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海中说“缘份,是中国文化和佛教的一个抽象概念,是一种人与人之间无形的连结,是某种必然存在的相遇的机会和可能”。而我这个缘份的故事,缘于一次偶然的邂逅。
 
 
琼布活佛
        2010年8月25日,北京,有缘邂逅了琼布·阿旺强巴坚赞——琼布活佛。一位年轻、俊朗、睿智而又谦逊、随和的活佛。
 
        琼布活佛是1995年在大昭寺佛祖释迦牟尼像前“金瓶掣签”选十世班禅的转世灵童之一,当时候选灵童中年龄最小的一位,俗名叫阿旺南卓,落选后,他被认定为谢通门县扎西格培寺(也翻译为扎西格佩寺、扎西吉培寺、扎西建白寺)第三辈琼布活佛转世,法名阿旺强巴坚赞。从12岁开始在日喀则扎什伦布寺学习。
 
        1991年藏历6月出生在拉萨的阿旺南卓(藏语中阿为“我”的意思,旺为“权力”的意思,南卓为“修行的基础”,阿旺南卓藏语应该是“很能干很行的人”),在我第一次见到他时,闪念间奢望着能与他再次相遇。
 
        人生有很多时候,闪念的奢望会偶然间实现,这就是最大的满足。
 
        2个月后,又是偶然的机会我将去日喀则扎什伦布寺,我的奢望将会实现,而时间恰逢10月30日——我的生日,我不得不信这是我和琼布活佛的缘份。
 
        当琼布活佛从手机里给我发来他的本寺扎西格培寺的照片时,第一眼我就喜欢了,尤其是展佛时用来展最大一幅唐卡的高高的白墙,非常醒目、气势、有特色,而他告诉我,寺庙里几个白塔旁边就是他的住处,5岁到12岁,他一直在本寺生活,学习经文。现在,每年藏历5月的展佛节,他都会回到本寺,当然这个时候有缘的人也会在他的本寺见到俊朗睿智的琼布活佛。
 
        在出发前的日子里,琼布活佛的日常生活一直是我非常好奇的,我很想了解他每天除了学习经文还会做什么?天冷了住的房间有暖气吗?一个人睡觉会害怕吗?吃得好不好呢?能上网吗?能出去逛街吗?喜欢仓央嘉措的诗吗?喜欢听歌吗?每天会有很多藏族百姓去找他赐福吗?如果学不好经文会被老师惩罚吗?……琼布活佛很耐心地满足我的好奇心,虽然远隔千山万水,但是要感谢琼布活佛的汉语老师,让他可以用短信与我交流。
 
        两个在不同世界、不同地理环境的人,聊得很入神。
 
        终于,盼到了启程的那天,虽然感冒还未痊愈,但在从北京飞拉萨漫长的行程里,我神奇的发现自己在康复,除了会咳嗽。
 
        2004年我第一次去西藏,走青藏线,当时有一位同行的队友懂易经,他当时说我很有佛缘,到了布达拉宫和大昭寺,一定要好好拜一下。后来又走过川藏线,这次是我第三次去雪域高原,而这一次,我心中却只有一个目的地——日喀则扎什伦布寺。
 
        缘份的事情,很难说清楚,也许就是心底一直在找寻、被留存在潜意识中的期望和梦想吧。我一直希望琼布活佛能给我一个解释,能帮我看清自己的前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又与他的前世有怎样很深的缘分呢?为何,我们会在今世相遇,为何我有如此强烈的愿望要去扎寺看望他,那是一种无法言表的亲情,牵引着我。
 
        这里是全世界距离太阳最近的地方,身处酷寒高原,却拥有触手可及的灿烂阳光;这里也是世界上最安静的地方,万籁寂静,只留下转经筒飘散的叮咚音符;这里也是我最渴望到达的地方,前世注定,让我来这里寻找自己的佛缘。
 
