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雄苯教文化公众平台》采访问答

得荣·泽仁邓珠

       问:你如何看待苯教文化在藏族文化中的地位作用

       答:苯教文化是藏族人民自身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所需要而创造的本土宗教。这个宗教成为藏民族世世代代延续传承弘扬的精神信仰已有上下四五千年的历史。所有的藏族史书比较一致地记载:自公元8世纪藏王赤松德赞以前的历朝历代将苯教作为国教已有千年历史。因此,苯教是藏族传统文化的根基和源泉。

       外来的佛教传入雪域高原是公元7世纪中叶。公元8世纪末佛教替代苯教登上政治舞台后,藏传佛教文化成为藏族文化的先导和主流。但是苯教文化依然活跃在藏族社会生活中一直延续至今,她经历了原始苯教、拥仲苯教、苯教掺杂或苯佛交融的苯教的前弘、中弘、后弘三个历史时期。

       问:本教文明对藏族文明与人类文明有何影响作用

       答:拥仲本教产生形成于何时?原始本教与拥仲本之间是什么关系?如何看待评说辛绕米沃齐与他创立的拥仲本教文化?如何正视本教文化在藏族历史进程中的地位作用?关系到客观回答藏族文明由谁创造,藏族文明的渊源、佛教传入之前雪域文明的核心内容和支撑载体是什么的重大问题。依据本教史料和考古发现、文化现象,本教文明的实质是喜玛拉雅文明,其理由有以下四个方面:

       一是拥仲本教是世界宗教中最古老的宗教之一。它是在原始本教基础上形成的具有文化形态的宗教之一,距今有4千多年的历史。当时世界上只有藏族苯教、波斯帝国的索罗亚斯德教、印度的婆罗门教和中原的祭祀巫教。

       本教的标志拥仲(卍),是辛绕米沃创立学说的特征符号或文化标志,这一符号是藏民族对它的称谓,多见于距今5千年左右的岩画、出土陶器等上,本教和佛教对它的解释大同小异,是象征永恒、坚固、吉祥、庄严、高雅。本教徒认定拥仲文化是本祖辛绕米沃齐创立。随后传播到印度、波斯、大食、汉地、吐蕃、蒙古等地。

       这个符号世界各国都有。不同文化背景的国家族群有五花八门之解释。在亚洲和欧洲都有,多见于中亚、东亚、西亚草原游牧地区。最早源于谁、谁传给谁,难以定论。

       从藏族起源地雪域高原各地的远古岩画和新石器时代出土文物上出现拥仲符号来分析推测,本教文献中说拥仲起源沃木隆仁,是辛绕米沃创立之说有一定的根据。研究拥仲文化首先要立足藏区考古资料和拥仲本教文献以及民间拥仲崇拜文化现象,认为极为重要。

       二是辛绕米沃齐在原始信仰的基础上创立适合当时当地民众意识形态、精神信仰、风俗习惯的一种精神信仰——拥仲本教是可信的。这个宗教经历了原始本教、拥仲本教、本佛掺杂或本佛交融互鉴发展历程延续至今。本教文献中记载辛绕把本教经典驮在神鸟上送往喜玛拉雅四周地区。去掉神话色彩,当时有类似象形文字作为载体符号的经文咒语,伴随藏民族的迁徙活动传播到今中亚、西亚和中原汉地、蒙古草原、中部卫藏、下部多康及西南各地是可能的。这从上述国家和地区的古人类遗址中出土的文物和各种文化现象中有拥仲文化符号遗迹是重要的依据,与文献记载相符。本教与印度教、本教与中原道教、本教与今西南各民族的传统宗教有着源与流的渊源关系。

       三是在藏北羌塘地区属于新石器时代的石器、墓葬、建筑遗迹、石垒墓地等认定是古象雄文明的遗迹,早期岩画、陶器、金器上的拥仲符号图案,证实了拥仲文化出现的时间已有四五千年的历史。

       四是本教史书中记载象雄琼鸟角冠国王的装束打扮,古辛的作法姿势及装束与四川广汉三星堆、成都金沙遗址出土的奇特青铜立人像、面具、挂饰、各式各样的青铜鸟等青铜器跟文献记载基本一致。对于这个问题本人在巴蜀书社出版的《揭谜古蜀人的渊源—三星堆•金沙遗址与藏族文明》一书中作了探索研究,有待苯教界、藏学界、考古界作深入考证研究。

