远远超越书本、考试和成绩,它应是一段通过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来实现的转化之旅。 
       当我收到Uphoff教授邀请我加盟CIPA的邮件时,我怀疑过这封信的真实性。因为在此之前,我从未与CIPA的教授有过任何联系,而Uphoff教授的邮件又是那样的热情洋溢。在Google搜索他的名字并确认邮件确实是来自这位CIPA的系主任后,我开始与他交流沟通,并从中体会到了申请学校时从未有过的温暖。感谢CIPA和Uphoff教授给我提供丰厚的奖学金,介绍绮色佳的朋友,以及帮我找到住处。 
       岁月如梭。在两年学业结束之际,我们应当追问自己:当初决定来康奈尔时树立的目标是否已实现?
格勒巴桑与导师合影
      当我回首绮色佳的日子以及在美国的四年时光,我才深深感到自己变化之大。五年前首次短暂访问美国时,我被眼前的另一个世界所震撼,于是暗自许下诺言,终有一日要重返这个国度学习。四年前,我开启在美国的学习之旅。那时我的生活和思想都处于低谷,而且只会讲一些很基础的英语。而今天,我正在常春藤名校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讲。那么,开启这段四年学业之旅时的愿望是否实现了呢?
       在21世纪,作为一个在中国成长的藏人,我相信通晓藏语、汉语和英语至关重要。但更为重要的,是去理解生于斯的社群、长于斯的国家和游学于斯的世界的不同经验和视野。洞悉未来之势,若只持任何单一视野,则远远不够。我们只有同时具备社群、国家和世界的三重视野,才能对当下有更深刻的理解。这个道理,我认为适用于21世纪的任何族群和国家。 
       我来美国的最初动因,是想要让自己获得国际视野。我觉得我应当在这个国家至少生活三年以上并获得一个学位。今天,拜网络所赐,获取其他国家或其他文化的知识和信息已非难事。然而,要想了解一个文化的精髓,我们必须用我们的身与心去贴近那块土地,并与那土地上的人们朝夕相处,同呼吸共悲喜。
奥巴马的贺信
       我相信我当初的愿望已基本实现。就像一句中国俗语所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在绮色佳,我住在美国人的家里,跟他们亲如一家;在日常学习中,我广交来自世界各国的朋友;通过学习政治学、管理学、经济学和空手道等,我的知识储备日益丰富。
       有趣的是,在这过程中我逐渐意识到自己在超越那曾激励我来到美国学习的三维视野观。在康奈尔这样一所有来自世界上所有国家地区学生的学校里生活,我发现人类的共性远远超过个性差异。当然,对于个体的差异我一直充分尊重并由衷赞叹。我意识到,无论来自何方,我们都属于人类共同体。如今,当我观察人们时,我看重他(她)们是什么样的人,而非他们来自何国、属于何族。现在,在欣赏多元化的差异性之外,我也喜欢去寻找一些更为本质的共通性。
       欧内斯特·海明威曾经有言:优于别人,并不高贵,真正的高贵应该是优于过去的自己。通过在康奈尔的学习,我们重塑自己、超越自我。 
       西藏有句俗话:没有木头,支不起帐房;没有邻居,养不好孩子。在此,我对康奈尔、对 CIPA、对我的妻子曲珍和所有在这段旅程上对我伸以援手的朋友们深表感谢。来康奈尔前夕,我的妻子诞下小女琨吉。为了赶上学校的开学时间,我和妻子跟只有6天大的琨吉坐了1个多小时的车去办理证件。在琨吉18天大的时候,我们在一个闷热的夏天坐了10小时的长途车从弗吉尼亚搬到了绮色佳。在琨吉40天大的时候,她和她的妈妈坐了超过20小时的飞机回到我们的藏地家乡,因为我的妻子得回去工作。在过去两年中,我的妻子一边工作,一边照顾女儿,毫无怨言。没有她的理解和支持,我不可能顺利完成学业。同样,正是有了康奈尔、CIPA和朋们的支持,我才可能享受这里的学业。
格勒巴桑一家三口 
       朋友们,我之所以在此分享我妻子的故事,是因为:第一,如前所述,我当初意识到了解不同视角的重要性,但现在我试图超越这一理念。因为当回归到人类的本性,例如爱时,不同的社群和国家之间没有任何差别。我们对这世界的理解之旅,应始于爱,终于爱。 
       其次,我们应当永远谨记:我们从这世界得到的,远远大于我们付出的。在这个特别的日子,让我们向一直陪伴在我们身边的像我妻子这样勇敢、坚韧和忠诚的人们致以敬意。我们应当让我们的家人和朋友知道我们是多么的仰赖他们。朋友们,让我们不要忘记向使这一切成为可能的人们表达谢意。谢谢康奈尔,谢谢CIPA,谢谢所有帮助我们完成这段旅程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