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玛赤列:用双手和灵魂记述藏族文字的一曲一折

嘎玛赤列展示上海大世界基尼斯总部颁发的证书

        古时高原上的人们习惯将自己的见闻刻画在岩壁上,日月如梭,留下来的图画和文字,是为今日藏文书画的祖版。千年之后,藏文的书法艺术在噶玛赤烈的笔下成为了一幅幅镌刻着藏文化的美丽图腾。

        藏族很重视书艺的教育和学习,藏文书法在学者和寺院僧人中有着相当高的地位,甚至作为判断学者或僧人学识的标准之一。在如今电脑普及的时代,藏文书法似乎越来越边缘化。当人们可以在键盘上敲出各种文字和字体时,又还有谁会在布满年轮的藏纸上挥笔疾书,留下一行充满故事的墨迹?然而,嘎玛赤列却对书法情有独钟。

        嘎玛赤列,这位西藏大学文学院藏文系教师,将藏文硬笔书艺在百转千回的笔锋之间挥洒得淋漓尽致。从2002年至2005年,历时三年创作,他的一幅131米的藏文书法长卷于2005年荣获“上海大世界基尼斯之最”。八种藏文字体,写录了藏文文法《三十颂》和藏族第一部哲理格言诗集《萨迦格言》,将经典留存在了长长的卷轴之上。其中,他自创的“美术新体”也位列其中,而“吾钦新体”则是他在传统书写的基础上进行的改革和发展,使藏文印刷体能像汉字一样标准化地写入方格内。此外,他还发明了藏文笔和藏文练习板,为传统的藏文书写模式带来了重大变革,并荣获国家专利。

        就是这样一位藏文书法大师,却是在经历了种种坎坷才走到今天。嘎玛赤列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家庭,家里4个兄弟姐妹中他排行老二,由于家庭贫寒,嘎玛赤列10岁才进入小学,上到小学四年级时又辍学回家。虽然父母均没有受过教育,但都是通情达理的人,他们的言传身教也深深地影响着嘎玛赤列。尽管生活曲折,嘎玛赤列从未中断过对知识的渴求,经过刻苦自学,他在藏语言、藏族文学及藏文书法等方面造诣颇深。1985年,凭借渊博的知识、出众的才能,嘎玛赤列经考核后担任西藏大学藏文系专职教师。

        在藏文书法的锋回笔转之间,嘎玛赤列将自己对藏文及藏文化的理解一腔深情的刻印在经典之上。当人们拿起这沉甸甸的卷轴之时,会想起有这样一位藏族书法家,用他的双手和灵魂记述着藏族文字的一曲一折,而藏民族的故事,就在这些美丽的文字之间。

作者:陈香玉编辑:仁青卓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