       五是佛教传入前,藏族文明的核心内容是本教文明。古象雄文明、吐蕃王朝早期文明都是本教文化作为国教。

       雅隆王朝第一代聂赤赞普至二十七代赤妥杰妥赞,由本教辅佐国政是诸史记载一致的。实质上,整个吐蕃王朝自第一代至三十八代赤松德赞之间,基本上是单一的本教文化作为吐蕃王朝的主流文化,并占据绝对优势地位。每位赞普身边有古辛和论师、译师,他们是活人与死人、人与神天鬼魔之间的联络人,他们是神权代表。每当神权大于王权或超越王权时,必将遭到王权的毁灭。直贡赞普、赤松德赞灭本和几次禁佛运动都是由此引起。

       六是长期的佛本较量最后苯教失败,证明一个实事:本教自身的教义教理、活动场所、僧侣队伍与印度佛教相比,在很多方面不健全、不完整、不系统,跟不上时代的发展,而处于劣势被排斥打击,佛教利用这些优势战胜本教取而代之。藏族历史文化传统也随之发生了变化,佛教占据了主流地位,利用政权把本教边缘化,佛教文化取代本教文化逐步成为藏族文化的主流和先导。  

       问:怎样看待辛绕米沃齐在藏族历史上的地位和作用

       答:本教源流离不开本祖辛绕米沃齐,本教徒认为拥仲本教是他创立的。对于本教徒来讲,他的生事、地位、形象相当于佛教徒心目中的佛祖释迦牟尼。

       抛开信仰因素,从自身民族历史文化的追根思源与继承弘扬角度来讲,我们对辛绕米沃齐的民族情感,应该重于或超越释迦牟尼。原因有三:一是本教是自身民族土生土长原生信仰文化;二是辛绕米沃齐创立的拥仲本教是藏族文化的根基和源泉;三是登巴辛绕米沃齐是藏族古代文明的创造者,即喜玛拉雅文明的创造者和传播者,上述三点是历史实事。辛绕米沃齐为推动藏族远古社会文明进程作出了不朽的功德。

       拥仲本教文化的创立,对于藏民族文明进程乃至人类社会文明进程史上是一个里程碑,这对于从事藏民族历史文化史研究者来讲,应该是大家的共识。当然,对于自已所皈依信仰的宗派有着深厚感情的宗教信徒来讲那应该另当别论,我们无权指责干涉他人的信仰自由与宗教感情。

       辛绕米沃齐没有像释迦牟尼那样的生平事迹、准确出生年月地点、可考证的部族家庭、在世时的具体业绩是实事。今天我们看到的辛绕米沃齐的生平业绩大都来源于公元10世纪以后发掘的伏藏文献和耳闻传说记录。这些伏藏文献大都没有形成时间和具体作者,说是象雄文字翻译成藏文后埋藏在地下、塔下、柱下、寺院、岩洞中的被后人发掘的史料。

       在公元10世纪以前文献中也有记载辛绕米沃的,如甘肃敦煌文献、金石铭文。但这些记载中,把辛绕作为一个普通的祭祀职业者身份出现,把他当成一位别人无法替代的,在活人与死人之间起联系纽带作用的一般人物,这与伏藏文献中塑造的辛绕米沃差距很大。也许这些敦煌文献是公元8世纪赤松德赞灭本后所记,因当时社会政治因素环境,史学家们有意把辛绕米沃作为一个普通本教出家人处理,有意不说他是象雄文明的创造者和本教祖师也是可能的。

       本教徒们把辛绕米沃与释迦牟尼作了比较研究后,书写了与释迦牟尼大同小异的十二业绩。有罗丹宁布写于1406年的《无垢庄严集经》详传十二卷六十章;尊者朵巴赛米于1076年写的《朵赛米》中传二卷十六章;发掘于桑耶寺内没有年代伏藏《集经》略传一卷二十四章。上述祥中略三种辛绕米沃齐的传记都缺少何时记录的依据和其他佐证,给人的感觉是后人追述与耳闻传说混合而形成的。其内容有借鉴应合佛教的思想特色,缺少了本教固有的特色,掺进了很多佛教的东西。

       问:本教文化对古印度、波斯、西亚、中原、西南各族有何影响

       答:很多学者经过研究发现:印度文明、波斯文明深受苯教文化的影响,古印度文明、古波斯文明与喜马拉雅苯教文化之间有渊源关系,他们的源是苯教喜马拉雅文明。

       苯教文化对中原文明的产生形成影响较深。

       成书于公元前20世纪夏王朝时期的华夏族最早的人文地理志奇书《山海经》,深受苯教文化的影响,有些内容与早期苯教万物为神、万物有灵的思想内容完全相同,只是在描绘表现形式上带有地域文化特色而已。中原文明受苯教文化影响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一是将大自然中的山水石木、飞禽走兽崇拜为神,给他们定期祭祀崇敬。这是原始苯教文化的核心。