        金秋的西藏,从拉萨到日喀则的路上,沿路金灿灿的秋色让心情飞舞在蓝天白云下,羊卓雍错醉人的蓝,卡若拉冰川震撼的白,一路飞驰,驶向日喀则。
当我像一个旅行者一样站在扎什伦布寺门口等待琼布活佛的管家来接我时,像一个久别回家的孩子。
 
        接下来4天的时间,我受到了琼布活佛最高规格的接待,像家人一样的随和,没有任何的拘束,所有我好奇的想拍摄的,都被许可,所有我好奇的问题,他都会回答。琼布活佛一直是亲切的笑容,时不时的说一遍“请坐,喝茶”。我有幸可以在他家里与他一起喝茶,品尝贵桑管家做得午饭:木耳土豆、青椒丝、酸菜萝卜。接下来的日子又吃了旦杰管家炒的青笋还有香喷喷的面条,一口气吃了三碗面条,以至于吃得太多有点高原反应,喘不过气来。
 
        10月29日,藏历9月22日,是藏传佛教重大的节日:降佛节(天降日)。这一天,琼布活佛安排贵桑管家陪我去看他的母寺——位于谢通门县的扎西格培寺。
 
        琼布活佛的本寺扎西格培寺建于1445年,属格鲁派寺院,比著名的扎什伦布寺(兴建于1447年)还历史悠久,可惜文革中被毁坏的很严重,后来重新修建了,但是这座寺庙却一直鲜为人知,以至于我在互联网上竟然没有搜索到一张相关照片!我没有想到,琼布活佛会真的安排让我去他的母寺,我终于可以亲眼见到在彩信照片中第一眼就喜欢上的扎西格培寺,一座宁静的不被外人打搅的寺庙,亲眼见到琼布活佛12岁以前学习生活的地方。
 
        贵桑管家的汉语不是很好,他特意找了一位女导游普尺来给我做翻译,普尺(汉语意思是招弟)这是后藏才有的名字,因为父母希望有个男孩吧。普尺是拉萨大学毕业的,她说,会努力把僧人的介绍都翻译给我听。
 
 
旦杰管家、作者、琼布活佛和贵桑管家
        从日喀则扎什伦布寺到谢通门县大概有80多公里,我的提问先从“降佛节”开始了。
 
        藏历9月22日佛陀天降日,是藏传佛教重大的节日,是佛祖释迦牟尼为母说法与帝释天返回人间的日子。这一天早上5点多,藏族百姓就会起床,点酥油灯,打扫干净房间,打开门窗,虔诚的念着经文,迎接佛祖的到来。琼布活佛也是5点多就要起床,要念一天的经,今天虔诚的念经会有大的功德,在雪域高原全民信仰藏传佛教,他们对此深信不疑。
 
        沿着雅鲁藏布江向谢通门县行驶,我的问题也越来越多。
 
        贵桑管家开始给我认真介绍琼布活佛:
 
        琼布是“大鹏鸟”的意思,在琼布活佛的妈妈怀孕的时候,梦到很多神奇的梦境,而且托梦让她一定要去一趟哲蚌寺,虔诚的妈妈去了哲蚌寺,见到了拉仁巴·阿旺平措活佛,这是一位在前藏后藏都威望很高的活佛,拉仁巴活佛让怀孕的妈妈不要抽烟喝酒,不要去外面的饭馆,不能吃大蒜,要在洁净的环境中孕育这个孩子。孩子出生后,拉仁巴活佛给这个男孩起名“阿旺南卓”。
 
        阿旺南卓四岁的时候,在拉萨见到了拉卜楞寺的嘉木样大活佛,四岁的他见到十世班禅的眼镜后,没有任何人说,突然跪拜。
 
        1995年寻找十世班禅的转世灵童,整个藏区由高僧大德们组成的寻访团,寻找了那么多孩子,最后三个在大昭寺释迦摩尼佛祖面前进行金瓶掣签的灵童,就有“阿旺南卓”,当时他是最小的一位。
 
