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观点

上图:于小冬的世界

我选择画西藏的原因是,在西藏人身上还保持有未被现代文明异化的人类品质。肖像让我们触及灵魂。肖像画是属于善良画家的题材,没有关怀就没有感人的肖像画。被画的对象必须先成为我的朋友,要成为朋友就要通过一起生活,做到相互了解和信任。我只画那些接纳我,配合我工作,允许我画的西藏人。在画中挖掘自己本性里的佛性和古典精神。我崇尚平实、敦厚的画风,认定最直接的方式是最好方式,相信"返朴归真是艺术的最高境界"这个道理。
与文字相比,文字出自大脑,总是说谎,或文不对心,画笔不会说谎,那些线条是心电图,画面是测谎器,它是最为真切的呈现,是一时一刻最直接感悟的记录,决无谎言。它们忠诚于岁月又忠诚于心灵。这便是绘画之快乐,所以让人停不下来,欲罢不能。
绘画的最重要问题是整体问题,绘画与认识和把握世间其他事物一样,认识的出发点必是整体。画面是一个整体,形的准确要在整体关系中修正和调整,"再现"描绘对象的过程是一个不断试错的过程,试错是以整体作为参照的。整体是太极图,是阴阳两极,图一底关系,正形和负形,实体和空间。太极是宇宙的框架和模型。世间万物的共生共存的生态关系是生命的法则,是崇敬感恩和伟大的仁爱之心。
绘画像生命现象一样,任何一个局部也不可能脱离整体而存活,更不能脱开整体而谈美丽。格式塔心理学告诉我们:"整体大于局部之合",局部必在整体中才能发挥更大的效力,"格式塔"即完形之意,完形是指完整的形象,是研究造型整体问题的科学。对整体的把握和调整属人类行为的本能部分,是造化的赐予,因为人类的文明走错了方向,使得我们现在的人类只会局部的、分化的、机械的、分析的、拆解的认识事物。进而局部的个人化的小聪明算计着利益的得失,因而有了同类相残,有了战斗和争夺,有了世界大战、环境的破坏、民族的仇恨、有了美国和伊拉克的战争。整体感是我们每个生命天生具足的佛性,是我们每个生命个体的真实"自性",容格的集体无意识是指人类自性之和,即是佛性,即是自然大道和宇宙宏理,即是和平。它就在我们的生命中。绘画要指向它,唤醒它,强化它,发展它,绘画的核心问题是整体问题,在整体的光辉之下素描变成了一个"大素描"的概念。古人早已悟出书理、棋理、画理与禅机、剑法、音律及安邦治国都是相通的,都是整体的问题。"开悟"的时刻是与宇宙整体合一的时刻。
我们的感受力本该是越训练越敏锐的。真实必是个性化的,那是模特的生命特征,它是素描训练的动力所在,决不是留待以后再学的高一级课程。从学画一始,它就是最核心的训练重点。抓住了对象的个性也就激活了我们敏感于艺术创造的个性,技术为艺术而起步,素描就有了生命的支点,训练自然会变的妙趣横生,对模特个性的捕捉过程也正是对我们艺术个性的滋养过程。对所画人物只是观察还远远不够,要变成对一个灵魂的体验,让情感趋动画面。我称之为"手下留情"。
要尊重真实、敬畏客观,否则是傲慢无礼。要用感觉代替思考,感觉是上帝对所有生灵的伟大恩赐,思考是人类狂妄自大的不良恶习。米兰昆德拉教导我们: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学画必先严谨,那是非常必要的,同时不要忘了直观感受的敏锐和强烈,正是这非理性的作用使技术成为了艺术。反对有意的变形,鼓励意有所达而形有所变的"形变"。变形不是形变,一定要区别开。"变形"是有意为之,是造做而肤浅的。"形变"是深入观察,深切体会,而后自然生成的无意而为之,它十分可贵,正是它驱动着好作品产生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