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根相望敬如宾,连起长龙连起心。各个族人都盼望,团结才有太平音。

       走进拉卜楞民俗博物馆内,很难想象,在完全依照藏式装潢、展厅内几乎都是藏文化展品的博物馆里,其创建者和负责人却是一个回族商人,这个商人名叫马福海。

       作为夏河县土生土长的回族商人马福海,通过对藏文化的喜好、传承和发扬,把“中华民族一家亲”的民族大团结理念付诸于经商和生活的全过程,为夏河县乃至甘南州民族团结做出了很大贡献,被选举为省、州、县人大代表,获得了各级政府关于民族团结的表彰奖励。

       我从小就喜欢藏文化

       1969年11月,马福海出生在夏河县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家境贫寒,生活艰苦。

       自出生以来,马福海的周围大多是藏族和汉族小朋友,他们一起玩耍,一起生活,一起上学。除了饮食等一些习俗外,马福海和其他民族的小朋友基本没有民族隔阂。汉族过年,马福海和藏族小朋友一起去给汉族小朋友家里拜年。回族过开斋节,汉族、藏族小朋友会到马福海家里祝贺。遇到藏族的香浪节,马福海和汉族小朋友会去藏族小朋友的帐篷里庆贺。

       “一直到现在,我的朋友大多数是藏族和汉族同胞,而且关系一直很好,我们相互都很尊重。”马福海说,“拉卜楞寺是世界藏学府,我就出生在拉卜楞寺的旁边。我的周围群众大多是藏族,我从小就生活在藏文化的大环境之中。我的爷爷、父亲也都是藏文化的爱好者,我喜欢藏文化可以说是与生俱来的。”

       马福海的父亲当年拉过马车、开过小吃店。但当时的生活太苦了,无论如何努力都摆脱不了家庭贫困的状况。

       小时候干过农活、放过羊、当过小吃店伙计……由于生活所迫,马福海读到高中就辍学了。1985年,小小年纪的他就学着父亲做生意。

       起初,由8个藏族小伙、6个回族小伙、2个汉族小伙组成了商人团队,去到西藏拉萨贩卖酥油、皮毛、小百货等。“当时我们乘坐的是老式卡车,从夏河出发,15天才能赶到拉萨。”马福海说,“做生意途中,有一次我们的卡车坏在了唐古拉山上,忍冻挨饿等了三天。那时没有先进的通讯设备,而且车坏的地点离村落也比较远,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正在沮丧之际,路过的解放军帮我们修好了车,给我们干粮,我们才得以顺利开车离去。”

       马福海做了4年多西藏往返的商贩生意,虽然稍微改善了家里的生活条件,但生意还是没有起色。1989年,马福海又转战云南丽江做装饰品生意。1990年,马福海和妻子马阿一沙结婚,在夏河县开了一家藏文化产品专营店。

       直到1992年,生意不景气导致亏损严重,马福海以至于没有本钱去做生意。幸好邻家藏族阿姨借给马福海4000元钱,邻家汉族大叔借给马福海2000元钱。马福海和妻子马阿一沙拿着借来的6000元钱,批发了一些藏文化产品,踏上了去首都北京的经商之路。

       藏文化让我受益匪浅

       初到北京,马福海夫妇俩通过摆地摊经营,主要把夏河、甘南乃至全藏区的藏文化产品往外销。马福海夫妇通过首都北京的营商,把藏文化产品销售给内地的游客商人,进而把藏文化发扬光大。

       “起初在北京的生意确实很苦,但是我觉得藏文化重新给了我们出路。”马阿一沙说,“我们刚结婚一年多就去了北京摆地摊,刚开始我们住在北京6㎡的地下室里,昏暗无光,夏天炎热,冬天寒冷。由于孩子太小,无人照看,摆地摊时就把孩子用一根绳子拴在地摊的桌腿上,以防走丢。”

       藏文化产品深受内地游客商人的喜爱,因此藏文化产品销售也很快。马福海在北京慢慢赚到了钱,生意也逐渐发展壮大。马福海说:“藏文化让我的一生受益匪浅,是藏文化产品让我重新找到了生意的门路,我在感谢我的邻居借给我本钱的同时,我要感谢藏文化,这也是我为什么要传承和发扬藏文化的另一个原因。”

