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沙戈近照

        沙戈,女,回族。当代诗人。

        出版诗集《梦中人》《沙戈诗选》《尘埃里》三部,散文集《开始我们都是新的》,历史文集《影响中国的大事记——夏商周》《影响中国的大事记——明朝》《揭秘武则天》等。
    
        在《人民文学》《十月》《作家》《天涯》《花城》《青年文学》《诗刊》《星星》《散文》《美文》《文学港》《文学界》等刊发表作品。
 
        入编《中国西部现代文学史》,入选《2003中国年度最佳诗歌》《2003文学精品诗歌卷》《2003中国诗歌精选》《2004文学精品诗歌卷》《2004中国年度诗歌》《2004中国诗歌精选》《2004中国散文诗精选》《2006中国当代散文诗》《2006中国年度诗歌》《2007中国年度诗歌》《2008中国诗歌精选》《2009中国散文年选》《中国女诗人访谈录》等文集。
获敦煌文艺奖,《诗刊》优秀作品奖。
 
        参加19届青春诗会。曾就读于鲁迅文学院作家班。
 
        沙戈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hage
 
沙戈:用火柴擦亮诗的天堂
 
《甘肃日报》(2003.9.29)
 
        沙戈是一位抒情诗人。
  
        1989年她出版第一本诗集《梦中人》之后,写作曾一度间断,近年来,她又重新致力于诗歌创作,并取得了不凡的成绩,作品不断发表在《诗刊》、《星星》诗刊等国内重要诗歌刊物上。
  
        沙戈从过军,上过老山前线,并随部队走遍了祁连山脉。但她早期的作品却省却了对军旅生活的描写反映,也许不是有意,只是青春期的萌动使她更加专注于个人内心的寂寞,她“只觉得自己才是最苦最愁的人了”,她渴望倾泻满腹的爱情,并因此写着幽怨温情的诗行。可以这样说,她早期的作品感情充沛而又热烈,像在闷热的沼泽里挤在一起胡乱生长的芦苇,但那里面却有绊脚的石头,这些,恰恰是那些不加节制出现在她诗歌中的赘语。
 
 
诗人沙戈
  
        《英国女诗人佳作选》的前言中有一段话:“女性诗歌作者的主要毛病是在她们不愿意使用剪刀和磨石。她们写作根据是冲动。女人不同于男人,她们不用经过理智的周详考虑,立刻就可以达到结论;她们在本性上,道德观念远比男人要强;同时她们天生对温柔、美丽和绚烂的事物的偏爱和敏感使她们在写作时忘却用批评来约束自己。”如果说过去沙戈没有注意对自己的作品去芜存菁,那么,近几年,随着她人生阅历的逐渐丰富,她开始懂得了对生活的取舍,尤其是“舍弃”在许多时候往往显得要比“取得”还要重要,这种对一个女诗人来说尤为珍贵的“感悟”表现在她对诗歌创作观念的转变上———她近期的诗作大都经过精心打磨,短而节制,风格含蓄委婉,比如她的《被爱的目光镀过金的日子》:“坐在自己的左边或右边/表情愈发平和/正是往更深处坚持自己//守着被爱的目光镀过金的日子/伴随自己的越来越少/而剩下的/才是惟一的。”从这首诗,我们可以看出与早期的作品相比,她的“火焰”已是藏在水里。她20世纪90年代后期以来的诗多凄凉冷寞之作,感悟颇深。感悟深,便欲言又止,她不好或不想完全说出来的,便是我们想要知道的,也是她给读者制造的想象的空间。
  
        《活着》中的四行:“牵着自己的手坐下/落叶般的我/耐心地/慢慢丢失着水分”。很出色的意象,充满了对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双重幻觉,在静态中蕴藏着诗人自己的深沉的悲哀,令人想起奥地利诗人特拉克尔的《循环诗》:“消失的是日子的黄金/黄昏的褐色与蓝色:/牧人那柔和的笛管消隐。/黄昏的褐色与蓝色/消失的是日子的黄金。”《短处》、《和我一样的花》一类的短诗则坚实活泼,容易使读者会心一笑后若有所思。
  
        爱情是沙戈诗歌的主要题材。在她幻想和幽怨交织,渴望和无奈共存的众多爱情诗中有两首风格迥异,一首是《爱非所爱》:“你的肢体比你的灵魂健壮/我爱你的肢体/爱这个不算完美/却真实的你//我的肢体没我的灵魂健壮/你爱我的肢体/爱这个不完整/却生动的我//我爱的并非是你/你爱的并非是我/被我们珍视的,只剩下这份爱情了/我们/就守着它过一辈子/比比谁最忠诚”。这一首可能受到普拉斯的影响,有“自白”的味道,另一首《短句》则接近“纯诗”,让人体味到强烈的现场感和细节的力量:“把黑夜打开/把月亮的门打开/欲望的手/攥着一朵颤抖的玫瑰/一支被风吹弯了火焰的蜡烛//我要用全部身心/把灵魂和繁星的天空迎进屋来。”沙戈或许注意到一个诗人创作的题材应该更加宽泛,所以,我们才惊喜地看到了她爱情诗以外为数并不多的一些描写自然的诗篇,诸如《若尔盖草原》、《在这遥远的布尔津》、《董志塬一瞥》、《独坐交河故城》、《甘南的星星》、《寻找天葬台的路上》等。
  
        沙戈的诗,特别是她20世纪90年代后期以来所写的短诗,大都语言清丽,意象精美,感受力清晰,她努力表现了一个女人的内心深处微妙变化的色彩。“翻过秋天/最后一根火柴/只一下/就擦亮了爱的天堂”。
 
        在此,祝愿沙戈用诗歌的火柴点亮她诗意生活的灯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