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血化雨催桃李 ——记华侃教授

提到藏族现代高等教育,人们不得不提到一个地地道道的江南学者的名字华侃。他四十年如一日,把自己的青春奉献给了藏族现代高等教育事业。

1934年,华侃出生在无锡郊外一个普通的医生家庭。他16岁时,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犹如一轮喷薄而出的红日,冉冉升起在世界的东方。1952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东方语言文学系。由于自幼受东方传统文化的熏陶,他选择印度文化为学习的主攻方向。就在这时高校进行院系调整,北大东方语言文学系部分专业并入中央民族学院。于是,他进入该校语言文学系学习安多藏语。
从自己所喜爱和熟悉的领域步入另一完全陌生的领域,意味着一切要重新开始,要吃更多的苦,受更多的累。他服从组织决定,全身心地投入新专业学习中。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这次专业调整,开始了他人生道路的新起点。在著名民族语言学家马学良、傅懋勋及藏学家旦巴嘉措、于道泉等人的悉心指导下,他不断克服重重困难,很快由学习藏语基础字、发音等基础知识,转入正式的专业学习和研究。
神秘的雪域藏族文化,卷帙浩繁的藏族文史典籍,如磁石般深深地吸引了他。在惊叹这个民族博大精深的文化底蕴的同时,他也被这鲜为人知的民族文化瑰宝所折服。作为全国为数不多的学习藏语言的大学生之一的他,切实感到了命运赋予他的重任和殷切期望。
"语言这东西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学好的,非要下苦功夫不可。"图书馆留下了他挑灯夜读的身影,通向导师宿舍的小路烙下了他来去匆匆的脚步。有时为了弄懂一句话,一个词,他勤问老师,勤查相关的资料。他为学业上取得的成绩而高兴过,也为遇到的困难黯然伤心过,但这一切都无法磨蚀他对藏文化由衷的热爱之情。转眼间,四年的大学生活就要结束了,在即将离开母校的时候,他心中充满了无尽的依恋。在这里,他在人生的道路上迈出了坚实的一步,慈父般的恩师、亲同手足的学友,给他今后的生活留下了深刻的影响。
1955年,一支首都青年大学生组成的藏语实习队来到了西北民族学院。华侃作为实习学生,第一次踏上了西北的土地。滔滔东逝的黄河,巍巍的龙尾山,极具民族特色的校园,一股莫名的亲切感,在他心中油然而生。在刚踏入民院的大门时,他就隐隐感到,此生与西北民院有不解之缘。
学院领导接见了实习师生,并多次进行座谈。在西北民院听课两月后,为了更好地学习藏语,他们又到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农牧区实习。
解放不久的夏河县,交通信息极为不便,再加上当时国民党反动派残余分子的造谣破坏,当地部分群众对这群来自远方的年轻人存有戒心,影响了学习活动的正常开展。实习队将这一情况反映到夏河县委和县政府后,得到了自治州、夏河县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州长黄正清在他私人宅邸款待实习队师生,鼓励他们学习好藏语,更好地为藏族人民服务。通过大量的工作,藏族群众开始主动向他们打招呼,给他们送来牛奶、酥油、糌粑等,并热情地欢迎实习学生分别住进了他们家里,和他们同住、同吃、同劳动,在日常的劳动生活中向群众学习生动的语言,记录和搜集各种民情风俗和民间文学材料。在半年多的时间里,他们与群众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提高了驾驭藏语的能力。
毕业后,他参加了由中央民委和中国科学院组织的全国民族语言调查。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他翻乌峭岭、渡黄河,风餐露宿,足迹遍布青海东部的藏族居住区域和华锐藏区,行程数千里。他虚心向当地群众求教,严格执行调查计划的要求,白天记录语言材料,晚上在宿营地连夜整理材料,为后来进行藏语言研究奠定了基础。