        落选后,他被拉卜楞寺的姜央希巴活佛和哲蚌寺的拉仁巴活佛认定为谢通门县琼布活佛的第三辈转世。
 
        贵桑管家就是琼布活佛二世的弟子,他说,现在的琼布活佛,举止与二世琼布活佛很像,而且二世琼布活佛与十世班禅大师非常的好,五世到九世班禅合葬灵塔的设计,就是十世班禅委派二世琼布活佛负责设计的。所以,现在的琼布活佛小时候跪拜十世班禅大师的眼镜,是前世的缘分。
 
        在12岁那年,为了更好的学习因明学——辩经(相当于哲学),琼布活佛来到了扎什伦布寺。他现在已经学习完了显宗和密宗,而且很有慧根,学得很快。
 
        皮卡车行驶在荒芜的道路上,经过1个多小时的奔波,我远远的看到扎西格培寺。谢通门藏语意为“一见则喜”,相传莲花生大师到此地后满意地笑了,因此而得名。但是非常的奇怪,当我从车窗远眺到扎西格培寺的时候,眼睛却有些湿润。
 
        寺庙里现在有50多位僧人,我们到的时候,都在大殿念经。贵桑带我们在寺里的厨房休息,喝着酥油茶,用手抓着吃“珠玛哲丝”——人参果炒米饭。
 
        我不停的拍照,扎西格培寺因为偏远,而且不是旅游景点而没有被外人打搅,这里几乎很少有游客到访。寺庙小广场围坐了三三两两在休息的藏族百姓,他们一大早就从四面八方赶来朝拜了。
 
        因为是琼布活佛的客人,我被许可随意拍照,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神奇。僧人们披着黄色的袈裟在念经,座位是固定有讲究的,在大殿里有一处泉眼,据说是文革后复修时发现的,寺里僧人喝水和供奉的圣水,都取自此处,而泉眼的水不会溢出也没有干涸过。
 
        寺庙里有三座白色佛塔,我曾经在彩信中见到过,琼布活佛告诉我,他的家就在佛塔旁边。贵桑管家带着我,来到了白塔旁边的那座小院子,当我踏进院门,抬头看到屋顶有新搭建的玻璃屋顶,温暖的阳光透过玻璃屋顶撒在小院里。好静,没有任何的杂音,突然间,我的眼泪奔涌而出,喉咙哽咽到不能自己。我无法解释,全然不知会有这样的触动,既不是悲也不是喜,默默地让眼泪奔涌,那是一种时光飞逝,望眼欲穿的感动。
 
        前世的我,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前世的我与这里有什么样的缘分?我一直解释不清这一切,对于我这样一个从小在大学校园长大的无神论者,我的心却在此时此刻迷茫了……
 
        贵桑介绍,扎西格培寺有三位高僧大德:阿旺多吉、丹玛巴扎、央金珠白多吉。而央金珠白多吉不仅是藏文语法的编创者(藏区中学生都要背诵他的“30诵”),他的弟子就是琼布活佛一世(琼布·洛桑桑珠)。贵桑说,在扎西格培寺附近山上还有一座欧曲寺,相当于扎西格培寺的分寺,三位高僧大德都在哪里闭关修行过,从四世到十世班禅都曾经去过欧曲寺,而琼布活佛每次回本寺,也都会去。但是山路不好走,山顶海拔也高,还需要徒步一段,问我是否要去,普尺导游告诉我,在后藏百姓心中,如果没有来欧曲寺,相当于人的轮回只走了一半。
 
        我决定前往欧曲寺,因为琼布活佛来过这里,而且这里还从来没有到访过“游客”。欧曲寺在欧曲山的山顶,传说欧曲山下是魔鬼出没的地方,这座山是从印度飞来的,把魔鬼震慑在山底了。欧(是银的意思),曲(是水的意思),欧曲山盛产银矿。
四驱的皮卡车盘旋在陡峭的山路上,这么难走的路也是最近几年才有的,很难想象,以前的班禅大师们是怎么上山的,就是骑马也不容易啊,而来朝拜的百姓们,又是怎样上山的呢?一路走来,一路叩头来,要有多么虔诚的心啊。
 