       二是《山海经》中的太昊、炎帝、黄帝、少昊、高辛、颛顼、尧舜、西王母等半人半神的领袖人物,他们都是藏族先民(古羌人)血统族属,后来成为华夏族的先祖。

       三是《山海经》中的《西山经》、《海外西经》、《大荒西经》讲的就是藏族先民活动区域今西部、西南、南亚地区。这些地区的神祗、神怪、异兽、神话等都是苯教经典中提到诸神神詆神仙在《山海经》中异化再现,苯教经典与《山海经》记载基本相同。

       苯教文化对华夏族古代经典《大学》、《中庸》、《论语》、《孟子》四书和《诗经》、《周易》、《礼记》、《尚书》、《春秋》五经产生了影响,只要将苯教经典与汉文四书五经进行比较研究,则可以看出苯教文化对华夏族传统文化的影响作用和藏汉文化交流情况。

       苯教文化对今西南各民族文明的影响很大:今西南纳西、白族、景颇、傈僳、布朗、布依、彝族等保存下来的东巴教、毕摩教等是藏语登巴、本波或纳辛的音译。今纳西族的东巴文与古代象雄象形文之间应该有渊源关系,有待研究考证,这是藏族文化、中华文化的一大课题。上述民族自称这些经文和宗教仪轨是他们先祖从东方的雪山脚下、江河之源、白房子居室中随着迁徙一直传承下来的传家之宝,已有几千年的历史,是他们的传统文化。其实“东巴教”、“毕摩教”都是古老本教文化的传承。经文大都是手抄藏文,东巴经文和毕摩经文都用藏语念诵,这说明本教传播到西南时间很早,苯教文化对他们的影响源远流长。  

       问:你对佛苯两教长期共存、和谐相处、共同发展有何建议

       答:佛苯两教在雪域高原上共存已有千年的历史。苯教与佛教在从一开始,就有相互排斥、相互竞争、相互学习、相互借鉴、相互交融,苯中有佛、佛中有苯的发展历史。苯教文化是藏族传统文化的根基与源泉,佛教文化是藏族文化先导与主流。他们为推动藏族文明进步,净化社会道德风尚,创造、继承、延续、发展藏族文明起到了核心作用。

       藏族文化是人类朝阳文化。当人类进入太空时代、高科技日新月异的今天,藏族文化越来越受到不同国度、不同民族的关注、赞赏、学习、亲睐和研究。佛苯两教长期共存、和谐相处、共同发展,成为历史的使命、民族的责任,是人类文明相互平等、交流、互鉴的需要。

       我希望佛苯两教走前人走过的无宗派门户之见的道路,大家要站在喜马拉雅顶峰上看待宗教文化对藏民族的凝聚作用、向心作用、道德净化作用、心智开启作用。

       希望佛苯两教增强相互了解、相互尊重、相互学习、相互促进、携手共进,为藏族社会的文明进步、长治久安作出贡献,为人类社会的和平安祥奉献力量!

       问:你对苯教文化树立自信问题有何见解希望

       答:我有一点关于对自己文化树立自信的建议:历史上佛本之争时,本教徒们向佛教妥协投降看齐是为了保护抷救本教不遭到灭亡而采取的迫不得已的明智选择。现在我们每一位本教徒对自已的宗教要有坚定不移的自信。本教徒应该在自身固有的宗派特色上下功夫、找亮点,不应该从佛教中寻找相同相似相近依据来证明本教是古老正宗的,这是一种缺少文化自信、自己淡化或自己否定自己文化的误区。道理很简单:苯教有四千多年的发展历史,而佛教传入雪域大地是公元七世纪的事。佛教在雪域生根传播是公元八世纪赤松德赞时代。寄希望于我们的本教徒们通过象雄古籍、考古资料、汉文文献、实物资料中寻找、挖掘、研究、考证、展示自己固有的教轨教理教义与修持特色来证明:本教是起源于雪域藏地的土生土长的古老原生宗教这一客观历史,用客观历史来说明她是藏族传统文化的根基源泉。

得荣•泽仁邓珠

藏历第十七绕迥土狗年十月二十五日

公元2018年12月2日于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