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书力:画笔下的西藏情结

 

 

(上图:韩书力(左)与自己画展的参观者交流)

他被誉为"雪域高原的苦恋者"、"西藏绘画新流派的开路先锋"。30多年来,他把自己的身心完完全全地投入到了这片高天厚土,如痴如醉地吸取雪域高原的丰富营养。他就是西藏画坛上的领军人物--韩书力。1973 年10月,韩书力第一次踏足西藏,走出飞机舱门,迎接他的是漫天飞舞的雪花。"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皑皑白雪中,聊无所奈的岑参送武判官归京,在零零散散的雪花迎接下,韩书力却是辞别故土踏上了他印象中"触目惊心"的雪域高原,对他来说,这片土地神秘而又陌生。物换星移、人物逝变,31年过去了,早已在画坛拥有一席之地的韩书力,在经历多次的选择之后,成了一位自语"嫁给西藏的人",他已经离不开西藏。对于无数人的不解与追问,韩书力常无言以对,只能作"不是谓客西去客,休唱阳关"之叹。

植根沃土展才华

20世纪60年代初,还在北京读小学的韩书力和同学们一起被老师带到民族文化宫,去参观揭露旧西藏农奴制的展览。正是在那次展览上,韩书力对西藏有了第一次直观的印象,这样的印象在他心中将铭刻一生。一张张又黑又干的人皮,一件件拷打农奴的刑具,无法不让年幼的韩书力"触目惊心",那种在心灵深处产生的震撼力无法言表。第一次的这种"触目惊心"
在韩书力的心中已结下了他对西藏的不解情缘。出于对绘画艺术的钟爱,韩书力初中毕业后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中央美院附中。在那里,他把文化学习之外的时间全部留给了绘画。1969 年,正当韩书力对绘画沉迷的如痴如醉时,一股上山下乡的潮流把他卷到了黑龙江畔,成了北大荒生产建设兵团中的一名农工。在劳作之余的韩书力对于劳作的辛苦丝毫没有怨言,最让他烦恼的却是不能专心从事自己钟爱的绘画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