        终于看到了4座很古老的佛塔,皮卡车只能停在此处,我们需要徒步到山顶的欧曲寺。海拔应该有5000多米了吧,普尺导游有点恐高,但是也是第一次来,一定要坚持到达山顶。这是修建在悬崖边的小寺庙,经堂里面一样看到了十世班禅大师和琼布活佛的照片和坐塌,平时这里只有两位僧人,经堂外的“休息厅”有一面很大的窗户,窗外就是悬崖,窗外就是无限的美景,而窗台上一盆紫色的花,突然吸引了我,在温暖的阳光下,让我感觉到了生命的旺盛和生活的温馨。
 
        欧曲寺修行洞一定要去拜访,一位80岁的老尼姑守候在这里,我很奇怪,怎么僧人和尼姑会一起在山顶?贵桑告诉我,这位老尼姑在70多岁的时候上山,就不肯走了,她孤身一人,没有地方去,如果不收留她,这个老人就没有家没人能照顾她。老尼姑满口的牙齿几乎掉光了,见到我们一行人非常的开心,将每一个修行洞都认真的介绍给我们。我在央金珠白多吉大师闭关的修行洞拍了很多照片,窗外就是天 葬台,普尺导游翻译给我听,就在这个窗外,央金珠白多吉曾经看到了跳舞的天 葬师。
 
        前世,今世,来世。我们能感受到的,能追寻到的,是否一样?突然间就想起了仓央嘉措的那首《信徒》,曾经打动过多少对雪域西藏充满渴望的都市人:
 
        那一天 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蓦然听见 你诵经的真言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我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轮回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琼布活佛给作者起的藏族名字:平措卓玛
 
        10月30日,这是我度过的最难忘的一个生日。
 
        这一天,我有了一个藏族名字“平措卓玛”,琼布活佛给我起的,他送了我绿色的哈达和一尊度母像,我们一起切生日蛋糕,和两个管家一起分享我的快乐。在他的家中,除了活佛自己,从来没有给其他人过生日。
 
        琼布活佛一直在笑,总是那么的开心。我问他,每天就在这个房子也很少出去,会不会很闷,他说没有啊,挺开心挺充实的,每天要念经,要学习,休息的时候也可以玩游戏啊。很简单朴实的回答,但是我知道,如果换了其他人,很难这样静下心来。
 
        我又追问,我的前世到底是什么人,我们到底是怎样的缘分?琼布活佛笑着说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又问两个管家,管家都说,活佛肯定知道但不会说。
 
        机缘未到吧,我暂且这样想,琼布活佛说,有的时候想不明白的时候,就不要想了,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贵桑管家说,在我之前只有一位海南来的男士,是活佛安排去本寺的,我是第二人。我问琼布活佛,还会安排其他人去本寺吗?他说“现在没有,将来不敢断言,有也不会很多”。
 
        在琼布活佛的本寺,我看到了正在扩建的寺庙,这些都是琼布活佛用信徒和游客布施给他的香火钱筹建的,说实话,我很感动,藏传佛教的纯净远远胜过了我们在城市里看到和了解到的。
这就是我认识的琼布活佛,19岁的转世活佛。俊朗、睿智、而且不失成熟和稳重。我想,有缘见到他的人,很难不喜欢他不尊敬他。
 
        “翁达热度达热度热叟合”这是琼布活佛给大家的绿度母的经文咒,他说一定要真心真意的念、祈祷度母的话自己有什么不顺心、不顺利、不健康、有什么心事等等都定有中用的,一定要真心。
 
        我会真心的念,会真心的向绿度姆祈祷:希望琼布活佛了解我的“世界”,但是更要在自己的“世界”里成为很能干很行的人,就如您的俗名所愿“阿旺南卓”。
 
        为了今生遇见你
        我在前世
        早已留有余地……
 
        谨以此篇小文来珍藏2010年10月我收获到的心情和缘份。也希望此篇小文能让更多的人了解琼布活佛,了解他的本寺:西藏日喀则谢通门县的扎西格培寺。
 
        琼布活佛腾讯微博:
        琼布活佛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