       从1992年到1995年期间,由于马福海夫妇俩的带动,夏河县本地汉、藏、回等各民族商户50余户到北京做起了藏文化生意,虽然没有约定俗成,但实际上已经形成了一个民族大团结的民间商会。

       “树挪死,人挪活。”马阿一沙说,“由于我们夫妇俩的努力,生意慢慢好了起来,我们就在北京租了个大院子,供北京来的甘南客商免费居住。现在他们的生意也越做越好,大多都在北京买了房定居了下来。”

       藏文化爱好者起初从马福海手里买藏文化产品,慢慢地,忠实的爱好者和马福海成了朋友,通过马福海把藏文化传播到全国各地。

       “藏文化是博大精深的,也是包容性很强的一种民族文化。”马福海说,“由于藏文化产品很精致,很特别,也很神秘,深受全国各族群众的喜爱。所以,我在经营藏文化产品时交到了全国各地的朋友,也交了一些外国朋友,他们也为藏文化发扬光大做出了积极贡献。”

       1998年,马福海在北京建起了海明阁藏饰家具厂,在厂里设有藏式家具加工间、藏族服饰加工间、唐卡制作中心等。厂里的工人包括西藏拉萨60人、青海同仁10人、内地工人15人。虽然工人们来自全国各地,有汉、藏、回等多个民族,但是他们和睦相处,互敬互助。

       由于当地环保的要求,2008年海明阁藏饰家具厂停产了。但是马福海传承发扬藏文化的脚步并没有停止,他带领商人团队从藏族地区生产者手中把藏文化产品批发到北京,在北京古玩城店铺出售给五湖四海的游客和商人。

       如今,通过不断发展壮大,甘南在京的汉、藏、回等各民族商户已经发展到了1000多户,大家都像在一个大家庭里一样团结互助,商户们在一起经商的同时不断把藏文化发扬光大。

       回报家乡是我的夙愿

       “饮水思源,回报家乡,是我一生的夙愿。”马福海说,“钱是挣不完的,生意也是做不到顶的。我愿为我的家乡投资兴业!我也愿意为民族团结做出应有的贡献!”

        2009年,马福海转回家乡夏河县投资。2010年,马福海在夏河县建成了玖盛国际饭店。2014年,马福海在夏河县建设了拉卜楞民俗博物馆暨京东拉卜楞甘南馆。

       近几年,马福海在夏河县帮扶贫困户、资助贫困大学生和帮助孤寡老人方面也做了大量工作。

       拉卜楞民俗博物馆暨京东拉卜楞甘南馆位于夏河县城中心,整个建筑将藏文化最原始、最精髓、最核心的部分通过建筑风貌、内饰装潢、产品推介向外地游客集中展示,是外地游客了解藏文化的一个窗口。

       拉卜楞民俗博物馆是一个微型的藏文化陈列馆,收藏有精品唐卡、藏式铜雕、藏式家具,有字画、服饰、医疗器械等3000多件展品,主要展示丰富多彩的藏文化,为研究民族、民俗、宗教等提供了宝贵的实物参考。

       “在做生意的同时,我特别留意一些藏文化精品。这些馆藏的精品,大多是我花大代价从全国各地的收藏家手里收购回来的。”马福海深情地说到,“我把这些藏文化精品陈列在我的家乡,就是希望通过外地游客的观赏和宣传,从而让更多的人了解夏河,了解甘南,进而了解博大精深的藏文化。”

       拉卜楞民俗博物馆的一楼大厅就是京东拉卜楞甘南馆。京东拉卜楞甘南馆由马福海的儿子马强强和女儿马春梅共同经营,有藏族员工5人,回族员工5人,汉族员工15人。京东拉卜楞甘南馆从2016年8月开馆到2018年10月份,藏文化产品通过电商渠道销售总额达1760万元,其中每年销售出去的藏式家具就有100多套。

       “我爷爷和父亲经常教导我,要知恩图报,饮水思源,要善于团结各族人民。”马福海说,“我的儿子和女儿现在经营京东拉卜楞甘南馆,我也是希望他们子承父业,把藏文化产品通过电商渠道销往全国各地,进而为传承发扬藏文化和民族团结做出更大贡献。”

       “中华民族一家亲,同心共筑中国梦。”在拉卜楞民俗博物馆内,一条醒目的横幅悬挂在大厅中央。马福海说:“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将为传承发扬藏文化和民族大团结而不懈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